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當代文化
2000-2010:從地下文化到文化產業

“The Show must go on”, 上海藝術博覽會國際當代藝術展
“The Show must go on”, 上海藝術博覽會國際當代藝術展 | 攝影:由甲

當代中國藝術在過去的十年中迅速走紅,正如政府官員正在接近獨立的藝術群體壹樣,藝術與商業也正在俏然靠近。反省的時代會到來嗎?

作者: 由甲(Stefanie Thiedig)

  2010年5月中國當代藝術舉辦了第壹次回顧展,緊接著在同壹個月裏,今日美術館和阿拉裏奧(北京)藝術空間以“改造歷史”為主題展示了2000-2009年的中國現代藝術,新落成的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則通過“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歷程展”展出了1979-2009年的中國當代藝術作品。

回顧

  1950年至文化大革命結束的1976年,中國幾乎與外界隔絕。在鄧小平推行的開放政策的70年代後期則以基礎藝術工作為主要特征,進而有了80年代的社會大開放。起源於高校的企求變革新浪潮遍及全國,與外界長期隔離的人們如饑似渴地吸吮著失而復得的養料,壹場文化熱潮應運而生。1989年事件和官方對這壹事件的冷酷處置使剛剛興起的文化熱潮急轉直下,不得不轉入地下,接下來則是90年代的出國潮和自我內心放逐潮。即使如此,當時的藝術家們也並沒有完全沈默:初期的藝術家公社、北京東村和圓明園以及在親朋好友家裏舉辦的所謂公寓藝術活動是那個年代中國繪畫、表演、詩歌、音樂和戲劇藝術有趣的實驗場所。新世紀初的頭幾年,藝術家們沖破束縛,開始成為壹種主流社會力量。造型藝術是中國當代藝術從1990年代的地下文化向2000年代文化產業轉變的傑出成功案例,798藝術區就是這種轉變的代名詞。

創意工業的轉折點

  今天,到了2010年,1990年代末曾被審查當局禁止辦展覽或關閉其展覽的藝術家們已赫然列入中國藝術的官方教科書。當年的被貶斥和驅逐者成了藝術先鋒,例如某位原地下藝術活動積極分子現在當上了博物館館長;當代藝術先是被禁止,後來被默認,現在則被中國政府 視為形象資產。特別是現行的“十壹五”規劃(2006-2010)出臺以來,軟實力成為了文化外交的新名詞。中國政府認識到,僅靠經濟是不可能令世界信服的,基於這種認識,文化領域得以快速發展。2006年官方提出要將創意產業作為壹種新興經濟來加以扶持,從而成為藝術商業化的壹個標誌。同年,中國藝術得到了國際社會在經濟上的認可並取得了商業上的重大突破:紐約索斯比拍賣行首次成功拍賣了中國的現代藝術品,張曉剛《血緣:大家庭系列》的壹幅作品以創紀錄的近壹百萬美元成功拍賣, 這壹令人激動的消息不脛而走,壹股當代藝術熱在全中國湧動。

商業化和制度化

  獨力藝術和官方藝術的界限開始變得模糊,1990年代末開始,藝術家和中國官方代表慢慢相互靠攏,這最終導致了藝術的商業化,同時也導致藝術的制度化。目前,藝術家不壹定非得加入壹個協會或入黨才能保障個人的收入。協會的寵愛和恩惠已不再是藝術家的唯壹出路,這幾年有許多獨力藝術家成功地依靠市場為自己謀出路。與此同時,有些協會則必須為招募會員,特別是優秀的藝術家而努力,這也為建立壹種協會和會員之間相對平衡的關系提供了極好的機遇。文化審查制度也有所松動,但某些決策者的個人意誌仍令人難以捉磨。目前,在電影和戲劇領域、出版及設計等行業已被允許成立獨力的運作單位。

  進入新世紀以來,藝術家們除了面臨藝術和道德問題以外,還面臨商業化問題的挑戰。對無法收回成本的藝術和文化項目的融資已成為當下的熱點議題。眼下急需如基金會和進行文化捐贈機構。公共財政的投入相當有限,原來靠國家財政補貼度日的文化藝術機構在進行體制改革後,現在也參與到市場的競爭中來。相對來講,大的戲劇院團和出版社更容易滿足文化藝術主流的需要,而分散和獨力的藝術則往往只能在市場上尋找狹小的剩余空間以圖生存。這種現象在西方已是司空見慣,而中國進入市場經濟後,這種現象就顯得尤為突出。

通往未來十年的道路

  過去的十年是飛速發展的十年,各種發展機遇似乎隨手可得,商業化和全球化給這十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集體交流思想和在壹個小組裏集體創作的時代已壹去不復返了。國際社會已開始關註作為個體的中國藝術家的價值,異國的摹仿浪漫主義神化色彩已漸漸退色。正如獨立藝術家和策展人李振華所說的那樣:“出於向公眾展示作品的願望,藝術家們正在學習建立某種平衡關系,使得其藝術不被中國政府所利用”。

  有關討論,例如商業化的開始是否意味著前衛派藝術的死亡、價格上漲及數量聚增是否會影響藝術家的創作,已被藝術在中國的作用、中國的自我意識、藝術所傳遞的價值以及公眾的藝術培養等問題所取代。除了藝術家以外,中國的知識分子也越來越受到責問,迄今為止,人們還很少聽到他們的聲音。今天,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開始之際,在經歷了國際上對造型藝術前衛派在藝術和經濟雙方面的追捧和陶醉後,在經歷了世界經濟危機、奧運會和2009年的懷念之年後,壹個自我反省的時代似乎已悄然降臨中國,人們正好奇地等待著這種自我反省所帶來的實際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