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高等教育
中國需要養成君子之大學

秋風
秋風 | 秋風

自由學者秋風認為,當下中國欲形成優良治理秩序,一個至關重要的工作,就是重建君子養成體系,以培養一個兼具德行、技藝和智慧的精英群體。

  當代中國大學教育存在諸多問題,而其中最為嚴重者在於,缺乏養成“君子”之機構。

  君子是個古老的概念,“君子”一詞的出現,最早可追溯至周代。當時君子就是貴族。孔子在封建制開始瓦解的時候,對君子一詞的內涵進行了轉換:一個人雖為平民,但只要具有德行者,即為君子。從此,人人皆可成君子,而成為君子就是中國人做人的理想。

  孔子意義上的“君子”,較為接近於歐洲人所說的“紳士”。兩者都強調美德和服務社會的實踐性技藝。但相對紳士,“君子”一詞更著重其讀書、明理。因此,君子首先需要接受教育。

  孔子及整個儒家所關心的核心問題正是如何通過合理的教育,養成君子,養成君子構成儒家式教育的基本目標。孔子的偉大成就之一,就是創辦了平民的君子養成機構:孔子創辦了中國第一所大學,其性質類似於封建時代歐洲的大學,但孔子的目標是把平民弟子們培養成為“君子”。孔子之後,不論漢儒之在家授徒,還是宋儒之開辦書院,也都是為了養成君子。

  因為,在儒家看來,君子是社會治理之本。這些君子掌握知識,具有德行,同時也具有治理的技藝和智慧。憑藉著這些特質,在民間,他們可以贏得民眾信任,領導和組織社會的自我治理。他們也可以進入政府機構,擔任官員,給政府輸入理想主義的精神。

  正是依靠他們,在三千年歷史中,中國這個規模不斷擴大的共同體,大體上維持了尚算合理的秩序。現代中國最為偉大的立憲者,康有為、梁啟超、張君勱,乃至於孫中山、黃興、蔣介石等人,也都是儒家的君子。可以說,傳統社會之正常運轉,端賴於君子教育體系之存在。

  不幸,二十世紀初開始,這個傳統陷入危機。中國廢除了科舉制度,引入了現代大學制度。在歐洲,一直存在一些精英中學、大學,即便到了現代,他們依然可以培訓紳士。但中國引進大學制度,帶有非常強烈的功利主義、實用主義目的,那就是迅速趕超西方,而人們的目光主要集中於現代的“科學技術”乃至工程上。人文性教育遭到大學當局忽視,而君子-紳士之養成,與此類教育關係極大。

  當大學制度引入中國的時候,中國也發生了激進的全盤性反傳統主義思想運動,這場運動的口號是打倒“孔家店”。存在了幾百年、上千年的儒家傳統教育,比如,宋儒所創立的書院,被迅速而徹底地拋棄。延續了兩千多年的儒家經學,在大學中也沒有立足之地,而歸於消亡。其嚴重性就類似於,在西方,不再存在神學和古典學。

  二十世紀中期,這種功利主義傾向演變到極端地步。院系調整切斷了本來就不那麽成熟的人文、社會科學學術、教育傳統,按照蘇聯模式改造的大學普遍變成了專業技術培訓學校。大學的主要功能就是訓練工程師,同時也進行意識形態灌輸。這樣訓練出來的人既缺乏德行,也不具備治理的技藝和智慧。

  八十年代之後,這種極端局面有所緩和。但是,實用主義精神已經深植於大學身體之中。現在,它有了一個新的表現形態,即商業化。在商業目標驅動下,大學規模急劇膨脹。大學普遍瞄準商業世界的需求,培養能夠具有賺錢才能的人。

  總而言之,二十世紀中國的教育與儒家君子教育傳統愈行愈遠,大學教育日益粗鄙化,君子養成傳統斷裂。隨著君子之凋零,中國社會治理狀況也日益劣質化。在社會中享有支配權的人物,要麽是土豪劣紳、地痞流氓,要麽是拿著槍桿子自天而降的革命黨人。政府官員的操守同樣呈現出明顯的下降的趨勢。此中原因當然十分複雜,但是,君子教育的斷裂,關係極大。

  當下中國欲形成優良治理秩序,一個至關重要的工作,就是重建君子養成體系,以培養一個兼具德行、技藝和智慧的精英群體。但是,如何在現代社會、文化脈絡中重建君子養成機制?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可以設想的途徑有兩個。

  第一,在大學中展開君子養成教育。過去十年,不少有識之士已認識到精英教育的重要性,而在大學開設了高等人文學院或者文科實驗班,對少數學生進行精英教育,包括輔導他們閱讀中國、西方經典。不過,在喧囂的大學環境中,學生、教師都很難避免浮躁之風的衝擊。

  第二種途徑也許更為可取,但尚無人嘗試,那就是,對傳統書院形態進行創造性轉化,開辦現代書院。目前已經有一些儒者開設了書院,輔導學員研讀儒家經典。但是,此類書院普遍規模較小,學員參差不齊,且其對現代人文、社會科學及西學缺乏足夠重視,因而,無法與一般大學競爭,對優秀青年缺乏吸引力。

  以一種更為開放的心態創辦現代書院,也許更有前途。這種現代書院或許類似於美國的小型人文精英學院。應當說,隨著中國人的財富增加,有一些父母已經可以超出功利目的考慮孩子的教育,如果有人創辦此類師資強大、條件優越的現代書院,或許不乏問津者。它將延續傳統書院教學相長的傳統,學生通過閱讀中西經典,參與校內外的各種公共活動,理解社會與文化,養成倫理責任感和領導能力。

  接受了這樣的教育,當然並不就是君子。君子需要在實踐中成長。但這樣的教育對於君子之養成,同樣至關重要。此類現代書院教育,最有助於青年人進入社會後成長為君子。而君子群體的形成與擴大,乃是中國社會形成健全秩序的基本前提。

  本文屬於焦點話題“何為理想大學?”。本焦點話題由經濟觀察網、搜狐評論、中德文化網聯合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