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高等教育
中國可“進口”精英教育

信力建
信力建 | 版权:信力建

僵化的高等教育模式用在通識教育上或許還行,絕不適合精英教育。有著世界上最龐大的高中畢業生基數的中國,在精英教育方面或需像進口奢侈品一樣交由外國高校承擔?

作者: 信力建

  從收生比例上看,中國高等教育已經從精英教育走向普及教育。國際公認標準是收生率在15%以下為精英教育,收生率在15%至45%之間為普及教育,超過45%為全民高等教育。除開高等教育收生率,我們的高等教育既不精英也不普及。

  古代皇家宮廷、貴族城堡、地主莊園,現在成為名勝古跡,遊客人流如織,很少人有興趣去體驗古代貧民生活。我們現在所稱的古代文化,無論文字的還是非文字的,通常只是上層精英留下的作品,貧民階層的遺產乏善可陳。古代文明由少數精英所創造,有人由此事實推論出社會應該賦予精英特殊地位,這種觀念被稱作精英主義。由柏拉圖開啟的古典歐洲精英主義有強烈的貴族傾向,把家庭出身、社會地位和財產作為衡量精英的標準,儒家的精英主義更看重個人修養和學識。

  科舉制度可看作儒家精英主義的政治實踐。科舉制度之前漢魏南北朝搞的是察舉制,和現在企業人才招聘類似。察舉制度的好處是兼顧學識與修養,但是效率較低,候選人群有限,平民百姓很難入朝廷法眼,士大夫家庭有先天優勢,於是強者恒強,階層分化嚴重。

  科舉制度相反,遴選效率高、範圍廣,但是科舉考試的知識面很有限,人身修養就更難考核了。科舉制度延續千餘年終於在1905年被廢,主要是僵化的科舉考試內容越來越與現代社會脫節。如果逐步調整科舉考試內容,向當今的公務員考試過渡,也許社會變革會平穩一些。在沒有建立更好的精英遴選機制之前,倉促廢除科舉造成嚴重後果,之後半個世紀充斥著軍人干政,軍閥混戰,同時青年才俊湧入軍隊,又使傳統文化迅速陷入斷代危機。

  如果說廢除科舉與滿清覆滅之間的因果關係還存在爭議的話,那麽恢復高考在開啟改革開放當中的標誌性意義則是全民共識。高考和科舉在遴選精英方面的功能是一致的,大專以上文憑自動獲得幹部身份,1990年代以後才增設公務員考試,分擔高考的功能。恢復高考為政府輸送了大批後備幹部,緩解了幹部斷層危機,這是恢復高考和恢復高等教育的顯著成果。

  高考與公務員考試雖然分立,但是大學為政府機構與各種公營機構輸送人才的教育職能沒有改變。市場經濟發展起來之後,需要人才的機構五花八門,大學卻以公務員為標準,千篇一律地培養人才。公務員第一要務是服從,而機構領袖則需要開拓創新的膽識,這種高等教育與需求之間的錯位,連面向政府都顯局限,更遑論包括企業在內的民間組織了。晚清遭遇的人才問題,現在再次出現。

  改革開放初期由於對科技人才的渴求,一些重點大學先後開辦了少年大學生班,將全國的早慧兒童集中起來培養。30多年後總結,不說失敗吧,至少是辜負了當初的殷切期望。能夠考入少年班的孩子智商無疑都是出類拔萃的,這批高智商兒童成就未如理想,不是他們個人的遺憾,而是民族的損失,損失無法估量。

  大學方面承認,培養少年大學生經驗不足。實際上何止是培養少年大學生方面經驗不足?中國有著世界上最龐大的高中畢業生基數,國內大學畢業生水平卻不敢恭維。偶然有幾個冒了尖,還很難說是大學教育的貢獻,或許是大學課堂沒有把天性抹殺乾凈的結果。全國頂尖學府清華北大曾被戲稱為“留美預科班”,現在面臨港澳台新的競爭,假以時日“留美預科班”恐怕也難保。教育收費改了又改,不合時宜的教育程式卻紋絲不動。有位理工科青年大學生僅僅因為哲學不及格,拿不到本科畢業證書。陳丹青教授因為不滿學校對研究生的無理要求而辭職,按學校規定美術專業研究生的高等數學必須及格,高等數學在美術創作中有什麽用?

  這種僵化的高等教育模式用在通識教育上或許還行,絕不適合精英教育。精英教育應該多樣化、個性化,強化領導能力和社會責任感,這方面在國內看不到改善的前景。權宜之計是將高教經費按在校生人數補貼給所有高校,讓財政的甘霖遍灑在國內學生頭上,老老實實做好普及教育。

     中國的精英教育可以像進口奢侈品一樣交由外國高校承擔,甚至不用出國,香港、澳門和台灣就可以分擔很大一部分。近年港澳地區高校發展迅猛,跟大陸市場需求帶動關係極大。尤其是香港特區,高等教育才起步短短十多年時間,就從一個“文化沙漠”掘起成為亞洲首屈一指的教育之都,在大學排名榜上,港大、香港科大等數間大學遠超清華、北大。跟清華、北大不同,這個成就是在沒有花費一分錢中央財政撥款的情況下取得的。香港回歸祖國十多年,香港的驕傲也是中國的驕傲,讓香港培養中國精英一點也不丟份。

  本文屬於焦點話題“何為理想大學?”。本焦點話題由經濟觀察網、搜狐評論、中德文化網聯合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