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去哪裡:北京和上海的藝術方向

北京798藝術區
北京798藝術區 | 版權:微圖

北京和上海的雙城格局一直為文藝界所津津樂道,這也反映出中國兩個超大都市間關係的實質:京滬各自攜帶動量在持續抗衡。

作者: 王懿泉

  與中國城市發展的現實進程如出一轍,中國當代藝術最活躍的藝術家群體和藝術資源也集中在一線城市,北京和上海就是此中毫無爭議的代表。近年來,北京一直頭頂藝術中心的桂冠,凝聚著由墨客、文人、學府帶來的藝術氣息和學術氛圍。不過,隨著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浦東經濟試驗田的開發,上海在享受經濟增長的同時,對文化的需求自然也越來越大。特別是在2010年世博會之後,上海乘著“浦東速度”,大有超越北京成為中國藝術中心的趨勢。這並非空穴來風,從上海政府著力打造“西岸文化走廊”文化藝術區,到最近兩年來眾多原本居住在北京的藝術工作者紛紛南下定居申城的現象,都為這股趨勢做了充分論證。

刻板印象

  不論是文化藝術界關於誰才是藝術中心城市的較量,或者是公眾對“魔都”和“帝都”孰是孰非的討論,都不免帶有刻板的味道,往往無法客觀地做到一碗水端平。在關於京滬的刻板印象裡,北京往往被描述為藝術和文化事業的絕佳搖籃,如果一位藝術家要尋求發展機會,那麼去北京便是極大的正確。此觀點還附有濃烈的感情色彩,以至於艱辛的“北漂”生存狀態被敘述為一種波希米亞式的情節,而且這還能作為當事人成名之後的一段感人故事,這種藝術家的成功案例已經在雜誌和電視訪談中司空見慣。另外,這種刻板印象的堅守者對北京的描述強調的多是人際關係的有情有義,而常常忽略了藝術成功背後龐大的文化市場需求和藝術基礎設施建設,如美術館、畫廊、基金會等。

  其實,細緻觀察藝術家和北京這座城市的關係,很快會發現兩者之間的斷裂。從1990年的亞運會到2008年的奧運會,北京的城市擴張愈加劇烈,然而優勢資源集中在城市中心及其東部和北部的小範圍區域裡。交通的不便利和高額的物業成本,將藝術家排擠到城市邊緣。很難說藝術家在城鄉結合部的自給自足和本地市民生活能有任何聯繫,藝術生活和都市生活的關係令人質疑。更有趣的是,很多成功藝術家的重要展覽和聲譽並不是從北京獲得的,事實上他們的展覽發生在歐美,而口碑也來自國際。對於這樣的現實,我更願意以一個俏皮的短語來作形容,“假裝在北京”——身在曹營心在漢。在這個意義上,北京真的是藝術的搖籃和中心嗎?

  就像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社會大眾對上海的描述,只看重上海的重商傳統,從1843年的開埠到2013年的自由貿易區,單色調地認為商業的流通並不催生文化和藝術。這種刻板描述帶有破綻。如果參照歷史,三十年代的海派文學和油畫創作,都帶有強烈的現代主義國際性,甚至我認為它是一種彼時彼地的全球化文化現象。如果參照現今,上海的美術館、畫廊、博覽會、藝術家都在以有機的方式聚集和構建生態。在我看來,上海從來不是簡單的重商。而我們要認識的關鍵是,藝術的形態和生態都與它們所共生的城市環境聯繫甚為密切。

藝術中心位移

  如果我們拋開刻板印象,深入觀察城市化的進程和結構,便不難解釋最近兩年來藝術家和藝術品向上海流動的趨勢。在藝術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上海搶得先機。例如,在公立美術館方面,上海美術館的原有體制發生變化,分化出專注現代藝術的中華藝術宮,以及關注當代藝術的上海當代藝術館博物館,這兩家美術館與呈現古代文化的大本營上海博物館形成了藝術史一般的連貫結構。而北京在這方面顯得不夠清晰,國家博物館和中國美術館因為要承擔對“經典”的展示任務而顯得動作老邁。或者以兩地的雙年展為例:上海雙年展已經取得廣泛的國際認知,並在亞太範圍內領跑,在2016年將迎來第二十個周年。而創始於2003年的北京雙年展至今還沒有走進當代藝術語境,也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品牌形象。

  上述基礎條件所形成的合力促使了藝術中心向上海轉移,而最近10年興起的私人美術館建設熱潮也在上海落地生根,加速了位移的速度。翻看一下藝術地圖,上海的私人美術館已經超過12家,並且還有更多在規劃之中的新館。而這個數量至少是北京的兩倍。資本的選擇反映出人們在文化政策、藝術市場、都市文化等方面對上海的信心。現實如此,完全打破了關於京滬的刻板印象。

藝術氣氛

  蓬勃的藝術基礎設施建設,不斷湧現的各式藝術展,場面繁榮的藝術博覽會和拍賣,是否就代表了一個城市的藝術氣氛?今天我們所面臨的藝術氣氛,以及藝術家的創造力究竟是怎樣的局面呢?

  回看歷史,對於活躍於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國藝術家來說,由於當時國內沒有高水準的美術館、雙年展等給予當代藝術展示的空間和語境,出國參加展覽是當時的主流,而這批藝術家也落入了早已佈局完善的國際藝術政治經濟格局。時過境遷,近十年來國內“大躍進”似的私人美術館建設促進了藝術繁榮,給予了年輕一代藝術家以更多機會。而在長期來看,關鍵問題是,這些美術館將如何可持續地推動藝術發展並呈現高品質的藝術展。對於中國當代藝術來說,值得警惕的是,私人美術館真正意味著什麼,私人美術館的品味是否會讓藝術創作變得單一。在這個情況下,所謂的藝術中心這個頭銜仍是藝術界希翼追求的嗎?

陳箴,《社會調查-上海2》局部("不用去紐約巴黎,生活照樣國際化",地鐵裡的地產廣告) ,1998,私人收藏,巴黎 陳箴,《社會調查-上海2》局部("不用去紐約巴黎,生活照樣國際化",地鐵裡的地產廣告) ,1998,私人收藏,巴黎 | 版權:陳箴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5,圖片由上海外灘美術館提供

  今天國內的藝術氣氛在很大程度上是因城市化和資本運作而形成的。對於前文提出的很多問題,我想以上海外灘美術館2015年舉辦的陳箴回顧展作為案例,提供一個思考的入口。展覽的名字“不用去紐約巴黎,生活同樣國際化”,耐人尋味。這句話出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國內商業地產廣告。陳箴,這位從1986年開始旅居法國的已故上海藝術家,在他的一幅照片中紀錄了這句話。今天來回顧這句話和它所指涉的歷史與現實,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