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邢健訪談
“我的性格不太相信失敗”

電影《冬》海報
電影《冬》海報 | © 邢健

青年導演邢健自己出資拍攝了他的回顧他第一部長片《冬》,並在嚴寒的東北完成了影片的拍攝。我們對此進行了採訪。

作者: 李莉,喬宇軒(Jonas Borchers)

請問您爲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投資了一百多萬積蓄,還賣掉了自己的房子,有沒有考慮過失敗的可能性?

我的性格不太相信失敗,雖然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有些自負。這部片子的籌備經歷了很長的時間跨度,劇本從最初2008年開始的構思到最後2013年開拍有過十個不同的版本,拍攝之前影片的每一個細節我都已經設想了無數遍。比起結果,我更專注拍攝的過程。

影片爲什麽沒有其他投資者?

投資者我每年都努力在找。我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包括拍這片子也是。本來2011年想過要開拍,但當時情況還不成熟。2012年劇組搭建好了,但一個朋友不得不撤資。因此我那年生日當天不得不和劇組宣佈拍攝要推遲一年。前一天晚上我從傳媒大學步行走到公主墳,然後又原路走回來,就覺得不拍太可惜了。在這期間我也寫過很多其他劇本,但是這個劇本是我一直想拍的,因爲我覺得這種類型的電影在亞洲還沒出現過,想做一件不一樣的事。至於賣掉房子主要是因爲拍攝過程中的資金出現問題。電影拍到一半沒有退路,總不能讓作品“流産”。

開拍前除了資金方面是否還有其他困難?

之前有些小事,主要是道具方面,但也讓人害怕:像電影中出現過的一個魚缸,其實我們只帶了一個,因爲想買第二個買不到。我們去拍攝場地途中都小心翼翼保護著,特別怕魚缸一旦壞了戲就接不上了。還有電影裏主人公砸碎的那面鏡子也是只有一個,所以這場戲必須一條過。道具雖小,但真的會影響整個戲的情節和感覺。

  我們搭景過程也經歷了些波折,例如電影中山頂搭建的主人公住山頂的房子:前期的搭建過程不太順利,經歷了高寒下施工的艱辛和人事的更替。爲了保證能夠按時開拍,新的美術和他的團隊在在長白山上的嚴寒和大風之中在那個木屋裏住了三天,搭好了景,我們才能如期開拍。

爲什麽選擇一個這麽嚴峻的拍攝地點?是否給拍攝過程增加了難度?

尋找拍攝地時我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長白山,覺得那裏最理想。寫劇本時我設想的就是自己從小生長的環境:我上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冬天早上起來之後經常家門都推不開,小房子快被雪壓住了,雪下得特別大特別厚,上學的路上還能看見霧。有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一個小孩的頭在雪上移動,背著書包趕很遠的路去上學,這就是我寫劇本時設想的感覺。選擇拍攝地時並沒太考慮實際操作上的困難,雖然後來嚴寒的環境的確給我們帶來很多問題。而且我們攝製組的成員中三分之二是我的朋友,是不拿酬勞的。我們一共拍了十三天,天氣那麽冷,劇組一個女孩的鼻子都凍裂了。大家在一起,就是想做一件事。有時拍完戲已經夜裏兩點多了,我因爲太累,經常回到車上不說話就直接睡了。但是總有幾個人上了車之後仍然還嬉鬧,開玩笑,讓我特別感激,很喜歡那個氣氛。如果大家上車都直接睡覺,感覺應該就像打了敗仗吧。

  但是拍這部戲最大的問題不是辛苦,而是安全問題。我們給大家買了人身意外保險,因爲山上的雪太厚了,經常把山裏的樹埋到只有樹尖露在外面。有時我們每天必經的橋也會被雪埋起來,分不清哪是橋身,哪是深深的冰河,一腳踩錯,掉下去,都不知道要怎麽救。

  還有一個很大的挑戰就是關於鳥的戲。動物的戲本身拍起來就有難度,而且鳥飛在天上,很難控制。我很擔心如果鳥的戲拍得不成功,這部戲就沒了神采。也想了很多可能的解決方案,最後決定買三隻鳥,提前一年訓練,並分配好每隻鳥負責哪場戲。但是三隻其實也不夠,拍攝過程中一直很擔心。拍攝第一天就有一隻鳥不會飛了,可能因爲太冷了,需要先適應一下環境。

您怎麽想到以孤獨作爲影片的情境和主題呢?是和您的個人經歷有關嗎?爲什麽採用黑白影像和沒有對白的形式講述這個故事?

這也和我的童年有關:在東北的鄉下,冬天的夜裏一家人睡在炕上,窗外風聲呼嘯,讓我覺得充滿了恐懼,想到生和死:我從哪里來,又會到哪里去。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想到孤獨。之所以沒有拍成彩色影片,一方面是契合主題,另一方面也是針對資金的局限所作出的現實考量。對白我們也曾經試過添加,但最後還是覺得沒有對白更合適。

您以前學習油畫的經歷對於您拍電影有哪些影響? 有評論提到影片中木屋裏的場景中您克服了空間狹窄的局限性,每場戲的鏡頭設置與調度都精致而有新意。

以前學畫的時候每天看很多本畫冊。可能會有些潛意識的影響吧。並沒有刻意的在鏡頭設置上避免重複,也許就是審美上養成的習慣。我以前也曾經學習書法,片頭的標題“冬”字是我寫的。

邢健,導演、畫家。1984年出生於遼寧,從小學習繪畫,大學學習電影攝影專業。畢業於魯迅美術學院附中,重慶大學美視電影學院。是一位用畫面說話的導演,關注人,審視生活,反思人類的本性,作品風格唯美而殘酷。電影作品《冬》《回》(籌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