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屌絲
德國“實習一代”與“窮忙族”

在德國職業介紹所尋找工作者
© Colourbox

達姆施塔特工業大學米歇爾•哈特曼教授(Michael Hartmann)探討德國年輕人就業形勢的不穩定對其心態的影響。

作者: 蜜雪兒•哈特曼教授(Michael Hartmann)

  最近幾年,德國社會圍繞缺乏保障的就業狀況掀起了一場深入討論。引發討論的原因很簡單:不穩定的就業崗位數量急速增長。2003年到2006年期間實施的哈茨改革方案是造成這種局面的關鍵原因。2003年,聯邦政府開始引入零散工(Minijob)等一些非常規的就業形式,從而提供了相對無限期延長勞動協議的可能。緊接著,非常規就業形式的份額從原來的4.7%升至8.9%,幾乎翻了一番。這一趨勢同時也波及到了高素質從業人員:高等院校中90%的就業崗位規定了聘用期限,在所有就業協議中,有效期不超過一年的合同占到一半左右。借工勞動的形式甚至呈激增趨勢,由原來的0.6%升至2.9%。此外在大中型企業,轉包企業以一定價格購買某項服務的承攬合同(Werkvertrag)越來越受到青睞,如此一來,由轉包所導致的低廉工資就不再是雇主的問題。總體而言,目前非常規就業人口(指最長工作時間不超過全職工作50%的兼職工作者,以及借工、合同工或零散工)與全職正式職工的比例高達1比3。而在1991年時這一比例尚保持在1比6左右。在年齡低於35歲的就業群體中,每三個人中就有一人簽訂的是非常規勞動協議,25歲以下的人群中這樣的就業者甚至占到一半。大學畢業生中這一比例也同樣高達50%。如果將那些被用作廉價或免費勞動力的實習生也計算在內的話,這個比例還要更高。原先帶有諷刺意味的字眼“實習一代”,現在對於許多深受其害的人來說卻是一個殘酷的現實寫照。

德國頻現“窮忙族”

  普遍來講,越來越多的就業者淪為“窮忙族”的一員。2004年,在職貧困者的比例為4.9%;到2010年,這一數位已經攀升到7.5%. 儘管有工作卻仍舊一貧如洗,甚至許多全職崗位上的就業人員也是如此。而這正是低工資行業(最高薪資低於每小時9.15歐元)大幅擴張的結果。該領域的從業人員目前占全社會就業總人口的23%,也就是將近1/4。年輕人中有一半從事的是低工資行業,在借工勞動者中這一比例高於2/3。低工資行業的工資報酬部分低於Harz 4方案中的相關規定,因此必須通過政府轉移支付(指政府無償支付給個人或下級政府以增加其收入和購買力的費用,它是一種收入再分配的形式,社會保險福利津貼、撫恤金、養老金、失業補助、救濟金等都屬於政府轉移支付——譯注)進行補償。在領取Harz 4救濟金的600萬社會人口中有130萬屬於低收入就業人群。在此期間,政府為增發補貼共計開支110億歐元,占到聯邦政府Harz 4財政預算的1/3;12%的就業人口,也就是近400萬人每小時賺取的毛收入不超過7歐元,其中有4%的人甚至低於5歐元。即使是勞資集體協議(Tarifvertrag)和就業培訓也不能使就業者免於低收入窘境,例如建築工程事務所的雇員在入職時的初始工資不超過每小時6.21歐元,勞動技能偏低或完全不具備勞動技能的就業者,其工資甚至可能低至每小時三點幾歐元。借工勞動者當屬這一發展趨勢最大的受害者,全職借工勞動者的平均工資僅為其它全職就業人員的一半多。每三個借工勞動者中間就有一人月工資不足1200歐元,每八個人中就有一人不得不申請Harz 4補貼。即使身為大學畢業生這種情況也在所難免。

大學畢業生的職業倦怠與一籌莫展

  這種趨勢的後果自然不言而喻。一方面,迫於就業崗位無保障和低收入的現實,年輕人不敢輕易組建家庭,在前途叵測的情況下不願承擔長期義務;另一方面,染上心理疾患的年輕人急劇增多,在他們中間“職業倦怠”的現象屢屢發生。隨著勞動要求的提高,工作強度也一併加大,而與此同時,就業崗位的保障性卻日漸降低,令普通勞動者苦不堪言。勞動技能匱乏的從業人員雖然是這一切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但高學歷群體也並非高枕無虞,受保障問題困擾的包括高等院校人文或社會學專業的教職人員,尤其是日益壯大的兼職講師隊伍,以及從事媒體和文化工作的年輕人。對於剛剛就業的年輕人而言,在上述行業內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賺取低廉外快幾乎已成慣例。他們不知道下一個訂單何時而至,同時面對嚴酷的業內競爭還不得不一再壓低報價。固定的勞動協議在媒體界日漸稀少,大多數媒體人從事自由職業並非出於自願,只是不得已而為之。就連知名學者當中朝不保夕者也大有人在。舉例來說,某學者靠開辦多個語言培訓班勉強維持生計,月收入一千歐元(稅前),為了在消費水準相對較高的萊茵地區保證日常開銷,他不得不放棄購買醫療保險,因此一旦生病則沒有任何保障。

面對未來惶惶不安

  這種發展會給德國社會帶來兩個嚴重後果:第一,如果一大部分年輕人不再擁有穩定的未來前景,整個社會氛圍也會隨之受到負面影響,人們面對未來的不安和恐懼將與日俱增;第二,社會分裂日益加深,貧富分化也將進一步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