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建築和城市發展
“鋼鐵巨人”的文化轉型

2013年5月25日,Intro電子音樂節在首鋼舉行
2013年5月25日,Intro電子音樂節在首鋼舉行 | © Intro Music Festival

曾經僱用20萬員工為中國工業增長鍛鋼鑄鐵的首鋼工廠,今年成為中國最大的電子音樂節的舉辦場地,超過一萬名電子音樂愛好者參與了這場盛事。

作者: 董灝

  曾經僱用20萬員工為中國工業增長鍛鋼鑄鐵的首鋼工廠,今年成為中國最大的電子音樂節的舉辦場地,超過一萬名電子音樂愛好者參與了這場盛事。

  德國哲學家弗里德里希•謝林曾將建築比喻為凝固的音樂。今年,Intro電子音樂節把舉辦地點選在曾經承載著中華民族鋼鐵事業振興希望和歷史重任的首鋼。在全面停產後,這部有著近百年歷史的“凝固的樂章”將怎樣續寫它新的篇章?

電子音樂進入工業廠區

  堅硬的金屬與夏日暴露的皮膚,高大聳立的工業建築與舞動的肢體——昔日嚴謹有效的生產基地內震撼著強勁的電子音樂。2013年5月25日,近一萬名電子音樂愛好者來到位於北京西郊的前首鋼廠區,在陽光下融入到INTRO音樂節的節奏中。

  活動策劃人DJ Wengweng,憑著直覺和執著將2013年的INTRO音樂節搬到首鋼工廠。他明確地表達了電子音樂與工業化環境在氣質上的契合:“電子音樂為現代都市人機械化的生活提供了宣洩的方式,其節奏上的重複模擬了我們每天日常生活中的重複性和相似性。現代生活在本質上愈來愈強烈地演繹著工業時代的重複性,因此電子音樂與首鋼工廠的結合也有它的必然性。”在他眼中,空曠的室外空間,超尺度的工業環境,更能激發每個人通過最原始的圖騰方式——舞蹈去表達自己。

  從2009 年開始,一年一度的INTRO 已經成為國內最重要、規模最大的電音盛事,三屆活動累計參與人數超過五萬人,參演藝術家超過200位,在古都北京呈現著最前衛、最現代的電音文化景觀。作為21世紀年輕人中流行的娛樂方式,電子音樂節的概念自上世紀80年代末期就影響著整個歐洲乃至世界的歷史。INTRO 讓中國作為電音風潮初湧的新興重鎮,閃亮在現代電音文化發展的世界版圖上,也為中國電子音樂人和國際最前衛的電子音樂世界搭搭一個有效溝通的橋樑。

城市的發展:包容性

  工廠中勞作的員工被參加Intro音樂節的潮男型女取而代之;節奏鮮明自由的音樂熱烈回應著已沉寂的鋼鐵鍛造的轟鳴。身處正向國際化大都市邁進的北京,這座曾經代表著新政權、新階級的工廠也跟上時代的步伐。電子音樂是時代的需求,城市面貌更反映著時代的變遷。電子音樂具有極強的可參與性和包容性,這也正是我們對現代城市的訴求,即更多樣的生活狀態和更豐富的城市形態。

  作為1919年建立的大型重工業生產廠,首鋼歷經近百年滄桑,承載了中國工業發展的歷史,為北京從建國初期的單一消費型城市,逐漸為這個具有生產力的綜合型城市的發展作出貢獻。到今天,在再次對城市的功能重新定義的過程中,其轉型也必定是其中重要的一環。

  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後,北京市對環境保護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鋼為此先後停止了一系列生產線和年產200萬噸的第一煉鋼廠的生產;2005年2月,首鋼搬遷調整方案獲得國務院批复,新的廠區設在河北唐山曹妃甸;2011年初,首鋼北京廠區全面停產。2012年2月,新首鋼控制性詳規獲得市規委批复,批复中明確指出新首鋼高端產業綜合服務區規劃總用地約8.63平方公里,總建築規模約1060萬平方米,規劃功能定位為世界矚目的工業場地復興發展區域、可持續發展的城市綜合功能區、再現活力的人才聚集高地、後工業文化創意基地、和諧生態示範區,大力發展工業研發設計、文化傳媒業、生產性服務業、工業博覽旅遊業等。

  負責首鋼廠區再發展利用的陳世傑總經理對未來有著執著的追求。“通過對現有廠區的改造,以及與現代文化活動的結合,使工業遺產得到保護和傳承。同時賦予中國近現代工業遺產新的生命是對北京城市歷史的尊重和未來的貢獻。”

  2008年奧運會後,北京提出了世界城市的目標。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城市更加強調文化、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因此從城市空間形式上的需求也應該是相應的多元化,即是生長的、發展的、動態的。在這樣巨大的變化時期,嶄新形式不斷出現,其中包括如何利用既有的資源形式,並賦予其新的意義和功用,這便是強調共生的融合——首鋼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有著全新文化概念的今天,首鋼的存在將不會是城市大肌理上的一塊異類,而更是與北京整體相容為一體的有機體。它可以為北京城市發展的多樣化,為城市人生活形式的豐富性提供一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