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紅
漂亮的紅色——關於紅色的多重意義

街燈
© Kevin Dooley, CC BY 2.0, via flickr

一種顏色被賦予的內涵,不僅因不同地區而有所不同,還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然而,紅色在各種色彩中自始至終都保持著較尊崇的地位。

作者: 湯馬斯•馬卓(Thomas Macho)

  如果我們在中歐進行問卷調查,詢問愛情、生命、憤怒或者叛逆是什麼顏色,會取得什麼樣的結果呢?答案可想而知:紅色。人的衝動是紅色,紅得如鮮血一般,紅得如渴望一般,紅得如社會主義一般。然而傳統上,並不是一直有著這樣的意義關聯。在古希臘羅馬和中世紀時期,紅色還被認為是統治者的顏色。來自蘇爾的昂貴紫染料僅供地位最高的達官貴人享用;羅馬皇帝和之後的拜占庭皇帝頒布了多道法令,規定這種顏色專屬於自己和他們的繼承人。若是誰在他的長袍上縫上紫紅色補丁,就意味著他對權貴的反抗和不滿,隨時都有被迅速抓捕的危險。紅是貴族專享的顏色,早在1197年,國王理查一世在英國頒布法令,禁止平民穿著灰色以外的顏色,違者將會受到懲罰。在三十年戰爭期間,紅色條紋是哈布斯堡軍隊的身份象徵;而瑞典、法國、荷蘭軍隊的標誌則分別是黃色、藍色和橘色的徽章。在法國大革命後,紅色才有了新的含義:雅各賓派選擇了櫓艦上划槳囚犯的紅帽子作為他們的象徵物,它那耀目的紅馬上榮升為政治左派的顏色。

  然而紅色尖頂帽看上去並不是特別反叛。它讓人想起小矮人的帽子或者是在古代近東的母性神祗崇拜中流行的、由牛睾丸鞣製而成的弗里吉亞帽。紅色仍然不得不繼續面對來自其他象徵含義的挑戰:每次美國總統大選後,一半的大陸似乎都被染紅,然而這不是左派的勝利,而是保守派共和黨佔多數的表現。在共和黨的紅色和共產主義的紅色之間沒有任何顏色上的差別:紅色還是紅色,正如德國的紅紅聯盟這一名稱也形象地說明這一點。促使一個朱紅色黨派和一個猩紅色黨派結成聯盟,這是難以想像的。說到紅色的人,自然心裡明白,自己指的是什麼。政治集會上的演說家和紅綠燈前面的行人或者是花店裡的求愛者,他們所指的紅色有著不一樣的語境和關聯意義。紅色可以代表情色和熱情,也可以代表禁止,比如在城市交通中。在他們各自的語境中,這些代表顏色的詞語的含義相對而言是固定的。同時,也不能忽視,這些語境大多數都是被嚴格規定的,因此始終需要人們具備多種理解和轉化的能力,而這些能力的運用或多或少是無意識的。天主教堂的紅光象徵著上帝的存在,而也許兩條小巷之外,同樣的紅光卻表明著這裡可以買到性服務,這為什麼不會使我們感到憤怒呢?這些顏色是同等的具體和抽象。它們令人捉摸不定的顯著性顯然並沒有與它們的高度普遍性產生衝突。

  顏色的多義性是由情境的中立性決定的。黑色是基督教追隨者的顏色,他們的顏色來源於神父和牧師的長袍,從17和18世紀開始,特別是新教教會中,他們的長袍就必須染為黑色;黑色也是意大利法西斯的黑襯衫或者是納粹黨衛軍制服的顏色,主要是取源於死亡的顏色象徵意義。黃色和藍色在德國過去是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顏色,和中國完全不同:在清朝(1644-1911),某種特定的黃色是保留為皇帝專用的;1949年的革命之後,無論社會地位如何,所有中國人都穿著深藍色衣服。綠黨選擇了植物和希望的顏色作為他們的代表色,以此表明他們親近自然的態度。德國的綠黨成立於1980年,即在伊朗伊斯蘭革命不久之後,而伊斯蘭革命也同樣地是和綠色——伊斯蘭教的顏色——聯繫在一起的:在1979年3月31日的伊朗公民投票中,贊成成立伊斯蘭共和國的選票是綠色的,而反對成立共和國的選票,則是紅色的。

  我們用一種顏色把什麼東西聯繫起來,始終取決於當時的情況。在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的電影《輕蔑》(Le Mépris)(1963)裡,於1993年為躲避納粹逃亡到荷里活的電影導演弗里茲•朗(Fritz Lang),在卡普里島上馬拉帕爾泰的房子前(Curzio Malapartes Haus auf Capri),對披著黃色浴袍的傳譯法蘭西斯卡說的第一句問候不是別的,恰恰就是:“多漂亮的黃色!” 電影觀眾就心領神會:因為在三十年前黃色還是代表歧視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