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電影
尋聲暗問“譯者”誰?

北京的電影院
北京的電影院 | © ML

譯製片裏面的外國人“說中文”看似平常自然,但這背後的翻譯工作卻絕非輕鬆簡單。中國傳媒大學的專家顧鐵軍教授為讀者介紹螢幕背後,中國影視翻譯工作的現狀。

作者: 顧鐵軍

  在一次翻譯研討會上,一位搞影視翻譯研究的韓國同行不無感慨地說:“在韓國,因為酬金少,做電視節目和電影腳本翻譯的大多都是些素質很低的譯者,翻譯的水平一般都不高。”她的這番話讓我聯想到中國與之相似的現狀,我還想到前不久我為一部印度電視連續劇找對白翻譯時的尷尬,一位印地語教授對我說,除了酬金低之外,做電影翻譯還缺少成就感,有這個時間和精力不如翻譯小說,譯著完全屬於個人作品,學術價值比較高,還可以留下一本有形的書作為永久的紀念。

腳本翻譯服務於配音表演

  大學裏文化修養深厚的外語教授不屑於影視翻譯,而搞譯製創作的導演和演員對他們的翻譯也往往很不認可,原因是他們在文字裏自我欣賞,只覺得自己的譯文漂亮,渾然不知他們的“美文”演員是演不出來的;他們還沒有透徹地認識到電影對白譯文只是譯製片創作的原材料,只是譯製創作的半成品,而非小說譯文那樣的最終產品。在純文字的翻譯工作中,譯者是翻譯作品的終結者,譯者不必考慮作品之外的因素來最終決定作品的文字表達。影視翻譯則不同,腳本翻譯是為對白配音表演服務的,它必須符合電影特定情境的要求、電影特定畫面的要求,尤其是演員口頭表演的要求等等。

  影視翻譯確實是一項實踐性很強的工作,什麽樣的譯文是最貼切的譯文,譯者最好去錄音棚裏親自觀察體驗一下,看看演員能不能把你的對白譯文表演出來。好的譯文能給演員留下充分的創作空間,演員盡可以施展他們的演技,使影片人物的語言與行動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聲畫渾然一體,自然而然。掌握了一門外語的人可能有很好的語言和文化修養,譯文也可能非常優美,但要成為一位合格的影視翻譯,還必須補上影視藝術這一課,還必須經過一番譯製實踐的歷練。

影視翻譯絕非易事

  在譯製片錄音室裏,我們時常聽到演員抱怨本子譯得不好,有的是意思不清楚,有的是句子不通順,最多的可能就是詞句長短不合適,他們埋怨翻譯的水平不夠,怪他們偷懶。本子譯得不好,翻譯當然有責任,但演員也要寬容一些,多理解翻譯的困難和辛苦。譯本的質量實際上取決於多種因素,有些是主觀的,有些是客觀的。有的時候譯製任務來得很急,給翻譯的時間非常有限。正常情況下,翻譯一部電影對白台本需要大約七八天的時間,但任務急的時候,導演只能給翻譯四五天的時間,這樣翻譯就不得不夜以繼日地工作,盡可能按時高質量地完成工作。不管時間多緊迫,翻譯總要熟悉原片,查閱相關資料,理解影片的故事情節,明確電影的主題和風格,確定專用術語的譯法,然後再逐字逐句地翻譯。與一般的翻譯工作不同,譯製片翻譯要看著畫面翻譯對白,反復嘗試核對詞句的長短。大段的獨白尤其耗費時間,翻譯既要充分傳達原文的意思,又要考慮演員的表情和動作,最後按照原文語言的停頓和節奏編寫出譯文的對白來,譯文的句子結構、停頓、語氣都要自然而然,幾百個字的譯文恐怕要耗費大半天的時間。如果沒有充足的時間來完成相應的工作,譯文的質量有可能大打折扣。

  無論是外語還是我們自己的漢語都是一種很難掌握的能力。中國學生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在學習語文和外語,但真正學成,完全能夠駕御自己的母語和外語從事創作和翻譯的人為數不多。電影作品千姿百態,歷史、哲學、藝術、科學、軍事、宗教、倫理、都可能成為電影的主題,除了過硬的語言功底之外,翻譯要有足夠的文化藝術修養來理解和傳達這些電影的思想主題,所以一名優秀的影視翻譯的本領決非一日之功,他所從事的翻譯工作絕對是含金量很高的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應當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尊重。大部分進口電影和電視劇在國內的收入都相當可觀,而翻譯只拿到幾千甚至幾百元人民幣作為酬金,確實不成比例。

翻譯質量良莠不齊

  絕對地說目前影視翻譯的水平不高也未免有些偏頗,實際情況是良莠不齊。一般正規的製作單位在要求和管理上都比較嚴格,翻譯製作的水平相對高一些,而不太正規的製作單位,尤其是一些加工盜版光盤的小公司,翻譯的質量就很差。盤點近些年我國譯製的外國大片還有中央電視台等主流媒體播出的譯製片,不乏優秀的上乘之作,如上海電影譯製廠譯的美國電影《哈利波特》、八一電影製片廠譯製的美國電影《魔戒》、中央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播出的韓國電視連續劇《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等等。

  有些國家的影視業是製播分離的,即放映播出單位本身不製作影片,所有影片都要到市場上購買,而製作單位制只完成製作,產品要到市場上進行銷售。中國影視業正在進行市場化改革,目前還沒有實行製播分離,譯製片的引進、製作和播出基本上都是由一個大的封閉系統獨立完成的。具體地說,中國譯製片製作的單位由三部分構成,即電影系統、電視系統、民營影視公司。電影系統主要為全國的電影院線、中央電視台的電影頻道和數字頻道提供譯製片,以故事片為主。製作單位主要有上海電影譯製廠、中國電影集團譯製中心、長春電影集團譯製分廠、八一電影製片廠、華夏電影發行公司、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節目中心等。電視系統當然就是為各電視台提供譯製片的,以電視劇為主,同時也引進譯製在電視上播出的電影。比較大的電視譯製片引進和製作的單位有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中央電視台國際部,一些地方電視台也引進譯製電視譯製片。第三類譯製單位就是非官方的影視製作公司,它們引進譯製電影、電視劇、科教片和紀錄片等,產品供各電視台選購播出,同時也在書店以光碟的形式面向大眾發行,如大陸橋文化傳播公司。

  目前只有上海電影譯製廠、大陸橋文化傳播公司等少數單位有專職的譯製人員隊伍,多數譯製單位都採用臨時聘用的方式,即在有譯製任務的時候臨時聘用翻譯、導演、演員等譯製工作人員,這樣就減少了譯製單位的管理和經濟壓力,也讓藝員擁有了各自安排工作的自由和靈活機動的工作時間。事實上,譯製單位聘用的人員既是分散的又是相對固定的,單位和個人大多都形成了長期的合作關係。各譯製單位聘請的劇本翻譯來自社會各界,有自由文化人、民營公司或者國有企事業裏任職的翻譯、還有高等院校外語院系的教師和學生等等。有些譯製片翻譯並不是外語專業出身,因為愛好電影,又有很好的中文和外文功底,翻譯的質量也很高。現有的譯製片翻譯絕大多數都沒有受過專門的訓練,他們的技能主要是在實踐中摸索積累所得。

德語電影引進比例小

  在引進的電影和電視節目中,英語電影和電視節目所佔比例最大,因為現在進口的電影和電視節目主要來自英語國家,也有一些片子雖然來自非英語國家,但提供給翻譯的劇本是英文的,仍然需要英語翻譯來完成翻譯工作。近些年韓國電影和電視劇在中國刮起了“韓”流,《我的野蠻女友》《我係金三珣》等影視劇頗受中國觀眾的歡迎,翻譯量也隨之加大。也有一些來自德國、法國、意大利、印度等國家的原文電影和電視節目,但為數很少,合起來也沒有英語的多。我曾就這個問題請教過華夏電影發行公司的業務人員,為什麽不多引進一些非英語國家的電影來豐富我們的電影和電視節目呢?他的回答是:不賣座!德法意等國家的電影比較講究思想內涵的挖掘和表現形式的探索,懂電影的文化人比較喜歡,但觀眾面很窄,而美國荷里活大片一類的電影很注重聲畫效果,非常迎合現在青少年的口味,觀眾數量自然很大。現在中國電影也要算計票房收入,電視也要講收視率,這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電影電視劇引進的導向。

  某種語言的電影引進得越少,翻譯實踐的機會也就越少,勢必造成該語種翻譯力量的匱乏。為了解決翻譯經驗不足的問題,譯製導演一般要安排兩個人分階段完成對白台本的翻譯,即先由這個語種的翻譯將對白的意思翻譯出來,他不必考慮配音表演的問題,只要意思準確就可以了。接下來由一位熟悉對白表演的人“裝詞”,即根據電影的具體情節,尤其是人物的動作和口型的需要重新調整譯文,使其適合配音員的表演。這樣做無疑增加了翻譯的時間和工作量,降低了工作效率。這樣做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如果“裝詞員”不懂原文,有可能在調整對白時將譯文的意思改錯,造成誤譯。影視屏幕需要更多的優秀譯製片,希望有越來越多的翻譯進入影視譯製領域,不斷探索影視翻譯藝術,讓銀屏上的外國人說地道優美的中文。

  顧鐵軍(1965年生),中國傳媒大學影視譯製專業副教授,同時從事劇本翻譯和譯製導演工作。他還曾經翻譯小說和詩歌作品,著有多部關於中國影視譯製的論文和論著。他為包括《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在內的多部影片擔任對白翻譯,其中譯製片《亞瑟王》於2005年獲第十一屆華表獎優秀譯製片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