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2015
李睿珺的訪談

導演李睿珺在2015年的柏林電影節
導演李睿珺在2015年的柏林電影節 | www.dfic.cn

中國導演李睿珺覺得,一味追求金錢只會消弭藝術原創性,在這個訪談中,他闡釋讓他持續不綴創作獨立電影的動力。

作者: 陳韻華

這個故事是怎麼開始的?

2009 年我就想做這部電影,其實甘肅省很多人也不知道這個有14,000人的裕固族自治縣,但是因為拍攝地點就在我家鄉附近,兩個地區來往密切,互相瞭解。寫了這個故事之後,一開始找不到足夠的資金,正好後面的計劃「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需要的資金比較少,就先拍了。我自己覺得很幸運的是「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有非常理解這部電影的投資方,他們覺得有些電影可能收不回成本,卻是必須要做的。這部電影在2013年10月左右完成拍攝,一直到2014年的9月才完成後期製作。因為我給自己設定,裕固族的故事一定要用裕固族的語言,所以找文化局文保處的人幫忙找來裕固語講得比較好的一個鄉,在那裡,一個400人的學校裡面只有4個男孩會說裕固語,所以在演員方面其實沒有什麼選擇。主要比較花時間的工作就是訓練孩子的語言和表演,我找了裕固族老人口述所有台詞,讓孩子死背下來,然後讓他們根據錄音一一糾正發音。

你又是如何決定採用伊朗作曲家佩曼•雅茲達尼爾(Peyman Yazdanian)譜的曲作為背景音樂的?

2009 年我就想做這部電影,其實甘肅省很多人也不知道這個有14,000人的裕固族自治縣,但是因為拍攝地點就在我家鄉附近,兩個地區來往密切,互相瞭解。寫了這個故事之後,一開始找不到足夠的資金,正好後面的計劃「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需要的資金比較少,就先拍了。我自己覺得很幸運的是「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有非常理解這部電影的投資方,他們覺得有些電影可能收不回成本,卻是必須要做的。這部電影在2013年10月左右完成拍攝,一直到2014年的9月才完成後期製作。因為我給自己設定,裕固族的故事一定要用裕固族的語言,所以找他們文化局文保處的人幫忙找來裕固語講得比較好的鄉民,在那裡,一個400人的學校裡面只有4個男孩會說裕固語,所以在演員方面其實沒有什麼選擇。主要比較花時間的工作就是訓練孩子的語言和表演,我找了裕固族老人口述所有台詞,讓孩子死背下來,然後讓他們根據錄音一一糾正發音。

電影拍攝之前是否需要進行許多關於裕固族文化歷史方面的研究?

我瞭解裕固族現在生活的方式,對於他們過去的生活方式我做了很多閱讀和研究的功課。在電影裡面飾演爺爺的就是地地道道的裕固族老人,他年輕的時候在文化局當文化方面的幹部,現在退休了,雖然已經70多歲了,身體也不太好,但是非常支持這部電影。我請他幫忙指正佈景不合理的細節,好讓我們更正。在拍攝之前,他跟我說,覺得我們很有勇氣,說了這些他特別想說的話,很多人怕得罪人,只說假話而不說真話,可是他覺得「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特別真實。

電影最後一部分非常讓人震撼......

這是個生態寓言,中國工業化的速度非常快,對這兩個小孩是夢想的破碎,這就是他們這一代人要面對的問題。人類總覺得我們在改變、塑造這個世界,你看現在空氣、水、土地污染很嚴重,很多物種、文化、語言都在瀕臨滅絕和消失,我認為消失的速度一旦大於創造的速度,環境惡劣到人沒辦法生活的地步的話,所有的創造都是沒有意義的。中國是自古以來是最有環保理念的國家,哲學體系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就是人和自然是一起的,和諧相處,但是現在一切以發展經濟為中心,犧牲生態環境去發展經濟,完全是得不償失。

放映之後的反響?

除了演員和影展觀眾看過這部電影之外,國內還沒有真的公映,我們計劃在六月份上映。對國內觀眾來說這部電影過度嚴肅,不夠戲劇化,也不是能讓人坐著嗑瓜子、喝可樂去消遣的電影。現在很多人不願意花時間去思考,也不願意關掉手機去看一本書。因為太少人做這樣的電影,所以我覺得有堅持的必要,如果50-60%都在拍這樣的電影的話,我會馬上掉頭去做商業片,恰巧現在90%多的導演都在做純娛樂純商業的電影,所以我想做具有藝術文化風格的電影。讓有些少部分想看這樣電影的觀眾知道,有人在做,這樣的電影還有存在的可能性,就像一個小火苗一樣,不要全部熄滅了。

你對中國主流電影的看法是什麼?

缺乏原創,大部分都是跟風之作。青春片賣錢了,接著幾年只要是青春片都有人投資。我覺得每部電影都不一樣的創造性就是電影的魅力所在,而跟風是非常扼殺創造性的,會讓製片人不想花時間精力去開發一個有創造性的劇本,他們變得只想快速完成電影、賺錢,這樣對電影生態和工業是消耗和傷害。

參加國際影展之後是否得到後續拍片上的支持?

入選了大一點的影展是對作品質量的保證,表示至少具備某些能力,也是一個信任的基礎。但是對於「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這樣的電影幫助不大。電影節主要是讓觀眾可以看到這部電影,可以交流,也看看別人在做什麼,有機會尋找可以在電影節周邊的國家銷售的可能性,讓投資者覺得虧損得少,他們之後才有可能繼續支持。

你是如何平衡拍攝電影的理想和生活所需?

我覺得這個特別簡單,既然決定做這樣的電影,就不要想掙錢,不要想有奢華的生活方式。既然沒有人逼你做這樣的電影,一切後果都應該自己承擔。我覺得生活其實就是吃飽飯,有地方睡覺,不至於睡馬路,這樣就夠了。

下一部電影跟環保議題有關嗎?

沒有,跟之前的電影都不一樣,是一個新的、我一直想做的故事,對我來說很大的挑戰,需要更長的時間準備,現在還在推進劇本的階段。我寫劇本都比較慢,「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的劇本從2009年開始寫,到拍攝的時候還在改。劇本方面以前喜歡複雜的東西,現在喜歡越簡單越好,簡單的東西能夠講明白最好,不要故意弄得很複雜。其實簡單的東西比複雜的東西要難很多。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導演李睿珺出生於甘肅,是中國重要的獨立電影創作者。2003年畢業於山西傳媒學院,至今創作了四部劇情長片,入圍許多國際電影節並獲獎。這些眾多入圍和獎項包括2010年「老驢頭」入選杜維爾亞洲電影節(Deauville Asian Film Festival)和香港電影節。2012年「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入圍威尼斯電影節,並得到巴西利亞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這次來到柏林影展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也入圍東京國際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