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2015
西藏電影裡的血脈之河

央金拉姆
© 松太加

由西藏境內年輕導演松太加(Sonthar Gyal)帶領二十人的劇組,在青海拍攝歷時三年所完成的電影《河》,參與柏林電影節「一代人」競賽單元,並受到西方觀眾廣泛好評。

作者: Jessica Wu

  五歲的央金拉姆在草原上埋下了心愛的泰迪熊娃娃,她相信,種下什麼,來年地裡就會豐收什麼,就像稻穀的種子。

  影片的敘事起初過於分散:父親在路邊拾到了一枚天珠,母親忽然告訴央金拉姆家裡即將迎來一個新的孩子;母親說服父親去探望在山洞裡修行的爺爺,而父親每次只是把央金拉姆送到山腳下,讓她帶著食物進洞穴,自己卻拒絕再見這位聖者;父親仿佛為了要躲避村裡人的議論,帶著一家三口在冬天就遷到了草原上居住,羊群卻遭到狼的襲擊,一隻小羊還未斷奶就失去了母親,央金拉姆從此將其豢養在身邊。而當你意識到這一切其實是出於孩童認知有限的視角,導演混亂的安排便能夠得以解釋。也許唯有透過孩童的眼睛, 西藏那片土地獨有的純真風情和聖潔宗教才能被真正展現;也正是通過這些看似分離的敘事,導演不緊不慢地為這部西藏電影鋪設了基調:天珠在藏人眼中是神仙掉下的化石,傳說裡拾到天珠預示著家中即將增添人口;修行的僧人是聖靈的化身,藏民對於佛教虔誠的信仰表現於他們會把拜訪僧人視為一種聖朝;草原上暗藏的危機是這個遊牧民族日常生活裡必須面對的難題。

  寓言一般,影片矛盾和衝突的高潮始於小羊的成熟。當父親把它趕回羊群,它卻因為無法適應群體而離開。當央金拉姆找回它時,它已只剩被野狼啃噬的屍骨。與此同時,村裡人對於父親是惡人的風言風語又傳入央金拉姆的耳裡,對她的心靈造成了雙重打擊。在向母親的哭訴中,她終於說出父親其實從未去拜訪過爺爺的真相。在母親為他的不孝不義深感恥辱、精神瀕臨崩潰之時,父親終於說出了多年來埋藏於心底的秘密:他的恨來自于爺爺作為一個聖者卻辜負了家庭,他為了修行可以拒絕去見病危的妻子最後一面。

  如果說導演在影片的時間軸上設置的暗線是河流歷經三季節的凍結和消融,那麼這一條河流似乎也象徵著一道橫亙在三代人之間的隔膜。雖然誤解能夠冰封親人之間的關係,但是看不見的血脈之河永遠暗流湧動。畫面最後,這三代人坐在冰雪漸融的河岸邊。“爺爺,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來年春天,草原上會有成千上萬的泰迪熊。”影片止於無忌的童言,而我仿佛真的看見了,那個預言裡美好的畫面。

Gtsngbo/River/Fluss/河
中國,2015,94分鐘
導演:松太加 (Sonthar Gy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