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百度文庫
百度——“盜書賊”的避風港?

網絡盜版
網絡盜版 | 版權:IC龍 / 東方IC

百度文庫最近與中國文化界與出版界麻煩不斷,反對者稱其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盜版行為”。有關“避風港”的法律原則是否被濫用成了網絡侵權的避風港?

作者: 黃秀麗,任玉嶺

原文於2011年3月24日發表於《南方周末》,本文經過刪節。

  百度文庫最近在中國文化界與出版界惹了眾怒。

  2011年 3月15日,賈平凹、劉心武、閻連科、慕容雪村等50位作家聯合署名,發起了《三一五討百度書》,指責百度文庫盜竊作家的全部作品,對用戶免費開放。磨鐵圖書公司總裁沈浩波更稱百度文庫做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盜版行為”,是“盜賊的行徑”。而沈浩波正是這一行動的組織者之一,另一組織者是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

討伐百度

  在“聲明”的起草者作家慕容雪村看來,百度的盜版行為肆意而露骨。他稱:“有一天,忽然發現我所有的作品,包括7部長篇、短文,以及未寫完的小說都被搬到了百度文庫中……幾乎每部小說都有上萬次下載,被百度無償地拿去賺取廣告獲利。”

  然而,百度的“盜竊行為”又是巧妙的。2010年,文著協聯合磨鐵公司、盛大文學連發3次聲明,要求百度文庫清查盜版鏈接和侵權作品,都被百度擋了回去。文著協常務副總幹事張洪波介紹,百度的理由是:百度文庫作為中國最大的在線文檔分享平台,其運作模式是由網友上傳文件並共享,其上傳作品是不是侵權,百度不知道也沒有理由知道。

  當年11月底,盛大文學網站在上海起訴百度。盛大文學CEO侯小強曾稱,盛大文學旗下的知名小說中,有95%以上被盜版到百度文庫中,給盛大帶來的損失一年超過10億元。此案尚未開庭,百度我行我素。

  百度公司在國際市場上也已聲名不佳。3月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將百度公司列為“惡名市場”。日本也有一些出版公司欲在近期起訴百度侵權。

  3月16日,中國音像協會唱片工作委員會發表抗議信,要求百度停止MP3非法下載。同日,當當網CEO李國慶抗議百度盜版,在微博上稱將從4月1日起停止在百度投放廣告。3月19日,“十三月唱片”聯合周雲蓬等音樂人發出公開信,號召各企業在百度MP3放棄盜版前停止向百度投放廣告。

  被百度文庫“盜竊”了學術論文的網友“VictorPih”認為,百度文庫的做法已在侵犯很多學校的知識產權和學者的著作權,但投訴之後,“百度什麽時候管過?”

  榕樹下一位特約評論員稱:百度有一半的流量和侵犯知識產權脫不了關係。盜版和侵權,已經深入它的骨髓。

  百度文庫所謂“盜版”的長期後果,被50位作家的聯名書表述得極其嚴重:“如果所有的書都可以免費閱讀,那麽長久下去,必將無書可讀。”

盜版的“避風港”?

  面對輿論的圍剿,百度的回應充滿官方話語。3月22日,百度公司回覆了南方周末的採訪,聲稱“百度高度重視互聯網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如果作家及版權方發現文庫用戶在上傳內容時有侵權問題,只要通過文庫投訴中心反饋情況,一經核實,百度會在48小時以內依法進行相應的處理”。

  百度文庫還稱:他們一直在努力開發版權識別的新技術,希望從源頭控制盜版作品的上傳,預計近期此項新技術將上線運行。

  百度的這種姿態,令很多著作家不滿。“侵權的成了大爺。”慕容雪村感到無奈。

  2006年7月1日實施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22條第3款在業界被稱為“避風港原則”,意指網絡存儲空間提供者如果“不知道也沒有合理理由應當知道服務對象提供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製品侵權”的,不構成侵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網絡著作權司法解釋》,只有在服務商“明知或應知”屬於侵權作品仍不作處理,未盡到注意義務,才構成侵權。

  根據此原則,一個作者發現自己的作品被盜版後,維權的方式為“通知——刪除”。而百度的回應顯示,百度擁有40人的團隊處理投訴,作家只要通過文庫投訴中心反饋情況,百度會在48小時以內迅速核實並依法進行相應的處理。

  然而,能夠及時發現盜版,並希望百度刪除的作者是非常少的,大量的盜版在作者毫不知情時就已經傳播。等到作者提起訴訟,盜版已經泛濫成災,百度已通過廣告獲取了大量收入。

  另外,作者更多的並不是想刪除自己的作品,而是想要分享這一部分收入。但是,要想讓百度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依據現行的制度,惟一的途徑是談判,談判不成只能訴訟。

  由於民事訴訟中的“誰主張誰舉證”規則,本來就弱小的受害者的力量再次遭到削弱。對一個資金雄厚的大企業來說,證明自己盡到注意義務,不知道盜版是很容易的,而對於作者來說,證明百度“明知或應知”是盜版還故意放縱的,則是極為困難和繁瑣的。“避風港原則”誕生於2006年百度和環球、華納等7大唱片公司打版權官司之際。在2005年,百度因為在自己的網站直接提供MP3,官司慘敗。百度遂改了運作模式,只提供鏈接地址。這樣百度從網絡服務內容直接提供商,變為第三方搜索引擎、鏈接和存儲空間提供者。責任由此轉移到單個網民身上。而在互聯網時代,追究單個網民的責任是很難的。

  2008年,百度對七大唱片公司的官司反敗為勝,靠的就是“避風港原則”。法院認定,百度MP3搜索引擎搜索到的內容來源於上載這些MP3的網站,百度無法識別、預見及控制這些MP3的合法性。“這一原則是從美國《數字千年版權法案》學來的,但實踐證明,不適合中國的產權保護。”劉德良認為,原因是權力和資本結合形成了壟斷,破壞了知識共享與版權保護之間的平衡。

  張洪波和沈浩波則認為,百度濫用了“避風港原則”,造成了事實上的法律難以追究的大量盜版。

怎樣讓作家分到“蛋糕”

  百度有沒有濫用“避風港原則”,法官如何適用“避風港原則”?

  最高人民法院著作權庭有關法官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依“避風港原則”對侵權與否的認定,常常爭議很大,“法官判案只能看具體的情況,有相當的自由裁量權”。

  適用“避風港原則”的關鍵是被告有否“明知,應知”。百度文庫及百度百科、百度MP3屢屢捲入的侵權訴訟,原告認為,明知這種經營模式有風險還做,即屬於“明知”。百度則認為,所謂“明知”,是要明知具體的作品有否侵權。

  故而法官判案只能“看具體的情況”。譬如一部電影放在網頁顯著位置,在排行榜上推薦,肯定就是“明知”,而要翻好幾頁才能找到的作品,就很難說是“明知”。

  該法官認為,這樣一種制度設計既不利於作者的權利保護,從長遠來說,也阻礙了數字產品行業的發展。這位法官建議:“法院也希望改變傳統的版權獲得方式,建立一種集體協商的機制,譬如作者授權文著協等集體管理組織與服務商談判,雙方實現利益共享。”

  而已被侵權的沈浩波等人,希望在立法還無法改變的當下,政府應要求百度文庫“先關掉這種盜版模式”,然後再考慮“和產品使用者利益分成”等方式。他們希望,這次行動,能真正促進中國著作權保護制度的改進。

2011年3月30日, 百度表示已刪除了絕大多數非授權文學作品,並推出百度文庫版權合作平台,稱將通過用戶付費閱讀和廣告分成等模式與版權人分享收益。但出版業與作家反侵權同盟仍此提出質疑,稱在百度文庫現有內容依然存在大量盜版侵權作品的情況下,百度文庫版權合作平台是否意味著,侵權盜版的原文庫模式與出版商合作平台將長期共存。(編者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