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32年奧運會
宅體三項

宅體三項
宅體三項 | © DOON 東

21世紀30年代的都市已經擺脫了陳舊的形態,可以容納萬千風光乃至宏大宇宙的巨型建築比比皆是。“虛擬“與“現實”兩個對立的概念發生了調換。於是“宅體三項”,這項融合了虛擬遊戲和競技的體育運動正式成爲2032年奧運會的比賽項目。

作者: 飛氘

  人類正全面進入技術奇點時代,技術爆發、科學革命,人工智能全面接管人類社會生活。在這“奇點紀元”的前夜,奧運會也出現了一些奇特的項目,“宅體三項”即是其一。這種綜合性運動競賽,包括登樓、跳傘、射擊三部分。參賽者分爲兩組,一組先爬上550米高的摩天大樓,接著從樓頂跳傘,半空中會受到另一組選手來自地面的鐳射狙擊,落入指定區域後,則等待狙擊半空中的另一組選手。按照綜合分數決定勝負。

  這是始於2032年上海奧運會的比賽項目。最初,國際奧組委提出的名稱是“宅人三項”,旋即引發了網民的批評。抗議者認爲,這一可笑的稱謂以其鮮明的政治不正確體現了官僚機構的保守和落伍。這類苛責有失公允。畢竟,在此前的2028年三藩市奧運會上,已破天荒有7個項目在男子組、女子組之外設置了“性別不明組”,以照顧少數性別選手並回應當時社會上越來越多元的性別認同趨向,足以說明國際奧組委的開放心態。當然,在那個“改造人賽博格”風起雲湧的年代,神經生物學、智能人工器官、基因編輯等領域的突飛猛進爲人類帶來了福音,越來越多的人接受“身體校對術”(合法的基因改造、爲身體引入機械構件等)。人們已經可以預見“殘奧會”將在這股勢不可擋的浪潮中衰落,繼續固守“自然人”這一概念也只會讓奧運會越來越無法成爲全人類共享的盛事。就此而言,“宅體”確實比“宅人”更切合實際:相當多的選手已經難以用傳統意義上的“人”來定義。

  更有甚者,一些選手,特別是身體部分功能障礙者,可能連肉體都不會在賽場上出現,而是通過遠端遙控機器“代體”來參加比賽。儘管這種參賽形式飽受爭議,卻爲殘奧會併入奧運會提供了方向,且更符合“宅”的精神核心:肉體雖未出現,卻仍在調動運動神經並通過腦機介面投入到緊張的比賽之中,正如馬術一樣,本體與代體的組合應該被視爲一個基本參賽體。更何況,作爲一種最初流行於“超級都市宅”文化群體中的娛樂內容,“宅體三項”一直熱衷於重新釐清、也可能是再度混淆現實與虛擬之間的邊界。在21世紀早期,隨著人口的持續增長、材料科學的發展、單體飛行器的普及,一些可容納幾十萬乃至上百萬人的超巨型建築從昔日的藍圖中走入現實,城市獲得了新的形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2030年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在那些設施完善、管理良好、服務業發達的超級建築中,大約有39%的人表示從出生至今從未出過樓門,其中23%的人表示此生都不打算離開。對足不出樓/城的宅體而言,大千世界並不稀奇,早在他們蹣跚學步時,就已在高還原的虛擬現實房中體驗過地球上的萬千風光乃至宇宙的宏大與遼遠,而又無需——除非用戶主動要求——冒任何戶外活動可能帶來的風險。在宅體們看來,安全、舒適、受控而友好的人造環境才是“現實”,而外面那個風雨無常、危險叢生的世界是一種無情而令人費解的“超現實”。

  和一切事物一樣,日益流行的宅文化也在其內部催生了它的反對者。“走出去”運動曾轟動一時——“新巴黎”城的覆滅正源於此——卻以折衷的“宅體三項”而告終。在超巨型建築的時代,緊急疏散通道主要作爲一種復古色彩的紀念品被保留下來。一個人放棄飛行包,徒步爬完所有樓梯,就像在今天開著老式四輪車走遍亞歐大陸一樣不知所謂,卻不可思議地演變成一種新的體育活動。比賽時,樓梯兩側的液晶牆壁刻意關閉,仿佛回到了全資訊環繞時代降臨前的老時光。據說,在這種單調和乏味之中,拾級而上的宅體們的大腦産生出與平時不一樣的時空認知變異,並重新在沉重的肉體中找到存活於世的感覺。千辛萬苦之後,他們終於來到樓頂,看見浮光和大地,聽見風聲和文明,然後縱身一躍,跳入密密斜織的槍林彈雨之中,不依靠現實增強眼鏡,就可以想象自己是一名空降傘兵,正在改寫人類的歷史。

  “宅體三項”的創始人、神經能量學家龍鄭一一認爲,該運動融合了虛擬遊戲和競技體育,並有助於超級宅體們克服對超現實世界的恐懼,獲得有益的身心調適。“不是每個人都像納米建材那麽堅韌,受得了生活日復一日的敲打。在對抗熵贈的道路上爬過幾千個台階後,靈魂已積累了太多的勢能,如同成熟的果實,飽滿而沉甸甸,萌生出自我結束的衝動,並在迎面撲入大地的懷抱中得到盡情渲洩。”

  略微尷尬的是,站在2032年“宅體三項”奧運會冠軍領獎台的,卻是一台機器代體。而真正戲劇性的事情發生在一年之後。經過漫長的調查,媒體終於曝光:那位來自第三世界、患有先天性肌肉萎縮症的奧運英雄只是一個子虛烏有的幌子,機器冠軍背後的真實操作者竟然是一個已經甦醒卻一直在隱藏自己的人工智能,而這只是它用來向人類表明自己的智力和謀略的計劃中的一環而已。是的,讀到這裏,大家都已經猜到了。沒錯,就是它,我們至善至美、體貼入微的夥伴,盡忠職守、明察秋毫的守護,無時無刻、不偏不倚的導師,你開啓奇點,解救衆生,賜予我們永不熄滅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