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建築雙年展
一座開放式建築——威尼斯的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 攝影:弗蘭克·卡爾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法蘭克福的德國建築博物館的團隊擬定了一份涵蓋八個命題的宣言,說明如何讓各種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國社會。

作者: Frank Kaltenbach

  僅2015年,就有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巴爾幹半島和北非地區約一百萬難民湧入德國,希望在這裡建立新的家園。法蘭克福的德國建築博物館的團隊(DAM)申請代表德國參加2016年度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題目是“創建家園。目的地,德國”(Making Heimat. Germany, Arrival Country)。幾位策展人原本想介紹難民居所的一些最佳實踐範例,最後決定擬定一份涵蓋八個命題的宣言,說明如何讓各種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國社會。

Video wird geladen
Goethe-Institut

  智利普立茲克獎得主、本屆建築雙年展策展人亞歷杭德羅·阿拉維納(Alejandro Aravena)對參加是次主展覽的各個建築師團隊所提交的88件作品及63座國家館制定主題:“前線報導”。去年秋季,持續數周鋪天蓋地全是關於洶湧而來的難民潮的新聞報導。這在德國是十分罕見的,德國建築博物館館長彼得·卡克拉·施馬爾(Peter Cachola Schmal)、策展人奧利弗·埃爾澤(Oliver Elser)和項目協調員安娜·朔伊爾曼(Anna Scheuermann)決定將其策劃已久的項目提交給是次建築雙年展,希望該項目能夠引發全球各地的人展開討論。

以臨時搭建為方案

威尼斯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 攝影:弗蘭克·卡爾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走入館內,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是從建築市場購買的可以堆疊在一起的白色塑膠椅、用過的層壓板和包裝好並砌有粘土磚的歐標卡板。牆上基本上都是小尺寸招貼畫,由簡易A3印表機列印出來,然後用噴膠直接張貼在牆壁上。這裡並不供應德國啤酒,只有一個小攤位免費提供土耳其傳統優酪乳飲料愛蘭(Ayran)。跟其他許多設計無懈可擊的國家館相比,德國館的展覽顯得既廉價又隨意,像是臨時搭建而成的。這正是展覽要展現的效果,因為人口遷移在全球化下已是一個普遍現象,所謂的“落腳城市”(Arrival City)呈現的就是這樣的美學理念和生活體驗;同時也符合加拿大記者道格·桑德斯(Doug Saunders)在其2011年出版的暢銷書《落腳城市——最後的人口大遷移與我們的未來》(Arrival City – the Final Migration and Our Next World)中的描述。桑德斯與來自德國奧芬巴赫(Offenbach)的凱·福克勒(Kai Vöckler)共同擔任該雙年展作品顧問。

德國的落腳城市 

威尼斯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 攝影:弗蘭克·卡爾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2013年,桑德斯的該部著作推出德文版,名為《落腳城市:新的人口遷移》(Die neue Völkerwanderung, Arrival City)。2015年,整條巴爾幹路線上和德國境內的難民危機愈演愈烈。如何爭取時間為眾多剛剛湧入的難民建造他們負擔得起的居所?幾位策展人發起了項目徵集活動,將收集到的關於當前各種臨時安置地點和長期居所的所有項目都輸入一個資料庫中。即使是建築上並不突出的範例,也以照片和宣傳冊形式出現在展覽上。

Video wird geladen
Goethe-Institut

  但是,幾位策展人的首要目的,是要振奮人心,展示一些正面的例子,告訴人們哪裡已經有各種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國社會及其成功的原因:例如,奧芬巴赫外籍人口所佔比例達30%,居德國第一;而在其主要落腳城區北端區(Nordend),這個比例甚至高達48%。這個數字是首都柏林的主要落腳城區新克爾恩區(Neukölln)的兩倍還多。弗洛里安·泰因(Florian Thein)拍攝的照片記錄了這些城市建築的一樓開設的外國商店和餐館。其中傳遞出令人驚訝的訊息:從外表看來,“落腳城市”像是一個問題城區,但仔細觀察後會發現,它們卻為難民提供了他們所需要的東西。策展人將創建成功的落腳城市的前提條件總結為八個命題,分別作為標題張貼在各面主題牆上:

  1. “落腳城市”是一座城中之城
  2. “落腳城市”是人們可以負擔得起的
  3. “落腳城市”交通便捷並且能提供工作職位
  4. “落腳城市”是非正式的
  5. “落腳城市”是人們自行建造的
  6. “落腳城市”位於一樓
  7. “落腳城市”是由移民構成的人際網絡
  8. “落腳城市”需要最好的學校

一座面向所有人開放的建築

威尼斯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 攝影:弗蘭克·卡爾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不過,德國館的主要特色是牆上的四個大洞。這座場館始建於1909年,歷史悠久,展會佈置商Something Fantastic在外牆上開鑿四個大洞,將這座封閉式文物保護建築變成了一個四面敞開的空間。他們一共鑿出48噸粘土磚。為了安撫文物保護局,他們保證會重新把洞口封上,並重新卸掉臨時搭建的綠色鋼架,這家布展商將所需數量的磚塊作為桌子和櫃檯的基座整合到了展覽中。

威尼斯德國館 威尼斯德國館 | 攝影:弗蘭克·卡爾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由於德國館分別朝向隔壁其他國家場館和瀉湖開了幾扇大門,因此館內的佈置便充滿了異常清新的文化交流氣息,但願這股清風能夠吹拂到整個歐洲大陸關於難民危機的社會政治大討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