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專案“去哪”
王歌對於21個逃亡與移民問題的答复

王歌
王歌 | 照片:郭延冰

在專案“去哪”中,來自近40個國家的作家及知識份子收到並填寫了一份關於逃亡與移民問題的問卷。專案的靈感來自于瑞士作家馬克斯·弗里施在其日記中就人類的普遍問題起草的問卷,問卷簡明扼要,涵蓋了友誼、婚姻、死亡和金錢等主題。

***

對你來說,“難民”這個概念意味著什麽?

在絕望中去異鄉找尋希望的人。

對你來說,逃離戰亂和政治壓迫是否比逃離貧窮更合理?

這種觀點多認爲貧窮是——起碼部分地——咎由自取,而人在戰爭與政治迫害面前無能爲力。然而在一個看似理想化的層面,作爲地球上的生物,我們有自由遷徙和選擇居留地的權利。在現實層面,我們製造邊界、恐懼、他者,再製造細密的工具——包括新的語詞、法律等來壓抑恐懼,保障看似有序的共同生活。

那麽逃離環境問題呢?

同上。

什麽標誌著難民身份的結束?

難民是個過渡性身份。情況好轉,返回故土;或者反認他鄉是故鄉,我們就不再是難民。 如果說我們是被生硬地抛入世界之中,不知所來,不知所往所終,我們在世間的生存又何嘗不是一個流亡之旅?

對你來說,政治庇護算不算是一項權利?

是的,只要有迫害,有災難,就應該有庇護的可能。它說明人類有超越種族、宗教和國界的團結。

如果算是的話,是無條件享有的權利嗎?還是這種權利有被剝奪的可能?

儘管踐行起來步履維艱,困難重重,無條件是普遍價值的基本品質。

你認爲一個社會是否可以無限接收難民?

無條件意味著無上限。而無限本身不表明事實,只說明態度。

如果有限制,那麽應該如何設限?

現實的限度通常不是資源的,更多的是人的限度。既不存在理想的難民,也沒有哪位志願者可以長期超負荷工作。如果無法周到地顧及到所有人的期望,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式,那麽雙方都會感到失望甚至憤怒。應當建立一個世界難民基金,這樣一來,全世界共同分擔難民。

在你的國家,是否有難民享有特權,也就是優先被接收?如果有的話,爲什麽?

中國由於近現代的貧困、封閉,語言和文化的特質,再有政治形態的特殊性。總體說來,中國不是難民首選的避難所。 雖然中國在1982年簽署了《關於難民地位的公約》,但國內除了《出入境管理條例》,沒有與難民相關的法律。多年發展中國家的自我定位,使得中國沒有難民接受國的自我定位。
二戰之後的在中國的難民可分爲四類:

1、優先考慮的是海外華僑。如上世紀60、70年代,中國接收過大批被從印尼(排華)、柬埔寨(紅色高棉)驅趕出來的華人。

2、獲得中國身份的外國難民數量非常有限。例如越南戰爭、中越戰爭背景下,有約5萬難民在1997年前成爲香港公民。另外在阿富汗戰爭期間,有約萬餘吉爾吉斯族和塔吉克族留在新疆。

3、多數情況下,中國是難民避難的中轉站。

4、較爲棘手的是朝鮮難民問題。中國官方不給予朝鮮人“政治難民”身份,而稱之爲“非法移民”。由於兩國1998年簽有涉及非法入境者的議定書,有遣返義務。鑒於大多被遣返難民性命堪憂,出於人道主義的考量,處置朝鮮難民在政策和執行層面都有很多灰色地帶,連統計數位都莫衷一是(3-30萬之間不等),這也是不少犯罪事件的淵藪。

在你看來,到你國家的難民是否得到了公平的待遇?

由於缺少相關法律,中國接收難民大都是在包括聯合國難民署在內的國際社會協調下完成的。目前,在中國大陸境內統一標準爲每人每月1200元。難民署會給難民報銷95%的醫療費用。 沒有《難民法》,也意味著,難民很難成爲中國公民,也沒有在華工作的權利,生活被懸置了,可能的出路是被第三國接收,或是遣返。

如果因爲接收難民而要縮減你們國家的社會保障金額,這是否可以接受?

是的。這個決定的必要和迫切需要整個社會的瞭解和參與。

中國目前的難民安置都沒有觸及到社會福利系統。中國的社會福利系統支出總體低於政府支出的1/3。中國的情況,安置難民,會是依賴國際難民機構的經費、民間捐款,以及政府統一調撥經費。

在你看來,要成功融入新的環境,需要滿足哪些條件?是否有最低要求?
對於外來者?

認同基本價值觀。學習當地語言與遵守法律。

對於接收者?

僅有尊重與寬容是不夠的,而是建立人類共同生活形態的新理解。

你和難民私下有交往嗎?

還沒有。

你親身支援過難民嗎?

沒有機會。

在你的國家,難民狀況將如何發展? 
1)在未來兩年?
2)在未來二十年?

中國受難民危機的衝擊極其有限。近年來,在華難民多是索馬里人、敍利亞人、尼日利亞人。近兩年應盡快進行難民的立法和建立相應管理制度。

你認爲,未來難民會消失嗎?

在什麽意義上理解沒有難民?只要有天災人禍,有國界,難民就會存在。

如果會的話,要怎麽做可以達到?

我們在精神層面需要不斷地更新,比如友愛代替權力支配;用饋贈補充等價交換的商品邏輯;用教育代替生産效率的邏輯;用中道、中庸、適度代替更高更快更好的邏輯。
當我們的地球可以讓所有的人自由通行、工作和居住,當下意義的難民就可以消失。當我們可以在技術上滿足未來尋找其他的宜居星球,並與可能的外星球居民達成共識,未來意義的難民就可以消失。

你和你的家人過去是否有過逃難的經歷?

沒有。

你認爲你一生中有成爲難民的可能嗎?

一切都是可能的。

如果有的話,爲什麽?

因爲無常。

你會如何準備?

在精神上成爲一個世界公民,處於不斷的自我教育之中。

你會逃往哪個國家?

中國古代文人會選擇所謂隱居,即通過放棄人的“公共性”,完成一次流亡。所以去哪兒是無所謂的。作爲父母,我們會考慮孩子們的教育與生活。再有懂得當地語言會是我們考慮的重要要素。

你在多大程度上需要一個故鄉?*

精神上,我能所感所想之一切便是故鄉,它在當下,時時更生,時時破滅。物理上,它的幅員可以是彈性的,但是根本的參照應該是世界性的。

* 該問題摘錄自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關於“故鄉”的問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