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露一手
沈郁: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相對於“理髮師”這個稱謂,沈郁更願意叫自己“Barber”.
相對於“理髮師”這個稱謂,沈郁更願意叫自己“Barber”. | © 沈郁

在老式唱片機上放上一張黑膠後,沈郁開始了身為“理髮師”一天的工作。半年前,她還是一家美術館的高層,再早兩年,她是一名資深傳媒人。

作者: 姜九月

  相對於“理髮師”這個稱謂,她更願意叫自己“Barber”。Barber的字面意思為“理髮”, “Barber shop” 可以理解為髮型屋,但在美國,Barber shop更多是指男士髮型屋,裡面的客人,95%是以男士為主。(女性或者綜合理髮屋可以稱為Salon,亦即髮廊。)在當下Vintage及復古潮流的引領下,到Barber Shop剪一個復古髮型,已然是時下年輕人一種時尚的生活方式。

  轉行做“Barber”,完全是沈郁人生規劃以外的事情。去年從美術館辭職後,本打算在家休息一段時間的沈郁突然被網上一段視頻感動了,影片可見紐約一位Barber,Mark Bustos,在街頭為流浪漢義務理髮。流浪者剪前剪後的對比給沈郁帶來極大震撼,“不誇張地說,他們看起來似乎獲得了一次重生——僅僅通過理髮就能使一個人的精神面貌發生如此大的改變?在我以前的認識,這幾乎是不可想像的,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那是一種超越美髮本身的力量,它意味著顛覆與改變,而這恰恰是現在我所處人生階段所需要的,我每天都在問自己:生活是否還有其他可能性?我還能不能重新來過?”

  沈郁開始在網上搜索更多與Barber有關的內容,發現美式理髮無論在審美、風格或文化內涵等各個方面,都跟自己的愛好相通。沈郁喜歡Old School紋身,愛聽搖滾樂、懷舊Disco、幫派饒舌,喜歡各種復古的東西……這一切都與美式Barber密切相關,好像從前散落在自己生命各處的碎片終於可以通過一條線索串聯在一起。

  在搜索資訊的過程中,沈郁找到位於福建泉州、中國最早開設也是最正宗的美式理髮店“ALL STAR BARBER SHOP”,理髮店老闆Ollie(林立)後來成為她的老師和朋友。跟他們建立聯繫之後,得知美國著名的理髮師DL Master Barber將會到泉州教學,考慮了三天,沈郁決定報名。之後是對報名人士進行初步遴選。過程中,沈郁內心很忐忑,因為理髮對她而言實在太陌生了,可是沈郁卻沒法放棄,夜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反復權衡利弊,“最後幾乎形成一股怒氣:為什麼我就不能當一名髮型師呢?一個人們從來沒有見過的、不一樣的理髮師。”收到初選入圍的通知後,沈郁到泉州開始了新的旅程。

對於“理髮師”這個稱謂,沈郁更願意叫自己“Barber”. © 沈郁

學習成為Barber的過程中有哪些事情讓你覺得難忘?

至今我還清楚記得當天上午的第一節課,內容是:自我介紹及互相擁抱。這跟我設想的理髮課程相去甚遠,難道不是教會我們使用工具並開始練習嗎?懷著這樣的疑問,我聽了班上其他同學的自我介紹。班上有27個同學,其中25個跟我一樣是零基礎從沒接觸過理髮。我也介紹了自己。剛開始大家都比較緊張,但都真誠真實地進行自我介紹,基本上都哭了,那種感覺就是你終於說出藏在內心深處的話,這些話是從來沒有人會關心的,甚至連你自己都不敢相信。後來我們互相擁抱了對方。這是Ollie老師教我的第一課,關於尊重和愛,這對一個理髮師而言是重要基礎,因為你日後要為許多人理髮,你不一定都認識他們。那麼你應該用什麼態度去跟他們相處呢?答案就在這裡:平等,自由,尊重,愛.

每天的日常工作如何安排?

每天上午9點起床,打掃衛生,清潔並調試工具,這個時候我通常會聽一張黑膠唱片,大概A/B面各聽完兩次之後,一切準備就緒。上午的時光很好,我會看看書什麼的,有時候寫寫東西,目前正在修改去年完成的短篇小說,也不定期幫朋友做一些活動策劃之類的事情,有特別感興趣的稿約還是會寫一寫。出去倒垃圾的時候順便在附近走一圈,吃完午飯後休息一會兒,當預約的客人來了,就開始一天的理髮工作。有時候一些客人下班後才有空過來,所以晚上7點或8點也會理髮,但基本上會在10點前結束全部工作。

你是否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

工作的自豪感來自於別人的認可及自我認同,我喜歡在理髮的時候跟客人聊天,大家都非常輕鬆、自在,在壓力過大的現代生活中,人應該有一個放鬆的空間,我們盡力在自己的Barber Shop營造這樣的空間,而我個人非常樂於來充當這個“鬆弛劑”的角色。至於驕傲則大可不必,理髮就是理髮,我們為別人提供服務,解決形象上的問題,如果有可能的話,讓他們感到快樂,這就是我對理髮的理解。可我沒有想到的是,理髮首先讓我獲得快樂,這就是我願意堅持從事這個行業的原因。現在,我每隔一周會去上海頤養老人院為老人們義務理髮,能夠用自己學到的技能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像我老師說的那樣,“更多的感受和更多的分享”,這也是理髮給我帶來的變化。理完髮大家都很開心。大家對美都是有追求的,你讓他變得更好看,他自己能感覺到,所以來過一次的客人基本上以後都會再來。但Barber給人提供的不只是理髮服務,而是跟沙龍不一樣的氛圍。 Barber Shop沒有宣傳,沒有辦會員卡,一切簡單純粹,讓理髮回歸理髮,大家也會更喜歡這一點。

對於“理髮師”這個稱謂,沈郁更願意叫自己“Barber”. © 沈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