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Future Perfect
為自食其力而烹飪

Dr. Lee Ae-ran in ihrem nordkoreanischen Restaurant Neungra Bapsang in Jongno, Seoul.
李爱延博士在她的坐落于首尔江南区的餐馆Neungra Bapsang。 | Foto: Jun Michael Park

李愛延(Ae-ran Jeong)是一名脫北者。她為南韓人民介紹北韓的美食。她經營餐館Neungra Bapsang,並希望通過這個渠道幫助其他脫北的女性自力更生。

作者: 具世雄(Se-Woong Koo)

  李愛延穿著樸素,留短髮,渾身散發著自信的氣息。這位現年53歲的女子獲得首爾(Seoul)梨花女子大學的營養學和食品管理博士學位。同時,她是至今生活在南韓的3萬名脫北者當中一人。

  她所在的研究所從事北韓飲食文化的研究。研究所轄下有一家餐館——Neungra Bapsang。Neungra Bapsang坐落在鐘路(Nakwon-dong)——首爾市中心一個沒落的街區。來到一棟不起眼的建築物面前,登上昏暗的樓梯,就是餐館的入口處。

  初來乍到,大部分客人都只把這裡看作一家簡樸的小酒館。餐館裡隨意放著若干桌子和椅子。幾位中年婦女在最裡頭的廚房為蔬菜削皮。但是,餐館的營運卻遵循著李愛延非常看重的一條哲學信條——“只有能夠自食其力的人才能真正得到滿足”。

一位脫北者的旅程

  李在1997年逃離北韓,她的經歷就是從一無所有到自給自足的過程。在脫北之前,她的家庭由於“不受歡迎的政治背景”而被流放到中朝邊界,過著艱苦的生活。李的祖母在韓朝戰期間逃到南韓,其後成為美國公民。她的祖母為了救出他們,特意前往中國。一家人在中國東北部的瀋陽市團圓,最終前往韓國。

  李在北韓修讀營養學專業。她獲得南韓梨花女子大學的獎學金,得以在同一專業繼續升學。她是第一位在南韓獲得博士學位的北韓女性。2009年10月,在年屆40歲的時候,她創建一家研究所,其宗旨是促進人們認識北韓文化,推廣北韓的飲食。

  萬事開頭難。“我欠下房租。有一次我正要出門,看到房東站在外面,於是嚇得趕緊躲進餐館。”但是她並沒有放棄,決心要向人們展示北韓美食——尤其是在韓國人對北韓食物不太感興趣的當下。同時,她也希望通過餐館,為生活在韓國的脫北女性提供一個庇護所,幫助她們適應當地的生活。李相信,在南部的所有努力都終將有所收穫。

  • Neungra Bapsang內部。牆上掛著李愛延的照片及其餐館的口號:“重新統一從餐桌上開始。”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Neungra Bapsang內部。牆上掛著李愛延的照片及其餐館的口號:“重新統一從餐桌上開始。”
  • 李愛延是第一位在韓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北韓女性。她的餐館僱用北韓婦女,幫助她們自食其力。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李愛延是第一位在韓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北韓女性。她的餐館僱用北韓婦女,幫助她們自食其力。
  • 平壤(Pjöngjang)北韓冷麵是Neungra Bapsang供應的一道北韓特色菜餚。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平壤(Pjöngjang)北韓冷麵是Neungra Bapsang供應的一道北韓特色菜餚。
  • 北韓風格的土豆餡餃子。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北韓風格的土豆餡餃子。
  • Neungra Bapsang 展覽的北韓白酒Inpung-sul。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Neungra Bapsang 展覽的北韓白酒Inpung-sul。
  • Neungra Bapsang 裡的北韓利口酒Dotori-sul。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Neungra Bapsang 裡的北韓利口酒Dotori-sul。
  • 一位逃離北韓的侍應,她穿著Neungra Bapsang 的工作服,上衣繡著餐館的名字。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一位逃離北韓的侍應,她穿著Neungra Bapsang 的工作服,上衣繡著餐館的名字。
  • 顧客在Neungra Bapsang 主廳聊天。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顧客在Neungra Bapsang 主廳聊天。
  • 李愛延獲得韓國出版協會(Korea Press Association)頒發的2015年國際和平出版大獎(International Peace Press Grand Award) 圖片: 俊·蜜雪兒·帕克
    李愛延獲得韓國出版協會(Korea Press Association)頒發的2015年國際和平出版大獎(International Peace Press Grand Award)

幫助同病相憐者

  李的餐館只僱用脫北的女性。她在2017年3月僱用了7名全職員工,3名兼職員工。在她的餐館,她的員工將會掌握在正規餐館工作所需要的基本實踐經驗。兩位員工說,能夠為李工作讓她們覺得很幸運(為了防止她們在北韓的家人遭到報復,她們希望隱去姓名)。

  其中一位員工(45歲),在10年前離開北韓。到目前為止,她已經在李的餐館裡工作了3年。“我在這裡感覺很愉快。因為這兒所有的人都是北韓人,大家幾乎沒有什麼矛盾。”

  另一位(60歲),是主廚,從2012年3月餐館開業就一直在這裡工作。她在脫北前也是一名廚師。如今,她負責開發適合南韓人口味的菜式。“(來到南部後),我一開始在家製作首飾,後來在江南區的一家連鎖快餐店工作。”不過,現在的工作最讓她有在家一般的感覺。“唯一的缺點就是在節假日不能休息,因而無法與家人、朋友一起過節。”(這裡的員工每周週末之外的時間休息兩天。)

  兩位婦女的北韓口音極重。這使她們在融入南韓圈子時顯得非常礙眼。在這裡,說方言的人,特別是說北韓方言的人,會馬上遭到歧視。

並非無可爭議

  儘管李獲得這種成就,但是她並非沒有遭受非議。她與首爾權貴階層中的保守人士保持來往,是眾所周知的。2008年,她作為一個小的右翼保守政黨的代表參加韓國議員的選舉,最後沒有獲選。而且,她與韓國的另一機構也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該組織秉持極端保守主義,支持從民族主義出發的歷史闡述。

  問及她的政治立場,她深信她的工作應該為北韓的變革作出貢獻。“顯然,(韓國的)這個制度具有優越性。我相信,像我這樣的人必須幫助北韓人士做出自己的抉擇,並且實現自由民主和市場經濟制度。”現在,能讓她的員工瞭解資本主義經濟模式,讓她倍感欣慰。但是,她希望最終能夠看到北韓生機勃勃的市場經濟以及兩韓統一。“當我談到重新統一的時候,我指的也是在北韓實現民主自由的市場經濟。”

  儘管在政治上越來越活躍,但是李並沒有忘記她的初衷。她繼續努力推廣北韓美食,幫助脫北女性自食其力。1948年之前,南北韓是一個國家。然而,今天在南韓,人們對北韓仍然鮮有正面印象。許多南韓人傾向認為北韓人教育程度不高,而且懶惰。

  李對於這個現象的看法是:“在北韓,有制度保障人們的基本生存。來到南韓,他們也會得到多方援助。”但這些好心的善行阻礙了脫北者爭取獨立。“同情是短暫的,而生活是長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