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慕尼黑
「居家之處,要有文化」

漢斯-格奧爾格·庫佩斯 (Hans-Georg Küppers)
漢斯-格奧爾格·庫佩斯 (Hans-Georg Küppers) | © Nelly Küfner

慕尼黑市文化部主管漢斯-格奧爾格·庫佩斯鍾情務實且可以不斷完善的工作

作者: 湯瑪斯•朗

  漢斯-格奧爾格·庫佩斯(Hans-Georg Küppers)的辦公室位於文化部四層,這裡距離瑪利亞廣場不足一百米,在慕尼黑老城的中心地區。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陽光透過一排窗戶,照進寬敞的會議室。這裡環境舒適,風格簡潔。年屆六十、平易近人的庫佩斯先生邀請我坐到會議桌前。自2007年以來他一直擔任文化部主管,被公認為是一個務實、總是以解決問題為己任的行動派。他喜歡這種評價,因為這說明他樂於做實事。但他強調自己並非僅僅擅長解決小問題,他曾聘任馬蒂亞斯·利林塔爾(Matthias Lilienthal)為慕尼黑室內劇院經理,聘任瓦列里·格吉耶夫(Valery Gergiev)擔任慕尼黑愛樂首席指揮。不過,這麼說未免有些失之偏頗:“從廣義的文化工作角度來看,我認為圖書館或業餘大學與室內劇院或愛樂樂團同等重要。”

  至少到2019年,庫佩斯都將擔任文化部主管。在被問起未來幾年的工作重點時,他首先提到叫做創意區的地方。在距離市中心不到三公里的原軍營地區,除一所小學和一所高校之外,那裡還將會有商業、住宅和文化區落成。那些體現在老建築之中的創意不應被淹沒和取代,而應該構成這個城市空間的核心要素。對庫佩斯而言,在該地區的規劃中納入這類自由創意格外重要。

  這位文化部主管認為,跨文化工作和包容性是慕尼黑市文化發展領域的兩大主題。他特別提到慕尼黑的居民來自眾多不同國家。他不僅僅希望看到有著多元文化理念的民眾被寬容對待,也希望鼓勵他們積極參與和豐富慕尼黑的文化生活。他的包容理念也遠遠超出建設無障礙通道的範疇。慕尼黑市希望激勵在生理、精神或者心理上有障礙的人士建設屬於自己的文化。慕尼黑作為首個簽署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的城市,這也符合它的城市形象。

  他認為,慕尼黑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城市規模卻沒有過度膨脹。昔日的口號“有心跳的世界級城市”,他覺得今天仍然適用。他在採訪時表示,聖雅各斯廣場是他格外喜愛的地方。這個位於市中心、昔日的交易市場在二戰中被摧毀,幾近閒置了60年,曾被用作停車場。如今,眾多遊客前來聖雅各斯廣場參觀新建的猶太教堂和猶太博物館,市立博物館和富有傳奇色彩的城市咖啡館令這裡變得生氣勃勃。“那裡充滿了生活氣息”,庫佩斯說道,“在那裡,既有閒逛人士也有公司職員,還常常可以看到媽媽和正在玩耍的孩子。”在這個地方,並非一切都已完備而靜止,生活仍在不斷發展變化。

  除了這個位於鬧市的廣場,居住在樹木繁茂、寧靜怡人的索恩區(Solln)的庫佩斯還特別鍾愛伊薩爾河。自從這裡回歸自然以來,一旦置身河畔,慕尼黑市民總會不經意間忘記自己身處一座百萬人口的城市之中。庫佩斯最希望看到這種自然開放的地段能夠保持不變。這裡無需通過開設諸如河畔咖啡館之類的場所來變得更有魅力。“就讓這裡保持原狀吧。人們自然會來到這裡。”

  在採訪的最後,我們談到城區文化。這個概念一方面包括各個城區圖書館,它們每年共有470萬人次的訪問量,還向慕尼黑的學校提供流動圖書館服務。另一方面也包括“Bookuck”(譯者註:這個口號將德語裡的“圖書”和“看”兩字合二為一)這樣的活動,這個活動旨在吸引慕尼黑市民對本街區書店的關注。“居家之處,要有文化”,庫佩斯說道。這類文化活動不一定要在市中心舉辦,也可以在市民自家門口。街區的文化通過附近市民的親身參與得到發展,也可以通過大家集思廣益來舉辦活動。庫佩斯認為,這些才是報紙應當報導的事情。“文化對於一座城市的精神文明建設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在我們談話即將結束的時候,庫佩斯走到辦公室後牆的架子前,取出一塊黑色碎片,放到我的手裡。這是他從魯爾河畔的家鄉帶來的一塊煙煤。我把它拿在兩手之間反復掂量,完全看不出其中蘊含著巨大的能量。當我把它還給庫佩斯的時候,煤塵已經將我的指尖染成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