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傍晚五點的上海指南(3)
延慶路

延慶路街景
延慶路街景 | © btr

在關於“路”的所有名言裡,魯迅在小說《故鄉》裡的這一句最著名:“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位於前法租界的延慶路(Route de Grouchy)在現實層面樸實地印證了魯迅的話。

作者: btr

    一百年前,那兒原本只有一條從東湖路通向華亭路的小道;但其後——照《上海市徐匯區地名志》裡的記載——“行人日多,路面漸寬,於1919年左右,法公董局在原有泥土路的基礎上,拓寬延伸至常熟路,成現狀。”

    一百年後,延慶路始終維持著原先的長度(496米)和寬度(車行道寬7-7.5米),並成為上海64條“永不拓寬的馬路”之一。且不管永遠有多遠,延慶路至今仍是我最喜歡的上海小馬路。
神秘的麻雀 神秘的麻雀 | © btr     從常熟路向東拐入延慶路,過華亭路後漸漸劃出一道神奇的弧線:起先明明向東,不知不覺間已與將要北上的富民路接上了頭,就好像僅僅這書法般的一筆就寫出了這個城市街道的秉性——這裡的街道不總是筆直的、棋盤狀的,有時它們會近乎任性地拐一個彎;而一個彎,常常意味著一道捷徑。然而,或許因為捷徑的終點是五條馬路(延慶路、東湖路、長樂路、新樂路、富民路)的交匯處、因此車流頗為壅塞,而延慶路又是狹窄的單行道,所以汽車漸漸退讓、擇他路而行,連一度取道此地的49路公車也在世博會後改道。最終,這條馬路成了步行者獨享的捷徑。

    假如要為延慶路繪製一張步行地圖,那麼這張地圖一定會有好幾個圖層:歷史的、建築的、商業的、地產的……然而對於一個幾乎每週都來報到的散步者(如我)而言,私人記憶的圖層會疊印在所有這些圖層之上。並不是說弄明白哪棟樓是歷史保護建築、哪座別墅是文藝復興風格、哪條弄堂裡曾住過革命志士、哪間糧油店裡有賣餛飩皮不重要,而是說私人記憶更直接地勾連了人與地,讓一條馬路成為“我的馬路”,讓一個地方成為情感與回憶的超級連結。

    所以,當我再一次經過延慶路159號、就算門口的梧桐樹上空空如也,我也會想起某個晴朗的春日午後,曾有一隻松鼠靈巧地從伸出圍牆的晾衣杆頂端輕盈地躍起,循著樹幹往上倏然而去;又或者,經過那間字體特別古雅傳統的“隨意飲食店”時,我總不忘透過玻璃窗尋找一下那只懶貓的身影。記憶讓人擺脫一時一地的局限,生活在所有的時間裡。

  • 延庆路街景 © btr
    延庆路街景
  • 同城球队人气指标表 © btr
    同城球队人气指标表
  • 随意饮食店 © btr
    随意饮食店
  • 临时晾衣处 © btr
    临时晾衣处
  • 无题 © btr
    无题
  • 出售 © btr
    出售
  • 即将拆除的建筑 © btr
    即将拆除的建筑


    於是也有失落的時間。某日,數周前還貼著“也是醉了”橫批的西班牙小酒館“三隻狗”,突然被貼上了蓋滿紅章的官方大海報。“衡複”(衡山路-復興路)地區恢復歷史原貌的活動就那樣開始了。沒有人知道要恢復成哪一段歷史的原貌,但總之,牆壁被刷成了一樣的顏色,招牌也統一成了中英文對照的,連我常去光顧的山東餃子館也第一次有了英文名字。而延慶路、華亭路口那間掛著領導人肖像畫、兼賣壽司簡餐的畫廊,也被“恢復”成了一棟空宅;黃昏時分,有野貓定定地蹲著,發亮的眼睛像監控攝像頭。

記憶讓人擺脫一時一地的局限,生活在所有的時間裡。


    然而延慶路終究還是自顧自地邁向了新時代。神出鬼沒的塗鴉藝術家在黃色的落水管道上添上了幾個讓人笑的哭臉;東方紅舊貨店門口換上了新油畫,油畫畫的似乎就是這間舊貨店;冬日寒夜,賣手工爆米花的爺爺又出現在弄堂口,火光閃耀間,一聲巨響被迅速翻譯成迷幻的霧氣和撲鼻的香,騎著共用單車穿越那團迷霧的少年停下了腳步;咖啡小店門口的煙蒂投擲處,成了“申花 vs. 上港”的同城球隊人氣指標表,煙民們用煙蒂投票;而春節前夕,電線杆上重新掛上了被單、香腸和鹹魚。一切就這樣恢復了生機,約瑟夫·博伊斯大概會稱之為“社會雕塑”吧。
  • “社会雕塑” © btr
    “社会雕塑”
  • 无题 © btr
    无题
  • 无题 © btr
    无题
  • 也是醉了 © btr
    也是醉了
  • 已经迁移的公交站 © btr
    已经迁移的公交站


    而這件“雕塑”之所以讓人百看不厭,除了隨時日不息的變化外,還因為它始終保有某些神秘的東西。總有幾扇始終未見打開的門,幾條蜿蜒至深處不知所終的弄堂。還有那群最最神秘的麻雀,它們不知為何總是聚集在121號附近,數量以百計,時而團體操表演般傾瀉而下,時而又騰空站上高處的電線五線譜,嘰嘰喳喳地奏出迷之交響。
 
指南:列印12張空白的延慶路地圖,每月記錄(或拍)下沿路商戶、動物、塗鴉及其他一切激起感覺系統裡的一聲“啊”的事物。年底依照地點集納,或製成GIF動畫,或以某處為背景寫一個虛構故事。
延慶路十八弄12號 延慶路十八弄12號 | © b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