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艺术家亚历克斯·阿尔维纳·钱伯兰访谈
停止排斥,包容相待

 
© Alex Alvina Chamberland

亚历克斯·阿尔维纳·钱伯兰(Alex Alvina Chamberland)是一位表演艺术家兼作家,他和我们分享了跨性别身份、跨性别女性对男性的吸引力、性别研究以及酷儿联盟话题。

作者: 思尔闻(Silvan Hagenbrock)

歌德学院:亚历克斯·阿尔维纳·钱伯兰,您想从人类身上看到什么?
 
更多同理心,更多激情,更多脆弱,更少对这些特征的恐惧,批判的同情心,参与的意愿,学习的意愿,将知识与情感直觉相结合的意愿,质疑真相与假象的意愿,撰写更多关于爱与深度的意愿,在WhatsApp上少写短信“嘿,怎么了”的意愿,用有魔力的关系取代漫不经心态度的意愿,反思、倾听和停留,以及必要时做出反应和采取行动的意愿,心无旁骛、活在当下的意愿,减少对传统美的关注,更多地关注永恒抗衡的美丽时刻,放空自己,挥洒忧伤和快乐,以及在秋天走钢丝保持平衡,挑战脆弱内心的意愿。

海蒂·克鲁姆(Heidi Klum)将于2019年秋季推出名为《变装皇后》(Queen of Drags)的新节目,灵感来自大获成功的美国电视节目《鲁保罗变装皇后秀》(RuPaul's Drag Race)。ProSieben电视台公布节目计划后,《鲁保罗变装皇后秀》的粉丝们惊愕不已。批评人士表示,这种节目形式不仅仅是“文化挪用”——更是“文化滥用”。您对(关于将交织性纳入主流)的言论作何评价?
 
我从未真正关注过《鲁保罗变装皇后秀》,所以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一方面,变装文化没有被推到社会边缘,这一点很棒;另一方面,酷儿文化在娱乐层面收到吹捧。在这个新自由主义的进程中,许多政治话题和更深层次的问题浮出水面。
 
您在舞台上运用自己的文本、声音和舞蹈元素。最近,您在Wienwoche——反抗政治和社会压迫的艺术节——期间表演了关于您获得跨性别身份的作品《拯救世界或至死方休/女巫决定/我的(跨)女性化/献祭的舞蹈/无题,只有浪潮》(Heal the world or die trying/Witches decide/My (trans)femininity/Danse Sacrale/No title only tidal wave)。您将表演场所设在奥托·瓦格纳医院(Otto-Wagner-Hospital)。二战期间,许多妇女和儿童曾在那里被归于病态并惨遭杀害。如今,社会不再将跨性别身份归于病态,这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部作品的主题并不是跨性别身份——该作品在更广泛的层面上传递关于女性特质、自我牺牲、关怀、同理心以及密集接触世界的信息,跨性别身份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但总的来说,不再将跨性别身份归于病态,意味着我们能够做回自己,同时也为自我赋予跨性别身份之外的涵义。我讨厌这种对于“做你自己”等于允许你表达自己的跨性别特质的简单解读。这只是自我的一个方面,一个不幸被污名化和压制的方面。但做你自己是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命题,因为即使我们认为自己不太像河流,而更像平静的湖泊,湖泊仍然有新的水流入流出,这些水会蒸发,并以雨或雪的形式倾泻而下。我的观点是,我的职业,我想要给世界的,是包孕诗意的散文和拓展存在空间的艺术——我的跨性别特质是次要的,纵使性取向和仇恨的投射对我的存在造成的干扰也是我的作品的核心主题。我认为,我用自己的文字作品能够做的具有最浓政治色彩的事情,就是讲述自己生命中的完整、敏感、感性、复杂,有时甚至令人尴尬的真相,因此希望在身份之间建立联系,而绝不作可耻的让步。
 
问题的另一个要素是认识到跨性别者一直存在。认为跨性别是某种“新风潮”,这是一种殖民主义被粉饰的、罔顾历史的危险想法。新的概念是以激素替代疗法和手术,但这不应该成为跨性别特质的焦点,尽管这个概念的确改变了我们现实的某些方面。

亚历克斯·阿尔维纳·钱伯兰在维也纳演出 亚历克斯·阿尔维纳·钱伯兰在维也纳演出 | © 思尔闻 您的目标受众是谁?您想用自己的作品产生什么影响?

我创造的任何作品都没有所谓的目标受众。我的工作就是尽可能保持诚实坦率的态度,和任何觉得有必要倾听的人对话。当我表演的时候,我的目标是走进到内心深处的自己,忘掉自我和观众。这是一种诱惑,一种深层分享形式,这是我们人类极少采用的相互联系的方式——回归到最本真的赤裸状态,无关乎遮蔽身体的衣物。对我而言,这自然是一种宣泄,一种对孤独的暂时逃避,我只希望将这样的情绪传递给观众——无论他们是谁。当然,我也希望为其他跨性别女生的生活带来多一点包容、理解和迷人魅力,但如果只有她们对我的作品有强烈共鸣,我作为一个作家/艺术家/灵魂/人/水母/猫女将会感到羞辱。幸运的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尽管我的作品非常政治化,但并不指向企图扼杀抽象和未知的政治观点。政治上,我希望改变我们未曾关注过的自身的部分,敞开心扉,拥抱世界,直到我们不再害怕自己的脆弱。 

我希望不仅我们,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够实现这样的平衡。不过在此之前,我仍然希望自己站在更多给予的一边。

跨国酷儿联盟如何对抗将跨性别人群归于病态的现象?
 
无论是在“石墙暴动”中冲在最前线的跨性别女性,还是以性工作收入资助首届雅典骄傲节的帕奥拉·雷维尼奥蒂(Paola Revenioti),跨性别女性往往是酷儿运动的主导者,也是起身反抗和激进变革的鼓动者。尽管如此,我们今天仍然处于女性和LGBT群体的底部。或许现在是时候拿回我们付出的一切了。我希望不仅我们,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够实现这样的平衡。不过在此之前,我仍然希望自己站在更多给予的一边。  

顺性别者如何与你们一道成为联盟的一份子?
 
停止排斥,包容相待。保持坦率心态,和我们交友,和我们相爱,不把我们视为性欲亢进者或无性恋者。认识到作为跨性别者,通常会带来与我们所有人相关的,精神和政治方面的知识。为我们提供性工作之外的其他工作机会,同时支持性工作者的权利。

您提到了跨性别女性对男性的吸引力,以及这种现象将异性恋男性推向脆弱境地的潜力。能否详细谈谈这个话题?
 
这个话题我可以写满几页纸。在色情业中,众所周知,跨性别色情是异性恋男性群体中最畅销的色情类型。自从五六年前开始完完全全的跨性别女性生活以来,我越来越清楚一点:很大一部分直男对跨性别女性具有极大兴趣,而西方世界以外的许多男性进一步了解到,除了直女外,他们也会被跨性别女性所吸引。现在,只要这种吸引力仍处于地下状态,就会丧失重大潜力,并使跨性别女性在更大程度上被污名化,误导人们将跨性别女性视作肮脏的群体。但是,当这股吸引力变得开放而平常,则会把直男置于极其脆弱的境地。这种状况有可能改变我们对性取向和性别的看法,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消解性别二元论、正常生活的支配地位以及野蛮粗暴的男性特质。简单来说,跨性别女性以多种不同形式存在——许多依赖激素,有些有阴道,有些有阴茎,有些看起来比直女更直,许多像女性时装模特一样拥有大长腿和黄金比例身材(这些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成为美的标准)。所以对女性感兴趣的男性都会被一些跨性别女性所吸引,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后者的跨性别身份。而正是偏执阻碍了人们去认识这个有待探索的简单真理。
 
您曾在索德脱恩大学(Södertörn University)从事性别研究,主攻跨性别和交织性课题。对于正在考虑开始性别研究的学生,您对他们有何建议?这个研究项目会让学生拥有改变社会的能力吗?
 
不知道。性别研究课程类别很多。对我来说,有一些课程的教学方式过于教条、枯燥无味,我们被放入整洁的小盒子里,无从考虑如何打开盒子。也有其他性别研究课程为分析和解构复杂的交织权力动态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如果得到利用,这些工具自然可以用来改变社会。个人而言,之所以从事性别研究,是因为我觉得通过广泛阅读各类书籍文献而获得强化的认知,能够丰富自己关于社会结构的知识。这与我对艺术的看法不同。我从未在大学里学习过艺术,因为我想尽可能自由地找寻灵感,尽可能自由地选择不同的导师项目,在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Clarice Lispector)、阿兰达蒂·洛伊(Arundhati Roy)、薇奥莱特·勒迪克(Violette Leduc)、玛琳娜·茨维塔耶娃(Marina Tsvetaeva)和戴蒙达·加拉斯(Diamanda Galás)之间自主选择,而不是报名参加某个课程。我感到学校真的无法教授艺术和写作。学校至少不是主要的场所。反过来,当我试图教授“创意写作课程”时,我总觉得自己将要面临一场灾难。每当我们通读我最喜欢的文学作品节选时,我都会在课堂上哭出来。我想这是我向学生传授的最重要的东西。保持敏感,不要退缩,让自己不停地流动,对“老师”或“作家”或“艺术家”的职业角色说去你的。这样,或许你就能迈出蹒跚的第一步,去追求真正有趣的东西。
 
对您而言,成为一名激励人心的行为艺术家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嗯……问题是我们是否需要激励人心?没人能够说得清一个有趣的艺术家应当具备哪些特质,不过感情丰富、待人真诚和些许幽默感(最好是黑色幽默)是(作为一个人)必须具备的重要品质。强烈感情的形式如此之多,刺耳的尖叫声和哑然无声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在表演过程和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应该给予其更多空间。哦,不,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不过,当你看到一名表演者/作家/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你会感到非常奇妙,因为作品是他们生命力的核心,仿佛一股喷涌而出、止不住的血液。

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分享心得!

思尔闻(Silvan Hagenbrock)进行了此次采访,珍妮·施密特(Jeanne Schmidt)为采访进行检索。

英文采访原文请于此处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