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道德消费
究竟是权力,抑或只是神话?

超市
© Hanson Lu

丽萨·尼尔(Lisa Neal)认为,如果顾客是国王,那么今天的消费者应该是该死的强大独裁者;朱莉安娜·弗里泽(Juliane Frisse)却持有相反的主张,她认为,可持续发展消费行为几乎没有产生广泛性的影响,它们只是使得我们的生活去政治化了。

作者: 丽萨·尼尔(Lisa Neal)和朱莉安娜·弗里泽(Juliane Frisse)

反方(朱莉安娜·弗里泽):你们只是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抚!

    有利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道德消费理念使我们的消费行为去政治化,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消费理念,这类消费行为也不适合每一个人,它们只适用于那些能够负担得起绿色产品的消费者。提倡环保消费的人士只是自我陶醉地参与其中。
 
    我尤其记得大约10年前我是如何成为一位讲求环境保护的道德消费者。当时我正在读大学,在学校找到了一份研究助理的工作(Hiwi-Job),时薪11欧元,于是,我那长期空着的银行账户突然充裕起来——每个月都会有几百欧元的进账。在满足最迫切的需求之后,我作了一个决定:从今往后只购买有机食品,关注肉类食品的饲养过程是否符合欧盟有机食品规定,关心蔬菜、水果的农药问题!归根结底就是要将气候变迁纳入自己的消费选择!这样的决定让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事。

这个有关道德购买的神话之所以如此动听,是因为它使我们所面对的很多问题似乎一下子变得简单了。

    我们可以在售卖有机产品的超市里拯救人类世界——这就是充满道德能量的环保购买神话。这个神话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事实:需求决定供给!在这个过程中便产生所谓消费者的影响力,也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拥有的权力。当消费者集体建立起绿色消费的决定,拒绝购买来自血汗工厂的食品和服装,而转向符合道德正确的替代品,那么就能够产生足够的经济压力,渐渐地在货架上摆放的就全部都是有机鸡蛋、由没有剥削的工厂公平生产的套头衫了。那些打折的商店和快速时尚消费连锁店屈服于这样的压力而倒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个符合道德正确的购买神话听上去非常美好,因为它提出了一点:就个人而言,我通过自己的每一个消费决定,亲自对这个世界产生实质的影响力,从而使我们的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相反,这也意味着,无论是孟加拉国(Bangladesch)的缝纫女工,抑或是危地马拉(Guatemala)咖啡种植园的农民,他们的福祉都取决于我们的购买决定。具体而言,就是当我进行购买决定的时候,究竟是缝纫这条裤子的工人没有受到剥削对我更为重要,抑或只是因为我喜欢其水洗工艺产生的效果、以及臀部裁剪非常合适,而买下某条快速消费品牌的牛仔裤。我们必须非常有原则,这样才能永远都作出道德越来越正确的购买决定。

环保购买是一个政治性问题,因此需要在政治领域予以阐释。

    是购买血汗工厂生产的产品,还是没有剥削的公平产品,答案不言而喻,因为与我们纠结于紧身裁剪款牛仔裤(Skinny Fit)抑或复古宽松型妈妈牛仔裤(Mom Jeans)不同,这两者不是可以相互替代的选项。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使得我们必须在这两者之间作出选择呢?就个人而言,我不知道有谁非购买来自血汗工厂生产的长裤不可。我也不认识什么人认为为了微薄的工资不得不每周六天、每天工作14个小时是可以接受的。尽管如此,人们在购买服装的时候,还是会默默地接受不公平的存在,因为其他标准对于他们而言更重要。因此,有关道德的责任不应该留给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去履行,也不应该推卸给消费者。哪一种工作环境是恰当的,人类是否应该同情动物、应该如何对待它们,这些都是政治问题。所以,这一切也需要在政治层面得以澄清。

    服装厂的员工需要建立工会之类的组织。相比我们消费者去购买公平生产的T恤,纺织业的工人能够在工会的组织下更有效率地从人们普遍遵循的伦理信念中获得益处,例如员工可以通过参与游行,与非政府组织合作,发起、推动和参加请愿(没错,即便只是在请愿书上签字,有时就能产生效果),从而形成政治压力。公共舆论的压力比起无形的手发挥更强而有力的影响。而且,即便那些无力购买有机产品的人,也能够参与到这些行动中来。与此同时,政府应该设置服装、电子产品和食品等进口商品的最低公平贸易标准。而相对于鼓励足够多的人去购买雄性鸡蛋(即如孵化将孵出公鸡的鸡蛋),禁止杀戮公雏鸡的法令则会有效得多。

除了让消费者自我感觉更好之外,购买有机产品在这份道德结算表上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道德消费确实使所有消费活动去政治化了,而不只是本来就具有政治含义的消费行为。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选择道德消费,与道德标准联系起来的消费只适用于能够负担此类消费的顾客。在某些工作环境下生产出来的五欧元一件的T恤可能会让人们心有不安(另外,别忘了,还有许多人对50欧元一件的T恤也会产生同样的情绪),但是他们无法选择符合道义公平的产品,完全只是因为口袋里的预算不够,而与道德无关。劝说单亲父母或者领失业救济金(Hartz-IV)的人重新调整自己消费的优先选项,从而使他们能够发挥拯救世界的作用,是滑稽可笑的。

即便是那些有强烈环境保护意识的人,通常也只是在某些特定的领域采用有益于环境的做法。

     我并不是要劝说人们放弃购买有机辣椒或经认证有利于保护热带雨林的文具,只是想指出,我们最好不要认定诸如此类的可持续消费行为能够长期发挥作用。社会科学家在人们的环境保护行为中发现了一种模式,他们称之为“拼缀型特征”(„Patchwork-Charakter“),它就是说即便那些有强烈的环境保护意识的人,通常也只是在某些特定的领域坚持保护环境的做法。在他们的生态收支平衡表上,就像百纳被一样,有着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补丁。具有拼缀型特征的环保人士可能会在有机市场持续购买东西,但在每年冬季也会心安理得地经过长途飞行到南半球去度假。所以,综合各个方面来看,那些坚持有机采购的人士在道德结算表上并没有突出的成绩,这些做法只是让他们的自我感觉更良好一些而已。
 
朱莉安娜·弗里泽(Juliane Frisse)是《时代周刊》(ZEIT ONLINE)和巴伐利亚广播电台(Bayerischen Rundfunk)的记者。自从她不再住在有机超市附近,而搬到Lidl超市斜对面之后,她购物车里有机商品的份额已经大大减少。不过,无论如何,她在搬家之前已经加入环境保护的浪潮之中。

正方(丽萨·尼尔):你只有微不足道的力量,还是利用起来吧!

    实现道德消费必须要付出极大的努力。丽萨·尼尔认为,尽管不可能永远都做到事事“正确”,但这并不是很糟糕

    当我从父母家搬出来之后,我的第一次采购实在一家有机绿色食品商店。因为已经习惯父母家冰箱里的食物,于是我去的依旧是Demeter有机超市和Zwergenwiese超市。我在购物篮里装了未来三天的食品,不过,在收银台我却花掉半个月的预算。

    几天后,当我头一次光顾Aldi超市的时候,觉得有些难为情,而且还戴上大耳机将自己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我想购买有机食品,因为我希望恰当及公平地消费。除了去折扣商店购物之外,我根本买不起有机食品。折扣商店尽管一开始并不接受供需的压力,但是它们最终会屈从消费者,从而也在货架上摆放一些绿色有机产品。消费习惯与消费能力并不匹配,看来,我必须对自己作为消费者的身份进行重新定位。

    我们只有经过极大的努力才能够实现有利于环境保护的道德消费。因为道德消费意味着我们需要学会知足。当然,一条新裙子是漂亮的、能够在晚餐桌上选择各种各样的抹酱、或是乘坐飞机横跨半个地球去休假,都是让人开心的消费。相反,改变这些行为却令人不舒服。但是,作出改变却是值得的,因为单一消费者的力量可能感到微薄,但是如果联合其他人的力量,那的的确确会对一些事情产生影响。每一个购买决定都具有价值,因此,我们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实际上正承担着相当多的责任。虽然我无法借着购买有机胡萝卜立即使世界得到拯救,但是长远来说我可以凭借个人的消费行为向企业和政策施加压力,为其改变尽一份力。每一次有机购买都有助于促使对于公平制造条件及具有巨额书里政策的需求作出一点贡献。

因为你购买的食品全部都是绿色有机、无包装的,因为你只购买在公平贸易、无剥削的工作环境下生产的服装,因为你在消费时做到二氧化碳零排放,而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是这样的!

    大概15年前,有机商店已经走出困境,但是,而对于穿着勃肯鞋(Birkenstock)的人们(在那个时候,这款平价鞋完全不像现在这么潮)就已经穿着自制的短裤了。今天,许多城市的市中心都开有多家有机商店、标榜公平贸易的服装店及地区性食物储藏餐馆(例如,一些自助餐厅通过“要么吃掉要么付费”等措施避免食物浪费)。正如纺织品零售商H&M及其他公司必须不负众望,提供可持续的产品,跳蚤市场和二手市场也再次流行起来。人们不必拥有汽车或者钻孔机,而是可以与他人共用。道德消费已经不适合于经济市场从小生境中走到了普通人的生活里。但是,这不是生产工作的结束,因为通常这些改变还远远不够。在大多数情况下,生产批量产品的工作环境一如既往地非常糟糕,生产商总是不断这样或那样自我开脱。这意味着,许多企业在公众场合都会表现得有责任意识,但实际上却没有真正履行相应的义务。

不关乎是否有能力,而是应该有意识地消费。


    为使在进行道德消费的过程中不气馁,我们现在有必要澄清三个最令人紧张不安的错误认识:

    首先:因为你只购买绿色有机、无包装的食品,只选择公平贸易、在无剥削的劳动环境下生产的服装,在消费时能够做到二氧化碳零排放,因此你就是一个更好的人。不,并非如此!通常这是一个钱包够不够鼓的问题,而且这种标准会对大学生、参加脱产或半脱产培训的人、供养大家庭的人、以及退休人士造成歧视。因为自己承受得起有机产品,而在面对不能负担者或者纯粹不愿意购买有机商品的人士的时候,就表现得高高在上,诸如此类的傲慢通常会导致程度更深的社会排斥和狂妄自大。问题的关键丝毫无关所购买的商品是否有机,而是有意识地进行消费。我们在买东西前,应该思考自己需要什么,并且要通过练习放弃这个或那个欲望,这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不再盲目地买买买,而是学会权衡并且感受产品获得的信息——很多信息都隐藏在产品或服务当中。

    第二:如果你是素食主义者,那么你完全有可能马上就成为绝对素食主义者。如果你的生活方式是纯素主义的,想必你一定已经放弃飞行的方式。如果你不乘坐飞机,那么你肯定在日常生活中以自行车代步,而且只吃在自己的小菜园种出来的蔬菜。不,并非如此!道德消费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套僵化的紧身束胸衣,人们不应该一旦试着穿上它就立即被紧紧地束缚起来、而且永远不能有例外。我的立场是,我可以只购买二手衣服,但是,我会飞往意大利过圣诞节。坚持道德原则的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存在矛盾。而且更重要的是,应该有勇气以批判的眼光分析自己所作出的各种选择。也就是说,你也可以否定自己的决定!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不断地整理、归类自己的消费选择,有的行为可以原谅,有些需要重新讨论和考量,以便将有意识的行为和习惯匹配起来。

道德消费并不是所谓的善人—布施,其重要原则是与他人分享。

    第三:道德消费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从我做起很好,但是如果认为自己进行道德消费,在道义层面或实践层面都与他人无关,很遗憾,那就错了。因为有利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道德消费,一定会越来越具有政治性和社会性——举例而言,来自消费者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蜘蛛侠(Spider Man)彼得·帕克(Peter Parker)的本叔叔(Onkel Ben)说过:“力量越大,责任就越大。”而我所知道的抵制雀巢公司(因该公司大量购买水权而侵占当地公民的水资源)、飒拉公司(Zara)(被指控剽窃)、快速时尚消费模式(Fast Fashion)之类的例子,应该就是消费者责任的体现。如果顾客是国王的话,那么今天消费者的权力应该可以和四处发号施令的独裁者相媲美。《圣经》里的年轻英雄大卫(David)在与人高马大的哥利亚(Goliath)的对战中,最后杀死了那个巨人,所以,让我们信任大卫多一点,而不必再去惧怕巨人哥利亚了!喋喋不休地抱怨在有机商店购物的顾客没有任何意义,那样做可能只能短暂地安抚自己的愧疚之情。与其抱怨顾客,还不如指出社会福利不足,以至于人们无法选择到哪里去买东西。这是我们能够做的!在这些方面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共同行动。

    假如在一天行将结束的时候,抗议已经不足够了,那么我们仍然可以在做饭的时候多做一份,端给隔壁领取领养老金的邻居,或者将不再穿着的衣服赠送给别人。这并不是所谓的行善布施,二十到的消费的重要原则的一部分:与人分享。
 
丽萨·尼尔(Lisa Neal)从五岁开始就是一位素食主义者了,目前她已经戒烟,并且在日常生活中进行大量的体育锻炼。除此之外,她的生活就相当单调枯燥了。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会带着她奶奶做的有机饼干来Fluter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