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气候变化和新殖民主义
作为新权力结构的气候殖民主义

着火的热带雨林:波多韦柳港(Porto Velho)附近亚马逊地区燃烧中的烟火
着火的热带雨林:波多韦柳港(Porto Velho)附近亚马逊地区燃烧中的烟火 |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Reuters/Bruno Kelly

浪费地球资源是造成环境灾难的主要原因。富裕的工业国家在使用资源的过程中不断剥削发展中国家。

作者: 佩特拉·薛恩霍夫(Petra Schönhöfer)

    2019年8月,世界惊恐地把目光转向巴西,对于地球气候系统和全球物种多样性至关重要的亚马逊热带雨林正在大火中熊熊燃烧。大火的烟雾一直弥漫到巴西的经济中心圣保罗,熏黑了那边的天空。全世界的科学家、政治家和知名人士都深感需要以某种方式作出回应。工业国家及其支持的跨国公司的行动是导致亚马逊河流域和世界许多其他地方发生生态与人道危机的主要原因,这一事实很大程度被忽略了。但在很多昔日的殖民地,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以及欧盟之间签订的限制性贸易政策协议而产生的对原材料的持续开采都是事实。 

每年都提前的地球超载日 

    每一年我们都会被严重警告。全球足迹网络每年都会计算出地球超载日的日期,意指我们耗尽地球本年度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的那一天,在当天起在本年度剩余的时间内人类生活消耗的资源进入透支状态,全球生态赤字将不断增加。自然资源是有限的:地球的生物承载力为每年每人1.7全球公顷,但是每个人每年平均消耗3.3全球公顷。目前世界人口习惯的生活方式,就好像他们拥有1.75个地球可以支配。这对环境带来了多方面的影像,如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2019年的地球超载日是7月29日,这是自1961年首次统计以来最早的日期。在世界范围的数字比较中,澳大利亚、美国、俄国和德国是全球所需的生态面积(ecological footprint)最高的国家。如果整个地球人口都达到德国的生活水准,那么我们不得不需要三个地球。

原材料争夺战 

    根据联邦环保局的数据,2018年德国用于机械工程、汽车和电子设备所消耗的化石燃料、矿物、金属矿和生物质达到13亿吨,其中包括铁、铜、钴、镍、锂、铂、钨、铟、镓和稀土等金属。德国对这些资源的消耗超过欧洲平均水平的10%,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100%。随着资源密集型生活方式在全世界不断扩展,对资源的需求也不断增长。其后果是灾难性的,据联合国估计,过去60年间全球的冲突有40%与原材料的开采与贸易有关。许多国家尤其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越来越依赖未经加工原材料的出口,这些原材料创造的价值大部分都留在北部发达国家。

作为新权力结构的气候殖民主义 

    这些数据显示,德国和其他工业国家的存活是以牺牲其他国家的生态为代价。近年,气候殖民主义一说开始流传。“这是基于一种发展模式,该模式通过剥削欠发达国家来使工业国家富裕。之所以能够创造财富,是因为富裕国家把负担转嫁给生态需要面积较少的国家”,分子生物学家、哲学家克里斯多弗·雷曼苏特(Christoph Rehmann-Sutter)在他的文章《阻止气候殖民主义》中写道。他认为,殖民主义与帝国统治结构有关,即各国在边远地区建立定居点,把当地的物资和产品带回家。雷曼苏特补充,如果我们考虑到全球经济实力的单方面分布,这个定义也适用于气候问题。“我提到的气候殖民主义有一个前提,这是在空间和时间上利用其他地域的生产方式,这使得人们更难以辨别所涉国家用来统治其他国家居民的帝国结构。在富裕的工业国家和昔日的殖民地之间仍然存在统治结构,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透支他人资源的生活方式 

    社会学家史特凡·莱瑟尼希(Stephan Lessenich)在他的《站在洪水边缘》(Neben uns die Sintflut)一书中写道,“我们没有透支自己的资源,我们透支了他人的资源。”他还研究西方社会繁荣的影响,并得到了相同的结论:欧洲高科技农业依靠的是阿根廷具有破坏性的大豆种植,泰国砍伐红树林是为了以极低的价格向我们提供虾,我们为建筑行业进口沙子却因此让非洲海岸受到侵蚀,我们的塑料垃圾在北太平洋漂浮打转,这些例子说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为工业国家的发展提供原材料,同时又充当它们的垃圾箱。无节制的增长引发气候灾害,生态上的不平等促使迁移和逃亡。
  • <b>热带雨林的成片砍伐</b><br>亚马逊流域的火灾绝不是巴西热带雨林遭受毁灭的开端,而是新一次的毁灭浪潮。几十年来,重要并生长良好的雨林都转变为大豆和甘蔗梯田,或者被开发为给欧洲市场提供肉类的牧业区。原本的雨林变成了可利用和可出售的土地。在这里进行生产的跨国公司及其客户有不少来自发达的工业国家。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WILDLIFE/M. Edwards
    热带雨林的成片砍伐
    亚马逊流域的火灾绝不是巴西热带雨林遭受毁灭的开端,而是新一次的毁灭浪潮。几十年来,重要并生长良好的雨林都转变为大豆和甘蔗梯田,或者被开发为给欧洲市场提供肉类的牧业区。原本的雨林变成了可利用和可出售的土地。在这里进行生产的跨国公司及其客户有不少来自发达的工业国家。
  • <b>榨干利润</b><br>欧洲的鱼类消耗也给全球的南部地区带来不利因素,塞内加尔就是一个实例。塞内加尔的主要食物来源是鱼类,这里有60万人以捕鱼业为生。但是,捕鱼协议允许欧盟的捕鱼舰队也可以在在非洲水域捕鱼。欧洲对鱼类的需求只靠欧洲周边海域已经不能满足。自2014年5月以来,欧盟被允许每年可以在塞内加尔言海捕捞14000吨金枪鱼。很多塞内加尔人却因此不能再以捕鱼为生,不少人被迫背井离乡。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imageBROKER/ Herbert Berger
    榨干利润
    欧洲的鱼类消耗也给全球的南部地区带来不利因素,塞内加尔就是一个实例。塞内加尔的主要食物来源是鱼类,这里有60万人以捕鱼业为生。但是,捕鱼协议允许欧盟的捕鱼舰队也可以在在非洲水域捕鱼。欧洲对鱼类的需求只靠欧洲周边海域已经不能满足。自2014年5月以来,欧盟被允许每年可以在塞内加尔言海捕捞14000吨金枪鱼。很多塞内加尔人却因此不能再以捕鱼为生,不少人被迫背井离乡。
  • <b>因石油引起的持续环境破坏</b><br>另一个例子是能源开采:在欧盟的资助下,跨国能源集团几十年来一直在尼日利亚的尼日尔河口从事石油开采。西方企业和当地精英是最大的受益者。大部分石油出口至欧盟,石油开采引起的环境污染和耕地破坏掠夺了当地百姓的生计,导致贫困和疾病。每年有几十万桶室友从泄露的管道中渗出。许多石油公司不遵守尼日利亚的法律,从而支撑了当地腐败的社会结构。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Reuters/Akintunde Akinleye
    因石油引起的持续环境破坏
    另一个例子是能源开采:在欧盟的资助下,跨国能源集团几十年来一直在尼日利亚的尼日尔河口从事石油开采。西方企业和当地精英是最大的受益者。大部分石油出口至欧盟,石油开采引起的环境污染和耕地破坏掠夺了当地百姓的生计,导致贫困和疾病。每年有几十万桶室友从泄露的管道中渗出。许多石油公司不遵守尼日利亚的法律,从而支撑了当地腐败的社会结构。
  • <b>参与手机制造的童工</b><br>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全世界有1.68亿童工,其中很多是在非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南部有4万儿童在矿区劳动,刚果是手机生产不可或缺的钶钽铁矿、钴和其他贵金属的最重要出口国之一。随着全球对电子产品需求的增加,对原材料的需求也不断上升。因为对原材料控制的争夺,开采区充斥着大量的暴力冲突。矿物开采总是伴随着侵犯人权、危害健康、破坏耕地等问题。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Reuters/Goran Tomasevic
    参与手机制造的童工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全世界有1.68亿童工,其中很多是在非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南部有4万儿童在矿区劳动,刚果是手机生产不可或缺的钶钽铁矿、钴和其他贵金属的最重要出口国之一。随着全球对电子产品需求的增加,对原材料的需求也不断上升。因为对原材料控制的争夺,开采区充斥着大量的暴力冲突。矿物开采总是伴随着侵犯人权、危害健康、破坏耕地等问题。
  • <b>电子垃圾海啸</b><br>随着消费的增加,电子产品的寿命也在缩短。2018年,全球产生了4850万吨电子和电力废物,也称为电子垃圾。在欧盟,每年的电子垃圾近1000万吨,只有20%得到回收,15%出口到非欧洲国家。因此,联合国发出了对“电子垃圾海啸”的警报。世界上最恶名远扬的电子垃圾堆放地在加纳首都阿克拉附近的阿博布罗西。这里生活着6万人,他们回收消费者扔掉的垃圾。为了得到有用的金属部件,他们燃烧塑料或橡胶外壳,释放出会严重危害健康的有毒气体。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dpa/Gioia Forster
    电子垃圾海啸
    随着消费的增加,电子产品的寿命也在缩短。2018年,全球产生了4850万吨电子和电力废物,也称为电子垃圾。在欧盟,每年的电子垃圾近1000万吨,只有20%得到回收,15%出口到非欧洲国家。因此,联合国发出了对“电子垃圾海啸”的警报。世界上最恶名远扬的电子垃圾堆放地在加纳首都阿克拉附近的阿博布罗西。这里生活着6万人,他们回收消费者扔掉的垃圾。为了得到有用的金属部件,他们燃烧塑料或橡胶外壳,释放出会严重危害健康的有毒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