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德国电影中的科幻世界
从巴伯斯贝格出发,到太空旅行

法斯宾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间》剧照(局部)
© 法斯宾德基金会

大约100 年前,德国电影里首次出现了登月的情景。此后德国制作了多部可以和好莱坞大片媲美的长盛经典作品。

作者: 厄恩斯特∙施莱肯贝克(Ernst Schneckenberg)

    早在1902年电影业的早期,就可以在乔治·梅里爱(George Méliès)导演的电影《月球旅行记》(Le Voyage dans la Lune)中看到人类登月的情景,这部电影以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的同名小说为基础,和正确的科学事实相比,影片更为关注的是人类的想象力。25年以后,德国电影首次出现了登月一幕,这是弗利茨∙朗(Fritz Lang)导演的影片《月里嫦娥》(Die Frau im Mond),本片制作复杂,拍摄时启用了影片《大都会》(Metropolis)的部分技术人员。1929年10月15日《月里嫦娥》在柏林UFA电影宫举行了首映式,出席的重要人士除了媒体大亨阿尔弗雷德·胡根贝格(Alfred Hugenberg)和美国大使,还有诺贝尔奖得主爱因斯坦,可以说他担保了本片的科学严肃性。事实上弗利茨∙朗在涉及登月火箭的相关事务方面,聘请了当时的火箭研制先锋赫尔曼∙欧波特(Hermann Oberth),他研制的火箭不仅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日后制造的太空火箭类似,而且也与战争中使用的V1和V2火箭相同。所以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下令销毁所有为此部电影制做的火箭模型,以便对新武器的研发进行保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弗利茨∙朗为拍摄电影发明的火箭起飞倒计时环节后来的确成为载人火箭起飞前的固定程序。
 
    弗利茨∙朗这部长达三小时的太空电影是UFA电影公司的最后一部大型默片,之后截至到1933年,有一系列大成本电影紧随其后问世,它们都被打上乌托邦的烙印。这些电影都是关于大型技术项目的科幻片,例如影片《F.P.1没有应答》(F.P.1 antwortet nicht)讲述的是人们为了加强欧美之间的飞行交通,在大西洋建造巨型降落台。影片《隧道》(Der Tunnel)讲的是在欧美之间建造地下通道,影片《黄金》(Gold)反映的是在核反应堆的帮助下,铅变成了黄金,古老的炼金术梦想得以成真。在其中两部电影中,汉斯∙阿尔伯特(Hans Albert)扮演的德国英雄完成了技术上的创举。

告别太空

    1933年之后,纳粹德国的电影政治专注于内容明朗且富有戏剧性的题材,此后纳粹政府斥资拍摄了多部有关历史领袖的歌功颂德的大型电影,如《欧姆克吕格》(Ohm Krüger),《弗里德里希大帝》(Der große König),纳粹政权对能给人类带来福祉的科技英雄没有兴趣。1943年正值二战期间,UFA电影公司为纪念公司成立25周年制作了电影《男爵明希豪森历险记》(Baron Münchhausen),在电影中汉斯∙阿尔伯特扮演闵希豪森男爵,登上了月球,不过他乘坐的不是火箭,而是炮弹。
 
  •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 Bavaria Film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 Bavaria Film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 Bavaria Film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局部)
    50年代在冷战的阴影下,科幻电影在美国进一步发展壮大,成为流行的电影类型,同类型的关于未来的电影也在苏联蓬勃发展。同一时间德国受到了战争重创,人们更愿意在反映故乡的电影中寻找归属感和安宁,而对表现科技前景和征服宇宙的电影没有兴趣。就算电影制作者有这样的想法,也会因为缺乏资金而以失败告终,况且当时的德国人不具备相应的技术知识,这就更是一个障碍了。 

民主德国的太空电影 

    联邦德国60年代的电影业没有发生变化,但东德在1960年继弗利茨∙朗的《月里嫦娥》之后首次尝试拍摄太空电影。影片叫做《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飞船》(Der schweigende Stern),这是在东德影院上映的第一部科幻电影,是《人造卫星1》(Sputnik1)上映后的两年半。《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飞船》由波兰科幻作家史坦尼斯劳·莱姆(Stanisław Lem)的同名小说改编,彩色宽银幕片,讲的是飞向金星的科研远征,制作费用非常昂贵,由位于巴伯斯贝格的德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DEFA)与波兰电影公司联合制作。当时人们打趣道,由于《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飞船》中科幻未来的布景,东德一年的电影制作都泡了汤。
 
    10年以后,德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制作了一部本公司历史上最为昂贵的电影——《信号——太空历险记》(Signale-ein Weltraumabenteuer),同样也是德国波兰联合制作。德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60和70年代制作的科幻电影与《星球大战》以及美国其他类似的影片如《星际迷航》(Star Trek)在内容上有所不同,美国电影主要刻画了人类在太空的争端,而德国影片塑造的是宇航员的故事,这些宇航员都是多国选送的科学家,同时影片也保证了科幻的观赏性,值得一提的还有影片《星尘》(Im Staub der Sterne)。但在观赏性这一点上,从长期效果来看德国电影有限公司制作的电影并不能跟美国制作的越来越复杂的大片相比,所以这段历史就成为德国电影有限公司历史上一段有趣的篇章。 

电视里的科幻 

    60年代美国和苏联竞相通过登月的影片争夺公众的注意力,那时在联邦德国人们也第一次目睹了太空历险,不过不是在影院的银幕上,而是在电视机荧屏上。1966年9月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开始播出7集的科幻剧《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Raumpatrouille. Die phantastische Geschichte des Raumschiffes Orion),每两周的周六晚在新闻之后播出。该剧由德国公共广播联盟的子公司巴伐利亚电影有限公司在慕尼黑盖瑟尔卡斯泰克演播室制作,花费了340万马克,是当时德国电视业最昂贵的电视制作,该剧收视率极高,很快就成为经典作品。本文作者当时也是对宇宙飞船非常感兴趣的众多年轻观众之一。该电视剧激动人心,令人耳目一新,之前人们只在电影院里看过类似的美国电影。让人失望的是,本剧只有7集,没有后续。大约25年之后,这部电视剧在1990年被重新剪辑,晋级为一部影院的热门电影。当然这也是人们的怀旧情怀所致。
 
    《宇宙飞船猎户座号历险记》是德国电视荧幕上仅此一例的太空剧,美国剧《星际迷航》后来在德国也有很多着迷的观众。之后也有人尝试模仿美剧,制作德国本土的科幻剧。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罗兰·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他1984年在施瓦本地区废弃的洗衣机工厂拍摄了电影《诺亚方舟法则》(Das Arche Noah-Prinzip),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太空站的故事。人们嘲笑埃默里奇是施瓦本的斯皮尔伯格,后来他去了美国,1996拍摄了一部有关外星人入侵的电影《独立日》,成功变身为好莱坞“灾难片大师”中的领袖人物。 法斯宾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间》剧照(局部) 法斯宾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间》剧照(局部) | © 法斯宾德基金会

科幻电影——电影产业的小众产品 

    自70年代起德国断续出现过个别科幻电影,它们都是使用活动布景的低成本制作,这些影片表现了社会的灾难性衰败,例如赫尔∙玛萨德斯(Helma Sanders)拍摄的《蛾摩拉最后的日子》(Die letzten Tage von Gomorrha),莱纳∙埃尔勒(Rainer Erler)拍摄的《佳尼美德行动》(Operation Ganymed),后者明显受到了经典科幻影片《人猿星球》(Planet der Affen)的影响。由法斯宾德导演,西德广播公司制作的上下集影片《世界旦夕之间》(Welt am Draht)是一部富有原创性、制作精彩的杰作,该片起先在电视上播放,后来由于法律纠纷停播,时隔37年即 2000年才允许再次播出。在《黑客帝国》的“虚拟现实”成为科幻电影标准题材之前,《世界旦夕之间》就已经展示了虚拟世界设下的陷阱,电影情节是在一个侦探爱情故事中展开。法斯宾德和摄像师米夏埃尔∙巴尔豪斯(Michael Ballhaus)通过独特震撼的手法,成功地完成了这部作品,影片中存在大量设有镜子的情景,主人公在此必须要直面自我的虚拟镜像。《世界旦夕之间》虽然是一部电视作品,但它却是德国电影业中屈指可数的几部精彩科幻影片之一。遗憾的是,这部作品是德国业界历史上仅有的特例,其命运跟弗利∙茨朗导演的影片《大都会》、《月里嫦娥》一样,德国电影有限公司拍摄的太空电影同样也只是昙花一现。在德国,科幻影片没有变成独立的类型,它既没有能够在电影界,也没有能够在电视界立足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