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巴赫美术馆 更广阔的空间,更多样的艺术

马蒂亚斯·穆林
马蒂亚斯·穆林 | 图片(局部):©伦巴赫美术馆

位于慕尼黑的伦巴赫美术馆(Lenbachhaus)经福斯特建筑事务所(Foster+Partners)耗时扩建后,于2013年再次向公众开放。歌德学院网络杂志对馆长马蒂亚斯·穆林(Matthias Mühling)进行了一次采访。他从美术馆生动的历史谈起、从博伊斯谈到展厅地板——并谈及美术馆如何从布莱希特的《三分钱歌剧》中取得灵感。

穆林先生,市立伦巴赫美术馆于1929年向公众开放。在开馆的这八十年中发生过哪些重要事件?

  一般来说,博物馆和美术馆的设立可以追溯到昔日贵族的私人艺术品收藏,这些收藏在之后某个时刻得以向公众开放。伦巴赫美术馆却并非如此,因为它在建立之初就是用来收藏慕尼黑的艺术品。因此,对于这座城市来说,伦巴赫美术馆从建馆开始就意义非凡。

  1957年,加布里埃尔·蒙特(Gabriele Münter)慷慨地向美术馆赠送了一批藏品,此后伦巴赫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因收藏“蓝骑士”(Blauer Reiter)画派的作品而蜚声国际。1972年,为了迎接慕尼黑奥运会国际游客的到来,美术馆进行了扩建,由此也获得了更多国际声誉。

  此后,1979年购入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装置作品《撕开你的伤口》(Zeige deine Wunde) 成为了美术馆的重要转折点,我们因此获得了国际艺术界的瞩目和声誉。在我看来,美术馆最有意思的阶段正是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不设教育门槛的美术馆

美术馆现在再次向公众开放,您对接下来的八十年有什么期待呢?

  我并不希望,我们坐在美术馆里的这一刻,清楚地知道在接下来的八十年中必须要做些什么。我们因此应该在此地思考这一问题。我个人特别期待的是,美术馆能够继续获得更多人的赞誉。即使是从来没有来过这个美术馆的人,也会喜欢这里这家画廊。

  我们是一家大众美术馆,我们的教育功能不设门槛。在这里永远很热闹,总会有孩子四处乱跑,因为大家知道,他们的行为在这里是被允许的。这就是我们的美术馆应该保持的样子,这就是我个人的期待。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蓝骑士”展厅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蓝骑士”展厅 | ©伦巴赫美术馆

1945年之后的政治乌托邦

您最近经常强调伦巴赫是一家市民美术馆。这句话该如何理解?

  市民一词本身的合理性在于,这座美术馆曾是由市民为市民而建。此外,馆藏本身也来自于市民。例如古典绘画陈列馆中的展品当时只为一小部分精英所欣赏,而我们这个展厅里的小幅风景画过去则是悬挂在普通市民家中的。

  市民性一方面表现在这些细微的形式上,另一方面表现在美术馆自1945年以来所秉承的政治乌托邦思想。这一政治上的乌托邦以构建政治议题为其社会责任。例如我们早期曾展出过威李·多尔蒂(Willie Doherty),他就有很多关于北爱尔兰冲突的作品。我们是在2001年之后的某个时段展出其作品的,正是那段时间公众突然又开始讨论起文化和宗教的冲突问题。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漩涡(Wirbelwerk),创作于2012年的装置作品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漩涡(Wirbelwerk),创作于2012年的装置作品 | ©2012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经典与现代的相遇

当参观者踏进美术馆古旧且历史感十足的入口区时,迎接他们的是欧文·沃姆(Erwin Wurm)的一系列雕塑作品。这是博物馆对外宣传的口号“经典与现代的相遇”的内部实践吗?

  的确,这也是我们的美术馆所秉承的原则之一——因为弗朗茨·冯·伦巴赫(Franz von Lenbach)就一直是将当代艺术与历史大家联系在一起的。十九世纪的折中主义中也隐藏着这种“共存”——当然一些双关语中也是。所以在某些展区我们确实能够看到这种经典与现代的结合。

欧文·沃姆(Erwin Wurm),无题,2008 欧文·沃姆(Erwin Wurm),无题,2008 | © VG Bild-Kunst Bonn, 2013,图:伦巴赫美术馆

“当下的体验”

在放置约瑟夫·博伊斯的装置作品《撕开你的伤口》的展厅里我们也能看到这种新与旧的相遇——地面并不是原本的水泥地,而是浅色的木地板。病例实验室具有起居室般的风格,这是有意为之吗?

  这里要表现的是今天的人们是如何展示博伊斯的。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装置作品的所有部分必须保持最初始的状态。另一种态度是对此无所顾忌。博伊斯在当时并没有刻意选择地面的材质。那是美术馆原有的地板,只不过其他展厅的地面早已经过翻修与那间不一样了。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约瑟夫·博伊斯《撕开你的伤口》展厅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约瑟夫·博伊斯《撕开你的伤口》展厅 | ©伦巴赫美术馆

   我们别忘了:对当下的体验是无比重要的。今天的博伊斯和1979年的博伊斯是完全不同的。这正是我所谓的美术馆的矛盾:从物理上来说,作品永远处于当下。现在几乎没有人会走进来,对着作品说:“这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因此,保持展品最为原始的状态并不是正确的收藏方式。我们必须时刻保持作品的新鲜感。

您曾经希望,伦巴赫能给公众带有具有知识性的消遣方式。对此您所指的是?

  我在这里引用了贝尔托特·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他认为:要让工人走进剧场,首先必须允许他们在那儿抽烟,其次必须时不时地播放汉斯·艾斯勒(Hans Eisler)的小曲儿。否则他们宁可回家——毕竟他们已经工作了十二小时。话剧的主题必须与他们息息相关,并且具有足够娱乐性。

  在所有对社会进行诊断的作品当中,布莱希特的《三分钱歌剧》是最重要的一部。而且,他为这部作品找到了恰当的表现形式:话剧、音乐、舞蹈、性——作品中包含了这一切元素。巨大的娱乐潜力令人难以置信。我知道,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是,努力追求这一目标在我看来就已足够理想了。

美术馆里您最喜欢的是哪个展厅?

  展出康定斯基作品的新展厅以黑色丝绸做装饰,尽管略显庄严,但它仍展现出包豪斯的精确风格——黑与白的碰撞:我对这间展厅简直爱到疯狂。不过我也喜欢很多其他的展厅。大家都以为,馆里的工作人员会对每一件作品都十分熟悉,但对我来说,总会有一副新作令我为之惊叹。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康定斯基展厅图 全新的伦巴赫美术馆:康定斯基展厅图 | ©伦巴赫美术馆

市立伦巴赫美术馆于1929年在肖像画家弗朗茨·冯·伦巴赫的艺术家宅邸开放。经过全面修葺和扩建后,美术馆于2013年重新开馆。新的附属建筑仍以1972年的地基为基础,因此美术馆在面积上并没有扩大。在原有建筑的基础上,新馆增加了一层展厅以及新的功能区,其中包括报告厅、大型餐厅、书店、能够容纳800名参观者的前厅、用于修复的工作室和400平方米的特别展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