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墙 柏林墙倒塌:25年之后

1989年11月10日博恩霍尔姆街的边防检查站
1989年11月10日博恩霍尔姆街的边防检查站 | Photo: Bundesarchiv, CC-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柏林墙倒塌25年后的今天,柏林分裂的痕迹犹存。

“这里真是过去的东柏林吗?”对刚刚从曾经的柏林博恩霍尔姆大街过境站骑车穿过的游客们而言,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些游客刚从一个衰颓的福利廉租房社区骑过来,社区的方方面面都显得贫穷,那里属于过去的西柏林。而现在他们站在距离刚才不过几百米之处,置身于普伦茨劳 贝格街(Prenzlauer Berg)的老建筑之间,这些建筑翻新一流,是过去的东柏林。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距今已有25年之久,足以让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东柏 林看起来恰恰是游客想象中西柏林的模样,反之亦然。不过,分裂的痕迹真的消失无踪了吗?

      我已在普伦茨劳尔贝格街住了几年,就住在离曾经的边界线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每天,我都能看到一段柏林墙残垣。它屹立至今,曾挡住那些试图看到驶往西柏林 方向铁轨的目光。25年以前,这里的房屋外墙摇摇欲坠,战争留下的弹孔清晰可见;公寓房配备的都是户外厕所和壁炉供暖;东德国家安全部(Stasi)的特 工监督着每个对政府抱有异见的人——这一切的一切我只能从书本和电影里了解。虽然我知道这座城市曾被柏林墙一分为二,这堵墙的其中一段甚至就从我的住所前 穿过,但几乎每天,我都会毫无意识地穿越曾经的边界线。德国的统一对我而言是件平常事。对大多数在1989年之后才迁来此地、或出生较晚的柏林人来说,感 觉也差不多。

      德国的分裂在我们看来是一段历史,但这分裂的痕迹如今犹存。如果身处茫茫宇宙,往黑夜中的柏林远远观之,就会看到城市西部由近乎白色的灯光照亮,而城市东 部则笼罩在温暖的橙色灯光里——这是因为不同地区还在使用不同的街灯。从对报刊的喜好来看,柏林也仍然东西有别:西部的居民大多爱读以前的西柏林日报《每 日镜报》,柏林东部则广泛订阅《柏林报》被。和从前的东德时期一样,柏林东部依然流行早早将孩子送去托儿所,而西部的家庭则乐于把孩子留在家里照顾。研究 结果表明,现在的老柏林人在穿城而过时,仍习惯于根据柏林墙的走向来辨别方向。

      25年的时光足以将东柏林的老建筑翻修一新,将街道翻修成崭新的柏油马路,并将大部分的东德痕迹消除殆尽。从前博恩霍尔姆大街过境站停放坦克之处,如今是 家超市。共和国宫已被拆除,巨大的列宁纪念碑被摧毁后,深埋在特雷普托区(Treptow)的树林里。即便如此,社会化程度的差异、不同的日常生活方式却 保留了下来。围墙两畔的人们有着不同的经历。问题在于,差异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这是否就是件坏事。

      今年11月9日夜晚,一项艺术活动将放飞发光气球,点亮曾经的柏林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使他们再次意识到这座城市曾被一分为二。而对于另一些人而言,这提醒了他们,分裂早已成为历史。东西融合是个过程,一个仍未结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