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当代中国城市变迁影像志

王庆松,《盲流梦》,2005年
王庆松,《盲流梦》,2005年 |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对于城市化问题,中国的诸多摄影师已经从形形色色的新颖视角加以了表现。他们不仅记录下因掠夺性的发展而被彻底更改的城市景观,同时也试图对如此巨变下的潜力与局限作出批判性的视觉评估。

作者: 溥松(James Poborsa)

急剧的城市化使得中国的城市在过去短短数十年内天翻地覆,关于这种变化,人们已经耳熟能详。记者们报导过,学者们研究过,居民们更亲身经过。但也许在艺术家们——尤其是摄影师们——对几乎失去控制的城市化的探讨中,人们可以汲取到一些新的感悟。

在许多人痛惜历史街区被空洞的大楼所替代时,另一些人则欢欣于居住条件的改善,新建筑发展的可能性,以及北京、上海等地成为未来之城的前景。过去一个半世纪里,从二十世纪早期芬兰-瑞典艺术史家奥斯伍尔德•喜仁龙(Osvald Sirén)的开创性著作《北京的城墙和城门》(The Walls and Gates of Peking),到当代摄影家徐勇和冯建国的作品,许多摄影师记录下了北京城的古老胡同和街道。

这些记录式的影像使我们得以一窥过去150年间的城市生活,也是对城市戏剧性变迁的最直观图解,想必任何熟悉如今西直门境况的人都心里有数。

上世纪80年代,当经济发展开始令城市化进程加快的时候,艺术家们也开始尝试用新技术来表现及批判城市生活。过去数十年间涌现出的影像中,最有趣的当 属莫毅的系列作品。莫毅于1956年生于西藏,80年代移居天津。他发现,同西藏相比,那里的生活是如此不同。于是,他拿起相机,开始记录和剖析他所体验 到的这种虚幻感。

他的系列作品《我虚幻的城市》(或者如他所称的《骚动》),就试图揭示城市生活虚幻、并且时常荒谬的混乱本质,以及漫步于现代城市中所体验到的 情感的疏离。他的多次曝光摄影作品所刻绘的那种带有层次感与纹理感的城市景观,并不容易为观者所充分理解。在凝视这些视角变形、间或扭曲了所有对象物体的 图片时,观者会陷入一时的慌乱、不快以及忐忑中,就像被拥裹在天津新兴步行街的熙攘人流中时的心情。

他的作品是对新天津生活混沌本质的尖锐的批判,描绘出在一个只顾发展、消费以及高速经济建设的城市中,人们被席卷入人群的那种惶然感。

经济的发展固然有多方面的积极影响,但也使中国城市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艺术家们以多种形式来表现这种破坏,许多人将汉字“拆”融入画面中。王劲松的著名摄影作品《百拆图》也许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尽管其他艺术家也在自己作品中以各种或微妙或显著的方式包含了这个字符。王庆松的舞台式摄影作品《盲流梦》描述了流动工人所处的破败的居住环境。这座摇摇欲坠、残破不堪的建筑物墙上有一个引人注目大字“拆”,这个潦 草的记号决定了它即将被拆除的命运。人们可以预见,不久后,这里就会有一座崭新的现代大厦拔地而起,而大厦的建造者,却是另一群流动工人。这些工人常常住 在工地上那些临时性住房里,被人多少带有些轻蔑地称作“盲流”、“外地人”,或学者口中的“流动人口”——只因他们为生存之故不得不四处流荡。

几年前,中国媒体经常采用一句流行的口号:“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然而,正如环保主义者以及那些致力于保存历史街区的人士所一贯指出的, 这种认定要进步就必须破坏的观念极其危险。这些历史空间的失去,不过是“现代化大跃进”对城市所造成负面影响的其中一个方面。另一个问题则是在城市化进程 中大量垃圾的产生。

北京摄影家姚璐是中央美术学院摄影系的副教授,他以一种独特而醒目的方式反应了城市垃圾问题。他的作品由上百张独立的照片经由图像处理拼凑而成,创造 出耐人寻味的现代景观。利用传统山水画的形式,他那些精心构思的作品以绿色防尘布为主体,用它们将中国四处的垃圾堆、建筑工地覆盖住,以压低灰尘、减轻空 气污染。这些画面是对以发展为名破坏环境这一现象的诗化反映,迫使我们正视这条横亘在我们预想中的现代城市景观与眼前的这种现实城市图景之间的鸿沟。

世界各国的许多摄影师也纷纷聚焦中国,创作出了一系列绝妙非常的优秀作品。美国摄影家马修•尼德豪泽(Matthew Niederhauser)拍摄了一些反映中国城市变迁的大型照片杰作。他目前正在制作一部名为《资本制造:一种北京的精神状态》(Creation: A Beijing State of Mind)的纪录片,将镜头对准几位中国最前沿的艺术家、建筑师、音乐家以及作家。

他的系列作品《伪乐园》(Counterfeit Paradises)检视了城市化荒诞而矫饰的本质,由开发者们建立起的恢宏建筑,在短短几年内就会被抛弃和摧毁。作为变化中的中国的纪实影像,他的照片 使我们不禁反思在数十年内剧烈扭曲的中国城市景观的发展,以及不惜违犯自然法则而铸造起来的离奇而怪诞的未来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