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独立还是孤独?
中国独立动画的发展现状

吴超作品《发生》实验动画剧场,4频~6频循环,23分钟
吴超作品《发生》实验动画剧场,4频~6频循环,23分钟 | Photo: © Wu Chao (吴超)

独立动画是建立在独立之精神上的一种动画作品。中国动画产业虽然在不断发展,但是独立动画却因为独立之精神和支撑体系的缺失而尽显孤独。但是,仍有一群人在不停地实践着他们的独立动画理想。

作者: 宋磊

前不久,由知名独立动画人皮三发起的第二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在北京举办。这个为期一周多时间,包含了讲座、展映、影片大赛等多个单元的论坛,获得了众多独立动画人的捧场,却没有拉到赞助。

    早在两年前,我就和皮三一起讨论过中国独立动画的问题。皮三对独立动画的一个定义我是比较赞同的,他说:“独立动画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和一种独立的精神。独立思考、独立创作、独立判断。”

独立之精神的缺失

    “独立之精神”,听到这个字眼,我依稀回到了1919年。但遗憾的是,和1919年的激昂澎湃相比,如今的中国独立动画就像独立之精神那样孤立无援,没有市场。

    当然,我必须要承认在最近三五年,中国出现了以雷磊、陈曦、刘健 、 吴超等等为代表的一批新的独立动画人,他们的作品在海外动画影展入围并获奖。我们通过《这个念头是爱》、《冬至》、《刺痛我》、《追逐》这些作品,知道这些导演的存在,也了解到原来中国还有这样一群导演在从事着独立动画的创作。

     如果中国是一个有着100万人口的小国,那么它有100个独立动画创作者,我觉得是很件幸福的事。但事实上中国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是一个有着 1000多所教动画的高等学府、每年有40多万动画专业毕业生的国家,如果只有大约几百人的专业独立动画人群体,那我只能感到一种悲凉。

    为什么中国独立动画人这么少呢?最根本的还是整个社会缺乏独立之精神。这里面有的人不会表达,有的人不敢表达,有的人不愿表达,也有一部分东西是不能表达。所以说,这种精神的缺失,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

独立动画舞台的缺失

    除了缺少独立动画人,中国还缺乏独立动画表演的舞台。目前我获知中国独立动画新作的最主要渠道是海外动画节展,哪个中国人的作品被海外节展收录了,我才知 道原来有这么一个人,他做了这么一部作品,他有着这样的思想,在技术上进行了这样的创新。我很少能通过本国动画节展发现这样的人,虽然中国每年有至少80 个动画节展在全国各地举办。

    皮三的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和深圳的独立动画双年展,是近两年国内主要的独立动画展示平台,但是目前它们都没有政府背景。不知是主办方在刻意回避政府,还是政府在刻意回避他们。

独立动画支撑体系的缺失

    在很多国家,独立动画项目是能获得政府资助的,但是在中国,独立动画人很难从政府那里拿到扶持资金。这是中国独立动画人生存环境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 政府目前对动画产业有较大力度的扶持,但是是出于两个考虑:一个是保护文化安全,另一个是追求产业效益。对于既不能贡献文化安全、又不太具有商业价值的独 立动画,政府关注的兴趣不大。

吴超是我一直比较关注和欣赏的独立动画人。她的独立动画处女作《追逐》非常有意味,最新的实验性作品《发生》用三个不同的内容屏幕同时播放,创造了 一种空间观看的场域。她从法国留学回来,目前在广州一所学校里教书。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我觉得中国高校的人事管理制度对她来说是一种束缚,她必须要花相当 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发论文、评职称,即使她对此可能毫无兴趣。我们衡量一个独立动画人成功与否的机制是缺失的。一个独立动画人即使做出了多么创新的作品,他 也必须回到中国国情中,回到传统的评价体系内,去与数万个平庸但却谙熟体系规律的竞争者去竞逐那可怜的几个职称升级的指标。

    这就是我观察到的中国独立动画发展的现状,可能有点悲观。中国独立动画人的自尊和身份认同目前只存在于他们那个小圈子中,出了这个圈子,他们的价值不在。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仍能从皮三和他所推动的独立动画论坛中汲取到星星之火的力量。真心希望这个活动办下去,也希望两年后的下一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能够找到属于它的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