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杨燕宜

杨燕宜
杨燕宜 | © 杨燕宜

杨燕宜教授曾在德国留学、生活9年,并获德国基尔大学音乐教育博士学位,目前在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任教。

  杨燕宜,曾在德国留学、生活9年并获德国基尔大学音乐教育博士学位。现任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副教授、副系主任,主要从事音乐教育学、音乐心理学方面的教学和研究。杨燕宜还是中德比较音乐教育学研究方面的专家,其所著的《中国音乐教育》在德国由维斯纳出版社于1995年出版,在中国她还与谢嘉幸、孙海合作出版了《德国音乐教育概况》(1999年,上海教育出版社)。

  杨燕宜与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教授沃尔夫冈•马斯特纳克(Wolfgang Mastnak)在学术上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并翻译其多部学术作品。

  除校内工作外,杨燕宜还在校外开展诸多音乐教育相关活动,并经常活跃于各种国际间文化、教育交流平台,组织教师培训等。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刚刚把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教授沃尔夫冈•马斯特纳克(Wolfgang Mastnak)的书《音乐心理学》翻译完毕。今年我有四个研究生毕业。我一对四给他们改论文,希望和他们一起对三年的教学和学习有一个圆满的交待。另外我还做一些科研工作。 现在的大学教师除教学外,还有科研指标需要完成。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是怎么开始的?

大约 9岁。我的外公、外婆在上世纪20年代时留学德国。我9岁时外婆从上海来北京照顾我。她给我讲了一些他们当年在德国生活时有趣的故事。家里也有一些老照片记录了他们在欧洲的经历。我在德国时曾想送一份特殊的九十岁生日礼物给外婆。我写信去达姆施塔特市政府寻找外公、外婆在那里户口记录,并说明此举的原因。德国人非常认真地查找了,但因在二战中许多资料被毁,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在德国的生活和学习为我建立与之前不同的思维和处事方式。德国人理性,善于思辨、敢于反思。他们对工作认真负责,对生活充满热情,让我对许多小时候学过的、有积极意义的形容词有了更深的理解,比如: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等。之前所受的教育告诉我,中国妇女勤劳,勇敢,但我对此没有很深的体会,是德国家庭让我知道到了这几个字的分量。我认识的许多德国家庭妇女在默默地为家庭付出的同时,还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提升自己。她们生活得很丰富,也很自信。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离开德国以前的三年我和先生生活在法兰克福旁边的一个叫施泰因海姆的小镇。就在离开德国前的那一个圣诞节,我们去镇子老城的圣诞市场散步。我们在市场上一边喝着Glühwein(含天然香料如丁香或肉桂的热甜紅葡萄酒),一边和朋友们闲聊。就在这时,旁边古堡上传出小号的声音。一位老者,应该是莱茵河上的号手,站在古堡顶上吹起圣诞歌,圣洁的旋律从那支金色的小号中传出,荡漾在古老的城墙内外。那一刻,我在德国9年的生活经历、对这块哺育我再次成长的土地的热爱,似乎全部凝聚在小号富有年轮感的音色中。每每回想起来,都感觉非常美。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记不得了。不可能没有不愉快的经历,但很少,也不重要,所以想不起来。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圣诞节前后,德国最北方的地区卖一种经过腌制的猪脸颊肉,叫Schweinebacke, 肥肥的,切下薄薄的一片放在面包上,吃起来真是太美味了。前几年,一位德国朋友来上海看我。出发前她打来电话问我需要些什么。我说想吃Schweinebacke,她笑得差点昏倒。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秩序。无论是观察德国社会还是某个个体,你都能感觉到一种内在的秩序。这种秩序让德国人生活得较为安宁和得体。这一原则也在德奥古典音乐中得到充分体现。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哲学和音乐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德国人对自己文化、包括欧洲文化的那种骄傲。他们可以大肆抱怨政府、批评制度,但当谈起西方文化或德国一些伟大人物时,他们的眼睛里都会放光,像是在谈论自己的家园和家人。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我愿意和一位在花店扎花的姑娘换一天生活。德国人的扎花很有品味,低调又不失高雅;富有变化又不凌乱,经得起长时间观赏。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德国人的诚信。全世界都知道德国人很守时。这不是因为他们呆板,而是因为他们认为约定的事情必须做到。他们不会出于面子而答应去办办不到的或是不愿意办的事情。但一旦他们承诺去办一件事情,他们一定会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