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苏珊•梅斯默尔(Susanne Messmer)和乔治•林特(George Lindt)

苏珊•梅斯默尔(Susanne Messmer)和乔治•林特(George Lindt)
苏珊•梅斯默尔(Susanne Messmer)和乔治•林特(George Lindt) | © 苏珊•梅斯默尔(Susanne Messmer)

他们为自己发现了北京。他们把在那里看到、听到的,加之自己独到的见解记录在书中(《北京——一个导游》苏珊•梅斯默尔著,2008年6月出版)、电影中(《北京浪花——中国首都的朋克和摇滚》,拍摄于2005年)和即将推出的CD:《中国美妙对话》中。

  苏珊•梅斯默尔(Susanne Messmer)和乔治•林特(George Lindt)都生于1971年,长在马尔堡,现在生活在柏林。乔治•林特是小说作家(《小地方的幸福》)和唱片公司(“Lieblingslied Records ”)老板。苏珊•梅斯默尔是记者并曾任《taz日报》的文化编辑。2007年,他们共同完成的纪录片《北京浪花》在德国上映。在成立了专门发行亚洲朋克、摇滚和民乐的“Fly Fast Records”唱片公司之后,苏珊•梅斯默尔和乔治•林特又共同拥有了一家新的公司:“Fly Fast Concepts”,一个“欧亚文化交流中介事务所”。

1.你最近在忙什么?

乔治•林特:我们正在准备一个名叫“中国美妙对话(Poptastic Conversation China)”的项目,将制作一张 CD,收录德语地区乐队的中文歌曲和中国乐队的德文歌曲,另外免费向德国购买者提供汉语课程、向中国购买者提供德语课程。

苏珊•梅斯默尔:我写了一本文学性的北京导游,2008 年 6 月将由岛屿出版社出版。

2.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苏珊•梅斯默尔:我对中国感兴趣已经很长时间了。小时候,我母亲想就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1966 – 1976)为主题做博士论文,但是没有做成。这样,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读了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这类的书,后来又开始对中国的新生代电影感兴趣。

乔治•林特:2004 年,我们作为背包客第一次到中国。当时,一位朋友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摇滚乐队,他们的热情和自信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挂在盒子上。

苏珊•梅斯默尔:回到德国后不久,我收到了国际记者交换计划的通知。我获得了停留中国两个月的奖学金,五月份又得以飞往中国。一到那里,我马上就开始为我们的纪录片《北京浪花》进行调研,考察北京的朋克乐、流行乐和摇滚乐队。乔治后来赶到后,我们大致是在两个星期之内拍完了片子。

3.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从那时起,我们的话题几乎就只有中国了,或许有一天我们会移民中国。

4.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北京浪花”的摄影工作。从一开始,他们就对我们有难以置信的信任,像家人一样接受了我们。可能正是这种马上就能感受到的好感,使“北京浪花”成了相当成功的一部电影。我们至今和电影的主人公保持着密切的朋友关系。

5.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这不好说。实际上我们在中国不愉快的经历还很少。或许,在北京应该避免去意大利餐馆。

6.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这就更不好说了。中餐与法餐并列,是世界上最精致、最多样化的。要想确定一道菜,那是不可能的。

7.对你来说什么“最中国”?

首先是那种能量,那种强大的活力,每天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在大街上就迎面而来。

8.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噢,这就数不清了:文字、哲学、文学、传统的与现代艺术、传统的与当代的音乐、戏剧、建筑、天文、中医、饮食、茶文化。还可以加上无穷无尽的东西。

9.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苏珊•梅斯默尔:或许和一个京剧演员对换一天,但是我得有他的才能。或者和第六代电影导演贾樟柯对换一天拍电影,他的《三峡好人》2006 年在威尼斯获得了金狮奖。

乔治•林特:我倒是想当一天成龙。

10.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德国?

或许老子的上善若水的治理观念,就是无为观念。这当然不是说什么都不做,而是说治理者不对自然进程作不必要的干预。“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