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刘雪枫

刘雪枫
刘雪枫 | © 刘雪枫

著名音乐评论家、拜罗伊特音乐节的钟爱者刘雪枫在德国大道广州站上谈德国古典音乐及其在中国的接受。他的新书《朝圣——瓦格纳的拜罗伊特》也于2008年出版。

  刘雪枫,知名古典音乐评论家,1961年11月生于辽宁大连,出身音乐家庭,从小受音乐熏陶,1979年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史专业学习。曾任《爱乐》期刊主编、《人民音乐•留声机》期刊主编,现任中国贫困地区文化促进会文化艺术部总监、中国瓦格纳协会秘书长,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交响世界》杂志主编。著有《众神的黄昏——瓦格纳与音乐戏剧》(1994)、《贴近浪漫时代》(1999)、《西方音乐史话》(2000)、《日出时让悲伤终结》(2004)、《德国音乐地图》(2005)、《朝圣:瓦格纳的拜罗伊特》(2008)和《音符上的奥地利》(2008)等书,主编《瓦格纳戏剧全集》、《世界文化史知识》丛书等。

  2008年11月7日至15日的德国大道广州站上,刘雪枫与广州市民探讨德国古典音乐及其在中国的接受。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忙着给《财经》杂志“年鉴”写2009年的中国古典音乐展望。《财经》每年要做一本很厚的年鉴,和美国一个财经杂志联合主编,中英文对照,因为需要翻译成英文,所以我要赶紧写出来。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我父亲是一位小提琴家,在我很小的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了贝多芬的音乐,小提琴演奏的《F大调浪漫曲》,当时我应该是两岁吧。

我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写过关于瓦格纳的文章。在这之前,我对德国的音乐已经很了解了,中学的时候我已经知道福特温格勒,我听的是日本的四十年代出的大唱片,福特温格勒指挥的《特利斯坦和伊索尔德》前奏曲和“爱之死”那个时候已经使我这样一个少年被这样的故事感动得忧郁、忧伤了很多天。

我对德国真正有认识是2002年第一次踏上德国的土地,我感觉像回家一样,这倒不是说我在盲目崇拜,因为它那里的气息,它对传说重现,历史画面感使我觉得我像是回家一样。这个话说出来容易遭到炮轰,但是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我回来时写《拜罗伊特十日记》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位读者感觉到了。我是写的连载,连载写到第一日的时候,刚刚写到从慕尼黑北上纽伦堡,在那里换车,在很晚的时候到了拜罗伊特,第一期刚刚出来就有一位女性读者说我在写回家之旅。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我把去德国旅行、接触德国的风土人情、接触德国的音乐当作是我生活中的重要的一个部分。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谈不上美好吧,印象最深的经历肯定是拜罗伊特。每次去我呆十天,那十天我真的是什么都不去想,电话也关掉,一天24小时都是围绕着看戏,从旅馆出发到戏结束,应该是7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在为这7个小时做准备,所以这个经历非常难忘。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我在德国不愉快的经历只有一次,就是在柏林机场遇到了一位非常冷酷的老太太,她不允许我的行李超一点点重,害得我只能把许多买来的CD上崭新的盒子当场拆掉扔进了垃圾桶,我记得一个垃圾桶都被塞满了,那个时刻我很悲哀。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最喜欢吃的德国菜,还是住在拜罗伊特旅馆的小酒馆中,酒馆女老板的丈夫做的鲜蘑菇,他做的是最好吃的,后来我到很多的地方都不如他做的好吃。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德国人做事情认真。在北京我可以胡说八道,可以随便答应一件事情,在德国不能随便答应一件事情,因为答应了就一定要去做。比如说今天,我其实很想上一次卫生间再下来,但是我一看差两分钟了,我说今天是和德国人约会,迟到一分钟都不行。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这要想一想,音乐不用说了,但是今天德国的音乐我觉得是落伍了,衰退了。但如果从历史上看,德国音乐的成就很大,德国向世界贡献了三位作曲家,巴赫、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因为贝多芬和勃拉姆斯已经维也纳化了,他们最重要的作品都是维也纳写出来的。当然我很喜欢威伯,但是只能说他是瓦格纳歌剧最直接的源头。没有威伯就没有瓦格纳。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这个问题从来没想过,问题是哪一个德国人一天都有事干呢?只有一天我要找个大忙人,我也要忙一天。其实我非常喜欢莱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因为我最羡慕莱辛那个时代,那个时代评论家参与创作,评论家每天看戏的心情是那么放松,回来写文章、写起剧评是那么那么地随心所欲,那么我就和莱辛换吧。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开放和有序。德国很自由,但我从不担心它会因自由而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