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余华

余华
余华 | © Yu Hua

作家余华已有3部小说在德国出版,他认为,德国人把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开对待的理念很值得中国人学习。

  余华,1960年生于浙江杭州。他的父亲是一名医生,他从小在医院里长大,在成为作家之前,曾在县城上做过5年牙医。他曾经说过,口腔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因为想看更为丰富多彩的世界所以开始写作。随着小说《活着》的发表,他一举成名,逐渐成为当今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这部小说在1994年被张艺谋改编为同名电影。有人评论他的作品风格残酷,这或许正与他童年的经历有关。他的《兄弟》一书出版后,中国国内的评论褒贬不一。然而余华坚持自己,认为写作只有一个诀窍,就是不断地写,不要受别人影响。尽管《兄弟》受到批评,但仍创下了百万销售纪录。余华也是世界最为关注的中国作家之一,他的作品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1996年,余华在北京结识了汉学家高立希(Ulrich Kautz),二人的合作也从此开始。高立希担任余华作品的德语译者,并同他一起在德国参加各种朗诵会。2009年8月,余华的作品《兄弟》由德国菲舍尔出版社(S. Fischer Verlag)出版。此前,《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也已在1998年和2000年和德国读者见面。2009年10月,余华将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前往法兰克福书展,参与作家对话、朗诵会等相关活动。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在忙一本很薄的书,大概200页左右,是通过10个汉语词汇来写当代中国的变化和这里发生的一切,比如有人民、山寨、差距……。其中部分内容已经翻译成英语、法语和德语,在境外的报刊上发表,德国的《世界报》也正在为此做准备。接下来9月26日至10月2日我要配合法国《解放报》的专栏给他们写7天的日记。再之后就是去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和之后一系列的朗诵会。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我第一次去德国是2000年,当时我的出版社还是Klett & Cotta,而不是现在的菲舍尔出版社,他们请我去那搞朗诵会,我和高立希走了德国七个地方,那次活动非常有意思。特别是可以一路坐火车。我觉得在德国坐火车是一个很美妙的事情,路上经过许多非常美的地方。从那以后又去了德国很多次。然而我认识的第一个德国人是现在歌德学院的院长阿克曼(Michael Kahn-Ackermann)。当时经一个朋友介绍去了他家。那个时候觉得他家很豪华,房子很大,现在这种家在中国已经不稀奇了。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德国的汉学研究在欧洲是很领先的,很多好的大学里面都有汉学系。在80年代,德国把中国文学介绍到欧洲的工作做得是最好的,但是89年的“六四事件”之后,很多德国出版社都不再愿意出中国的书,很多德国年轻人也不愿意学中文了。顾彬(Wolfgang Kubin)就跟我说过,那个时候他们招生都遇到了困难。法国和意大利也受到89事件的影响,但是他们仍然继续热情地出版中国文学,德国直到90年代中期以后才慢慢恢复出版中国的文学,可是数量很少,德国读者对中国文学的接受也不是很广。中国小说在德国出版之后,感兴趣的可能仅仅是汉学家或者学习中文的德国学生和少数关心中国的德国读者,我觉得这是不够的,而是要让喜欢文学的读者都来读中国的作品,这个路还比较远。这不是读者的问题,而是出版社的问题,因为他们对出版中国的作品没有信心。但是这对我个人的工作和生活没有什么影响。对于作家来说,最重要的语言还是他的母语,能够影响我的还是中国的读者。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2006年的时候我和我太太两个人一起在我最喜欢的城市慕尼黑玩了一周算是最愉快的经历。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有一次坐火车坐错了。给我订票的那个中国人不是很负责任,我问他需不需要转车,他告诉我不需要,我就放心了。结果我上了车感觉不对,发现坐错的时候已经下午1、2点钟,但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还是东转西转达到了目的地,比计划晚到了四五个小时。我又不会英语,好在有手机,一直能和接我的人联系。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白煮腌猪蹄,第一次吃是2000年的时候在慕尼黑高立希帮我点的。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应该是柏林吧,因为德国的东部和西部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而柏林既有东德的味道也有西德的味道。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当然是音乐,德国的古典音乐是最强大的。我最喜欢的作曲家巴赫就是德国人。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其实我就想和一个不知名的人换一天,这样更能代表德国的生活。什么职业的都可以,哪怕是囚犯我也不怕,反正只有一天。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德国人习惯把朋友和工作分开对待。比如一个出版社的编辑和一个作家是很好的朋友,但是编辑不一定要出这个作家的书,作家也可以不把自己的书给这家出版社出。这不会伤害两个人的交往。但在中国就不行。中国人把朋友和工作混在一起,这点我认为是非常错误的。所以一个中国作家想在德国被重视,比一个德国作家想在中国受重视容易得多,因为德国很多很重要的媒体上都有书评专栏。它们通常占很大版面,而且会对读者产生影响,因为评论家在写书评的时候都要对报纸、对读者和对自己的名声负责。如果是在中国,这些书评会被怀疑是花钱买来的,或者是朋友帮忙写的。所以读者不相信书评,中国也几乎没有书评栏目。所以我觉得这种把工作和朋友分开是德国、也是西方世界比较好的一面,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