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乌尔苏拉·克雷歇尔(Ursula Krechel)

乌尔苏拉·克雷歇尔(Ursula Krechel)
乌尔苏拉·克雷歇尔(Ursula Krechel) | © Ursula Krechel

《上海离哪里遥远》讲述了逃亡到上海的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命运。这本书的作家乌尔苏拉·克雷歇尔(Ursula Krechel)第一次来中国是1980年。

  乌尔苏拉•克雷歇尔,1947年出生于特里尔,攻读过日尔曼文学、戏剧学和艺术史专业。曾担任戏剧顾问,并执教于多所大学,最终任职于柏林艺术大学。自1977年起,生活在柏林的乌尔苏拉•克雷歇尔已经发表了十二本诗集及多本散文集、随笔集和戏剧作品。她最近的两部作品是在2005及2006年分别出版的诗集:《硬核里面的声音》(Stimmen aus dem harten Kern)和《向中》(Mittelwärts)。后者只收录了一首长诗。诗的主题是作者对旅行的反思及其在远方时体会到的别样的时间感。

  2009年间,乌尔苏拉•克雷歇尔在各种朗诵会上介绍她新近写就的小说《上海离哪里遥远》(Shanghai fern von wo)。这部小说反映了来自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流亡者的命运。1938年,在遭受到迫害之后,上海成为了他们最后为数不多的避难所之一。在进行了多年的资料搜集以后,作者描绘了当时来到上海的18000名新移民中的几个人物形象,作为其他众多移民的代表,作者让他们在小说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乌尔苏拉•克雷歇尔凭借小说《上海离哪里遥远》获得了将于2009年9月颁发的约塞夫•布赖特巴赫奖,这是德国范围内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现在去很多地方介绍我的小说《上海离哪里遥远》,同时我也正在写一本新的诗集。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

还在上大学时,我就已经较多地研修了东亚艺术史,那种对事物的高度浓缩与抽象令我着迷。我第一次去中国旅行是在1980年。那时候,历经文化大革命的中国渐渐地对外开放,人们也开始小声地谈起自己被下放到农村的经历。那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日子,当时遇到的许多人和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在第一次游历了中国之后,我就常常阅读中国的文学作品。我对自己说,如果我想对中国有所感悟的话,那么,我要学会通过欧洲犹太移民的眼睛看中国。这些移民在1938至39年间流落到上海,他们一辈子都满怀感激地回忆自己所得到的救助。他们抵达上海的时候身上只带着10个帝国马克,却要以此重新建立起自己的生活。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青海那里广阔无垠的景色。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在我第一次去中国时,那里正在开展“杜绝随地吐痰”运动。三十年后,我在北京依然还会遇到某些老人,他们能够将痰吐得刚好沿着我的肩头飞过。我难以判断,这种做法是一时不小心还是对独自旅行的欧洲女人表现出的无言的不满。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单单是每天可以吃到米饭这一点,已经是一种享受了。

7. 对你来说什么“最中国“?

我不知道什么“最德国”,相应地,对于什么“最中国”我也不感兴趣。身为作家,我关注的是个人化的和具有特殊性的东西。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在第一次到中国旅行时,让我着迷的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这么多的人能够吃饱肚子,这是怎么做到的?今天引发我兴趣的是,中国在从文化上吸取西方价值并对其加以独立运用的两者间走出的错综复杂之路。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与一位书法家。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在任何生活处境下,并且在身体姿势不舒服的时候,中国人都可以安然入睡,这令我惊叹不已。我上一次在旅途中看到了一个男人,他身体平伸在自行车车座和后车架上,保持着平衡呼呼大睡。真让人羡慕。欧洲人更倾向于将睡眠看作是一种不设防的状态,是人们不愿意让他人看到或者极力避免让他人看到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