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吉塔•塞勒(Gitta Seiler)

吉塔•塞勒
吉塔•塞勒 | © 吉塔•塞勒

这位德国女摄影师2011年9月至10月在北京参加了歌德学院的艺术家驻留项目,主要拍摄年轻妇女。

  摄影师吉塔•塞勒1967年出生于德国南部的梅青根。1989年至1991年在柏林的莱特协会职业培训中心接受了摄影培训。1991年至1998年在多特蒙德学习摄影设计,师从阿尔诺•费舍尔(Arno Fischer)教授。在学习期间她在国外完成了多个项目:1994年她在圣彼得堡拍摄街头流浪孩童。1996年她在巴西圣保罗生活了一年的时间。她的毕业设计就包含了来自这两个国家和德国的摄影作品,主题是“作为孩子”。

  1998年起,吉塔•塞勒从事自由职业,居住在柏林,从2007到2012年在柏林的Ostkreuz摄影学校授课。

  吉塔•塞勒多次获奖的重要作品包括:表现德国一名离家出走女子的《逃跑》(1999年),展示圣彼得堡一家专为少女提供堕胎服务的医院的《堕胎》(2000年),反映一个德国监狱中年轻女性生活的《囚禁》(2002年)和展现柏林未成年妈妈的《无意》(2006年至2009年)。吉塔•塞勒所有的作品都要求个人的高度投入,她花了很长时间与她的拍摄对象共处,试图以此来达到这样一种状态:她的在场已经让被摄影者习以为常,忘记她的存在,从而使举止达到尽可能的自然。

  这四个胶片摄影作品系列,被部分黑白、部分彩色收录在克雷尔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题为《关于女孩们》的图册里。随后在乌尔姆、多特蒙德和柏林举办了与该图册配合的摄影展。

  2011年9月至10月,吉塔•塞勒受歌德学院之邀,参加了艺术家驻留项目,在北京生活了两个月。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忙着拍摄北京的年轻女性,并借此研究女性在中国的角色。对我来说,年轻女性代表了新一代人。而我很好奇,她们是怎么来展示自己的。可惜要拍到她们自然状态的照片很难,因为中国人从小到大就经常拍照,他们会立刻摆出一个姿势来。我一方面想拍到自然状态下的照片,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想在街上偷拍。

除了女大学生之外,我还拍摄购物中心里的女人。当滚滚人流不停涌入购物中心,那毫无阻碍的消费,在某种程度上是迷人的,同时也是惊人的。

我2000年在俄国,以及2005年到2006年在德国康斯坦茨作为艺术家暂居时,已经拍摄过女性肖像。也许在北京拍的肖像也会加入这一系列里,但是这要等这次的胶片冲洗出来并被处理过之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见分晓。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2009年我去上海看望了一个和我一起在多特蒙德学习过的朋友,摄影师塞风(Jan Siefke)。通过他,我对上海有了一次非常集中的、个人化的了解。但是在那五个星期里,我也去了中国其它地方。在北京我呆的时间很短,当时我就已经希望能再次回到北京,呆更长一段时间。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在这段时间里,我在大街上和许多女人搭过讪,想给她们拍照。这其实不是我的工作方式。但是由于时间短,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做项目:在一个有限的环境里,让人们了解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在大街上与这些女人搭讪需要我克服不少困难,但是也扩展了我自己。由此我增长了很多经验,比如如何应对拒绝。

另外,我肯定也会再好好思考一下我的消费行为。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当我在大街上站着,显得手足无措的时候,总有人前来帮助我。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我的几卷胶卷被洗坏了。没有用C41冲洗工艺而是用了E6工艺。所有的相片都没法恢复了。还有一名出租车司机假称我的钞票缺了一个角,用一张百元假钞在一瞬间换走了我的一张真钞票,。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北京烤鸭和火锅。

7. 对你来说什么“ 最中国”?

拥挤。还有在一个中间带大转盘的圆桌上吃饭,转那个转盘,每个人都能吃到自己想吃的菜。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北京的798艺术区。艺术家们使用这一片带有动人的大敞间的厂区的方式令人惊叹,尽管最近这里已经相当商业化了。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和任意一个中国女人,好让我能听懂这门语言。听懂每天就在我身边,在大街上、公共汽车里、餐馆里的那么多女人的对话,听懂她们在说什么。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用筷子吃饭,还有那种能让每个人尝到桌上所有菜肴的吃饭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