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协会体系 德国的协会体系——从家兔养殖者到消防队员

埃尔福特志愿消防队成员
埃尔福特志愿消防队成员 | 摄影:Hendrik Schmidt,版权:picture-alliance/ ZB

德国人被认为是协会迷,这并非没有道理。据估计德国的协会数目可能达到五十万。

  德国人被认为是协会迷,这并非没有道理。有些人估计德国的协会数目可以达到五十万。协会的化身是社交——并且原则上,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建立协会。

  一个“协会迷”是一个比较辛苦的人。对他来说,他的协会成员身份重要得不得了——而且最好是当协会主席。他一生忠于自己的团组,最好是去世后连悼词和花圈都由协会主席来买。兔子养殖协会嘟嘟囔囔的小伙子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笑话。因为德国人越来越不愿意在协会驻地待着,所以就有人说,协会迷将要消亡。可是,对协会生活的乐趣却不会消亡:最近,像www.meinverein.de 我的协会)这样的在线社团帮忙寻找志同道合的人,不管是小花园主人、电脑黑客还是潜艇模型爱好者。

  几乎一半的德国人都是协会会员。多数都是参加体育或者教会活动,但是,“自愿消防队”和当地的射击协会对许多人来说也属于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协会是由志同道合的人自愿组成的组织,他们有共同的目标:业余活动、公益与世界观方面的兴趣、自助和助人。原则上讲,每个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加入自己选中的协会,没有入会资格审核。

  利益集团或政党其实不是“真正的”协会,尽管他们也属于德国协会法的范畴。一些联合会,比如某个职业联合会,与协会不同,它们跨区域地代表自己成员的利益,而协会的活动大多局限于当地。

东西德的协会体系

  “协会”这个概念从1774年进入德国词典。从19世纪开始,极权国家试图控制协会体系,为民法增加了《协会法》。没到19世纪结束,德国就已经出现了一个地道的协会建立高潮。最初的一批协会是语言和阅读社团,这是市民阶层的一个倡议。比如柏林的“星期一俱乐部”,学者、作家和高级公务员从1749年开始,在这里聚会讨论文学和哲学。

  很快,工人也开始建立协会,不仅是为了教育和文化,而且也是对社会弊端的反应。对德国特别有影响的,是社会民主党和天主教阵营的协会:工人协会为改善工作条件而斗争,教会的公益联合会则救人之急。

  在纳粹时期,不同的利益联合会在短时间内就被解散或者被强制一体化,有一些联合会不过是更改了一下名称,并且在协会章程中声明与纳粹的意识形态一致。

  二战之后,随着德国的分裂,协会的发展也分道扬镳。联邦德国又出现了自由的协会体系,而在原东德除了体育协会已经基本不存在协会。所有的社会组织都处在德国统一社会党的监督和领导之下。只有教会、尤其是新教教会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保持了协会体系,比如青年组织“青年教会”。1980年代末,在新教的保护之下形成了和平和人权倡议组织,这些组织为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做出了决定性贡献。

怎么样建立协会

  早在19世纪就有人说:“有三个德国人,就有一个协会。”事实上,要登记注册一个协会,至少需要七个人。登记时,要把一个经过公证的申报递交给登记法庭,注册之后,协会就被看作法人,就是说,协会可以签订合同,可以提出起诉或者被起诉。另外,与未登记的协会不同,登记注册的协会的成员不必以自己的私人财产为协会做担保。登记注册的协会在名称中都有缩写“e.V.”(即:注册协会)。

  协会的创建人必须是成年人,必须确定协会章程,其中要包括协会名称、驻地和协会目的等方面的信息。协会创建时还要选出主席,以对外代表协会。建立不经登记的协会当然也可以,而且只要有两个人就够了。

密切交织:协会与公民社会

  协会的资金来自会费和赞助。比如在体育协会,教练与场地管理员经常是义工。但在社会服务领域也有许多德国人无偿地积极参与,比如火车站教会救助所对需要帮助者来说就是一个免费的求助点。这样的火车站救助所在德国有近100处。志愿人员、经常也有民事服役者在简易厨房提供面包、联系夜宿住所或者帮助填写政府申请表格。

  正是在经济危机中,志愿人员的积极参与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没有这许多人的帮忙,社会领域将会有大问题。所以,促进志愿工作的立法工作正在筹备,“德国积极参与奖”也在2009年第一次颁发。

  关于德国的义工活动存在不同的数据。联邦政府从1999年开始公布“义工调查”,据此,2004年的义工比例为36%,而阿伦斯巴赫调研所(Ansbach Institut)对2007年的统计数据仅为18%。预测公司(Prognos AG)的“义工地图”在去年计算出,志愿人员每年所做的工作时间的价值大约相当于350亿欧元。

  德国协会与联合会总会主席彼得•克努夫(Peter Knuff)指出,“自助组织越来越多,义工参与几乎总是发生在协会里面。我没法想象还会是在其他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