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探险 麦加朝觐——穆斯林的身心之旅

朝觐期间穆斯林朝圣者在麦加大清真寺内
朝觐期间穆斯林朝圣者在麦加大清真寺内 | 摄影:Abdul Muqtadir (CC BY-NC-ND 2.0), 来自 flickr

几百年来中国每年都有虔诚的穆斯林前往麦加朝觐。时至今日他们仍一如古人,克服肉身的劳顿,踏上一场精神之旅。

  朝觐系伊斯兰教的五大基本功修之一。其阿拉伯语谓之“罕吉”,本意为“倾慕”、“禁止”、“前往”,即以崇拜独一的真主为目的,奔赴沙特阿拉伯的麦加,在特定时间、特定地方完成特定的宗教仪式。完成朝觐者荣获“哈吉”称号。

朝觐是穆斯林个体耐力的挑战

  历史上,海、陆两条通道构成了中国穆斯林朝觐的主要路线。陆路者,大都是朝觐者与有朝觐意愿的相识者结伴而行,或徒步,或骑驴马、或乘驼,沿古丝绸之路向西,穿越中亚或西南亚大陆,到达阿拉伯半岛。途中要涉河川沙漠,免不了风餐露宿,饥寒病痛,或遇拦路劫掠,一次往返要长达一至二年。

  中国穆斯林的朝觐史,有文字记载者可溯至明初。据载,明初著名航海家郑和及其祖父、父亲都到过麦加朝觐。在当时严峻的海路阻隔下,郑氏父子能赴麦加朝觐,其伊斯兰信仰之虔诚可见一斑。清代云南伊斯兰经学大师马德新的《朝觐途记》,记述了他历经辛难从陆路朝觐的经历。彼时,马德新随马帮穿越“蛮烟瘴雨”的西双版纳,进入缅甸古都曼德勒,从莫伊洛瓦底江扬帆而下,到达仰光,再乘大帆船西行,经锡兰(今斯里兰卡)、新加坡、印度、阿拉伯海、红海、最后在吉达港登陆,又换乘马、驴、驼行进两昼夜,最终进入圣城麦加,历时一年半。民国时期,伴随穆斯林经济条件以及朝觐路途的改善,赴麦加朝觐者逐步增多。上海成为商埠后,中国穆斯林遂放弃陆路改行海路,由沪乘船前往,一次朝觐往返需半年至8个月。

  无论何种朝觐路线,历史上的朝觐之旅可谓任重道远,充满艰险,且前途未卜,是对穆斯林个体耐力的挑战。迄至今日,受惠于交通工具的发达便利,朝觐环境及条件有了极大的改善,但风险依然存在。朝觐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朝觐者同期云集麦加,加重了城市的承载限度,也不可避免发生事故。与此同时,由于朝觐者身份不同,语言各异,势必产生诸多问题和困难。朝觐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朝觐者同期云集麦加,加重了城市的承载限度,也不可避免发生事故。如若朝觐季节时逢酷暑,尤为如此,在高达近五十摄氏度的高温下,朝觐者头顶烈日履行各项朝觐仪式,依然坚持去禁寺参加每日五次礼拜。此等艰难,实为对朝觐者身心的一次磨砺。

朝觐是穆斯林个体的心灵洗礼

  《古兰经》有云:“凡能旅行到天房的,人人都有为真主而朝觐天房的义务。不归信的人[无损于真主],因为真主确是无求于全世界的。”(仪姆兰的家属章:97)基于此,朝觐是穆斯林中有能力者终生一次的主命义务,此“能力”包括身体健康,具备经济条件,路途平安的保障。朝觐者于每年伊斯兰教历12月8日至12日5天时间里,完成受戒、驻扎米那山谷、驻阿拉法特平原、射石、开戒、宰牲、环游天房、奔走于萨法与麦尔维两山丘间等一系列仪式。如先知穆罕默德所言:“谁完成了朝觐,其间未涉淫词,未作奸犯科,回家时犹如其母亲刚生下他时一样纯洁。”整个朝觐,就是一个追忆过去、反思忏悔己恶,同时憧憬未来美好生活的过程。

  穆斯林遵奉《古兰经》之箴言:“在朝觐中当戒除淫辞、恶言和争辩。”(黄牛章:197)朝觐者身裹两块白布(即一片披巾和一片裹巾),禁染香涂油,禁理发剪甲,禁伐砍草木,禁杀生,禁情欲,其行为言语受到严格制约。简言之,朝觐期间,穆斯林须严以律己,强化耐力,专心事主,以提升自己的信仰。对此,朝觐者务必谨言慎行,非礼,则勿言勿视勿听。

  朝觐是集各种体验于一体的宗教功修,来自世界各地执不同言语的数百万穆斯林同聚于一地,身着统一的服饰,口诵统一的祈祷词,以同一节奏进行同一种仪式。朝觐仪式无人指挥,全凭自觉有序。朝觐者肩并肩地构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合成一曲雄宏的旋律,体现出一种团结自律,也每每让置身其间的人切身感受到世界穆斯林超越种族、民族之囿,平等团结的撼人心境。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壮观生动场面历时一千三百余载,延绵不辍。

  朝觐作为伊斯兰信仰的规约之一,有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就穆斯林个体而言,朝觐时的震撼场面也对朝觐者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许多人朝觐归来,还会对历经的朝觐盛况念念不忘,甚或历历在目,同时也会自觉不自觉地以哈吉之身份要求自己,涤滤身心,从而洗练了其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