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5 由水草谈起环保:《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 李睿珺

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由环保思维出发,透过描写甘肃省裕固族被迫改变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思考产业发展和城镇化过程中所失去的东西。

  正如我在博客的首篇文章中提到的,在2015年的柏林影展能够听到中国少数民族自己的声音是非常让人惊喜的,他们种种缤纷多样的影像表达方式显示这正是民族电影山鸣谷应,风起水涌的时候,大胆开创了中国电影在汉族中心以外的另一条道路。例如,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说的就是一个在甘肃省裕固族自治区拍摄,用非常个人的观点关心环境保护议题的故事,导演自己也正是甘肃人。在伊朗作曲家Peyman Yazdanian的电影配乐之中,两个自小在不同环境下长大的兄弟一起穿过沙漠化的草原,为了找寻回家的路。《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和以城市为主体的电影大相径庭,后者空间窄小,前者则天高地阔,景色绵延无尽,阳光毫无保留地耀眼挥洒,手持摄影机跟着骆驼的节奏摇晃著,感受很具体而真实,这些元素齐力替游牧电影之美添光加色。一路上所见尽是逐渐扩大的乾旱、枯涸的河流和水井、凋萎的草原,还有废弃的城镇,这些影像振聋发聩,替这个几乎无法抵抗环境破坏和物质生活形态入侵的濒危文化发声。在这里牧民成了淘金工人,草原成了沙漠,骆驼的存在被挖土机所取代,裕固语也越来越稀罕,就连电影中的两个孩子在现实生活中说的裕固语其实也断不成句,拍片的时候只能依靠年迈裕固族人录音下来的对白一句一句背诵。于是这部电影重新构建了一个消逝中的文化,真挚无华且无所畏惧地赋予游牧的、地处边陲的和不被倾听的人们一个宏亮的嗓音,也让我们正视持续剥削自然资源的丑恶后果,大家都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