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民营书店的忧伤和梦想

2011年10月,北京“光合作用”soho现代城店关门
版权:京华时报-东方IC

民营书店没有政策补贴优势,在未完成由独立书店向连锁书店过渡时就遇到网络书店和新媒体的围攻,其出路究竟何在?

  一个伟大的都市不完全在于它接待了多少贵宾,还要看他接受了多少精神流浪者,而且让他们在那里和平共处。

  经营三味书屋的李世强、刘元生夫妇几十年来,一直用其它收入补贴书屋的运作,许之远先生将单向街视作自己的第二生命。“光合作用”没有了“氧气”,豪健巾帼的孙池女士想必比读者更痛心疾首……

  2011年10月底,京城知名的人文书店光合作用书房五道口店和大望路店同时闭门谢客,当时惊闻此讯,心多戚戚。近年来北京的民营书店相继陷入了一拨无法逆转的倒闭潮,风入松、第三极、淘书公社、麦田书房纷纷歇业。硕果仅存的三味书屋和单向街书店苦撑“危局”,但依旧遮不住余音哀邈的窘态。

  三步之内必有银行网点,可是转大半条街,也找不到一家书店,这是北京作为人文古都的尴尬。五味杂陈之下,我们有必要进行反思:是什么导致了民营书店的节节败退?民营书店的出路在何方?

  民营书店的孤灯坚守

  人文书店大多被冠之 “民营、独立”等字眼,多为热爱人文、宣传人文的读者、学者操办。国营书店占主导地位的市场竞争中,民营书店没有政策补贴优势,在优良图书引进方面更是只有仰人鼻息的份。民营书店有的国营书店似乎都有,国营书店有的民营书店未必有。民营书店规模小,品种单一,读者群单薄,很难与国有书店相抗衡。

  国营书店因为批发数额大能享受到较低的折扣,出版社也会给它们相对宽松的账期,书的调换也较为方便,经营者犯不着为房租、水电、人工支出担忧,地方新华书店仅仅是独家经营教辅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相较之下,民营书店自负盈亏,独木难支,知名度不高,无法像德国的贝斯塔曼或台北的诚品那样形成品牌价值,这直接催生了其市场化竞争中的一道短板。

  价格拼不过当当、卓越,阅读的便捷性抵不过汉王、亚马逊。网络营销模式的竞争、新媒体阅读方式的兴起如滔天巨浪对实体书店乃至整个出版业形成一波又一波冲击。纵观世界大环境影响,实体书店的倒闭潮已经从纽约、伦敦涌入到中国。上海的季风书屋、成都的求知书店、广州的三联、沈阳的翰文无一幸免。作为人文精神颇浓的北京,人文书店的倒闭效应被空前放大。

  全球的图书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独立书店日益萎缩,而连锁书店的数量则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美、德、日等发达国家多年来占全国图书零售总额首位的一直是连锁书店。相比德国贝斯塔曼和法国的FNAC等民营巨鳄,中国的民营书店在没有完成由独立书店向连锁书店过渡时就遇到了网络书店和新阅读新媒体的围攻,这给民营书店的规模化、可持续发展形成了阻碍。

  中国读者的阅读取向和社会环境也发生了急遽改变,贪快逐利的年代,摒弃人文,成功学、管理学、经济学成为阅读主流,都市人深陷于生活压力和职场竞争,有心阅读,无暇他顾。微博的兴起使得微阅读、浅阅读、快餐式碎片化阅读迎合了大多数人的阅读诉求。出入各种娱乐场所的人多了,而读书的人却越来越少,这是非常令人痛惜的现象。

  创新经营是唯一出路

  温暖纯净的氛围,悠扬轻柔的音乐,书洒落在咖啡和茶四周,四壁是画,读者能坐在宽大的沙发中购书、看书、吃点心……这是大多数读者心中理想的阅读场景,但实现这一幕需要不菲的投入。大多数民营书店均为租赁店面,租赁期间会遇到产权、涨租、经营风险等一系列问题,经营书店是一个长期行为,有能力的前提下,以买代租或与商业地产展开合作应成为创业首选。

  纵览经营颇佳的民营书店,均在特色经营上苦下功夫。地处广州繁华地带的“唐宁书店”似乎趟出了一条新路,该店以“服务人文,享受生活”为理念。以书为主业,兼营手工创意产品、画廊、音像产品和咖啡,集阅读、视听、艺术馆、儿童生活馆和休闲餐饮于一体 ,用副业养主业。打造跨界文化的融合,让逛书店像逛街一样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

  至于说多元化经营“已经失去了书店原本的意义”,这是一种狭隘的奇谈怪论!既然顾客都改变了购买行为,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苛责书店经营模式的改变?那些往往对此挑刺的人,不排除有一小部分是实体书店的忠实拥趸,绝大部分都是逛完书店后回家上网下单。一边挑剔着书店的改变,一边将书店视为免费查询的图书馆,让书店为这样的“顾客”守节,极不人道!

  书店经营应当注入更多鲜活元素。譬如建立读者库,培养顾客忠诚度和黏着度,开辟自己的文化创意产业链,维持较高的品牌信誉度等等,用良好的环境吸引一些文化活动和艺术沙龙、签售会在书店举行。在时间和空间上,营业时间适当拉长,拓展网购及电话购书途径。图书品种适当丰富,通过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与读者密切互动,通过无微不至的服务,提升竞争力。

  每座城市都应该有几个反映城市特色的民营书店,如图书馆和博物馆,是我们业余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它的经营和管理,政府理应参照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标准,让他们享受到税收优惠政策,并适当考虑划拨一定的文化基金予以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