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故事:上海 上海:《阴道独白》的中国本土化

《阴道独白》演出剧照
《阴道独白》演出剧照 | 版权:复旦《阴道独白》剧组

一些由上海大学生组成的剧组,希望通过在话剧《阴道独白》中加入原创的、本土化的内容,真实反映出当今中国妇女所面临的性和性别问题。

  “它流血,是为了让我们进入这个困难的奇妙的世界,阴道也一样。”2011年12月16日,《阴道独白》的台词在上海东北角一个舞台上响起。

  2004年,上海话剧中心首次排演伊娃•恩斯特(Eve Ensler)的话剧《阴道独白》(为创作该剧本,伊娃•恩斯特曾就色情幻想、活力、失望、首次性体验乃至性暴力、强奸等话题200次采访过不同妇女),在内部观演后就被紧急叫停,自此官方对这部话剧的“敏感”正式确立。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作为学生社团的复旦《阴道独白》剧组开始在复旦大学校园内非正式演出。几年来,在上海多个大学都发展出了各自的《阴道独白》剧组,并尝试将该剧从校园内的非正式演出推向校外的公开演出。

  按照复旦《阴道独白》剧组的成员,同时也是“阴道独白中国本土行动”发起者之一小燕的说法, 重要的在于将该剧进行本土化,写出本土中国妇女的真实情况。

小燕(“《阴道独白》中国本土行动”发起人之一):

  ”我是2005年在复旦读研二时开始参加该剧的演出的。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离开过《阴道独白》这部话剧。

  目前,我和一些长期关注这个剧本的朋友正在计划发起一个‘《阴道独白》中国本土行动‘。国内很多大学和民间剧组都已经上演过《阴道独白》,但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演出伊娃•恩斯特的原作。而复旦《阴道独白》的传统是每年都会对原作加以本土化的改编,加入不同的原创内容。《阴道独白》一场演出通常有10幕左右,我们会把其中有些幕的故事改为本土化的原创内容,原版和本土化比例每次演出各有不同。改编的内容是通过大家的讨论或者社会调查诞生的,比如以前曾经写过慰安妇、同人女等故事,目前正在准备一个同妻(男同性恋者的妻子)的剧本。

  通过讲述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中国女性的故事,能够表述属于中国本土的多面的性别问题,带来更多的文化共鸣。我们每一次《阴道独白》演出结束后,都会有很多的观众表示‘深受震撼,深受启发‘。让更多人听到女性自己的声音,不是被代言,不是被遮掩,而是坦白的,勇敢的,直接的,这是达到真正的性别平等的起点。复旦的《阴道独白》剧组流行一种说法:’《阴道独白》是拉拉(女同性恋)的温床。‘其实,真正的意思是,当女人们开始认真的谈论自己的身体、情欲时,更多的关于性和性别的可能性拉开了帷幕。

  因此我们呼吁和支持各地进行本土化《阴道独白》剧本的创作和演出,同时计划持续收集已有的和新创作的中国本土剧本,有机会的话整理出版。另一方面,在《阴道独白》受到更广泛关注和接受的情况下,我们也希望在这个时候将《阴道独白》这出戏真正推进剧场。当然,我们自己也将持续进行校园演出,下一场演出计划在2012年2至3月间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