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投身文化工作 陌生之中打开门

慕尼黑“避难影院”项目
慕尼黑“避难影院”项目 | 图片来源:© Max Kratzer

创办杂志,拍摄电影,举办艺术节:许多难民正身体力行丰富着德国的文化景观。

  拉米·艾-阿什克(Ramy Al-Asheq)打开了七扇门:有一扇为“通往世界之门”,主要报道国际新闻;另一扇叫做“敞开的门”,专门提供各种关于德国生活的实用性建议;“她的门”从女权主义视角出发追踪新闻热点;“心灵之门”则汇集了关于希望、爱和成功的故事——在艾-阿什克看来,这些也正是难民普遍匮乏的。

  “门”系列是《Abwab》杂志开辟的专栏,该杂志于2015年12月由叙利亚人拉米·艾-阿什克一手创办,26年来他一直担任主编。这本月刊是德国国内第一份阿语报刊。“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通往德国的大门,现在我想让它向其他难民继续敞开。”拉米·艾-阿什克说。2014年,艾-阿什克通过海因里希·伯尔奖学金的资助来到德国,目前居住于科隆。

  目前,他正率领自己的团队利用杂志短短25页的篇幅来建立这一扇扇“门”,杂志上刊登的文章多以阿语写就。“大多数难民还没有掌握德语,”艾-阿什克介绍说,而与此同时,社交网络上却充斥着各种虚假信息,因此,《Abwab》除了报道来自难民家乡的新闻之外,还会涉及许多关于德国社会的话题,例如在科隆跨年夜性侵事件发生后不久,2016年第1期便及时地刊登了一位叙利亚女作者撰写的相关文章。目前,已有超过一百个难民安置点、文化协会和成人教育大学向读者免费派发《Abwab》。杂志的印刷资金来自广告费用。迄今为止,《Abwab》旗下招募的三十多位作者和记者一直在为杂志义务供稿。

彼此交流,相互学习

  身为诗人和作家的艾-阿什克已有多部作品问世,但他还想在其他领域贡献自己的力量:为难民和其他感兴趣人士创建一个德语、英语和阿拉伯语网站,组织开展各种工作坊和讨论活动,简单来说即建立一个信息互动平台。艾-阿什克表示,目前他已和多个德国政府部门取得联系,此外,也有来自瑞典、希腊、荷兰和法国等国家定期发来的合作意向。

  这让艾-阿什克看到了希望。他说,为了适应新的生活,那些来自欧洲境外的难民在初来乍到时恰恰需要更多的援助,“帮助意大利人、希腊人的方式与帮助叙利亚或厄立特里亚难民的方式有所不同。”为此,他提出了这样的愿望:“别为我们展开空谈,而应当和我们交谈”。据他讲述,他自己的亲兄弟几周前刚刚来到德国,艾-阿什克给他的建议是主动去和德国人见面交流,哪怕是用蹩脚的德语或英语。只有相互敞开心扉才能彼此学习,艾-阿什克说。

  而费哈斯·阿尔-夏特(Firas Al-Shater)的创意则证明,通过幽默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阿尔-夏特三年前逃离了战火纷飞的叙利亚,目前已在柏林定居。在家乡他曾是一名电影导演,即使现在他也仍未放弃这项使命。在个人网站zukar.org上,他推出了一个视频专栏:由难民拍摄难民,用德语讲述难民的故事,其中带有些许喜剧意味。阿尔-夏特上传的第一段视频记录了自己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上接受陌生路人拥抱的场景,凭借这段名为《Zukar 01:这些德国人都是谁?》的视频,他已一跃成为YouTube上的红人。

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

  相反,慕尼黑一个名为“避难影院”的项目则展现了难民如何打开了一扇通往自己家乡的窗,如何致力于文化交流的情景。“避难影院”是一个电影节,展映的影片均来自难民国家,由难民在片中讲述自己的身世和经历。这项活动的创意最初来自慕尼黑媒体中心的媒体教育专家托马斯·库普泽(Thomas Kupser),2015年创意一经提出便获得了众多支持者的响应和资金上的支持。难民机构纷纷亮出橄榄枝,主动为项目推荐年轻的参与者。

  作为十位策展人之一的安苏曼纳·法玛(Ansumane Famah)便是这样与该影展结缘的。“我参与制作的这部名为《阿米娜塔》(Aminata)的影片,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的家乡塞拉利昂的现状。”2014年11月起定居德国的法玛介绍说。他选择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题材。《阿米娜塔》讲述了一个贫苦家庭的女孩本想接受良好的教育,却在14岁时被逼成婚的故事,尽管如此,她还是继续追寻着自己的求学之梦。

  然而,这些来自阿富汗、叙利亚、塞拉利昂、巴勒斯坦、马里和塞内加尔的影片需要接受的不仅仅是简单的筛选。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策展人还须完成海报和宣传册的设计、片花剪辑、字幕翻译等一系列工作。2015年12月,在第一届电影节举行半年后,参展影片终于在慕尼黑多家影院正式上映。“反响非常热烈”,托马斯·库普泽说。目前,他希望能筹募足够的资金在2016年举办下一届难民电影节。同样翘首以待的还有安苏曼纳·法玛:“我想通过自己的影片告诉人们,我们所失去的;同时把我们收获的知识和经验与其他难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