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张磊 我们或许还不够滥情

《中国雾霾》
《中国雾霾》 | 版权:张磊

《天津日报》摄影记者张磊凭借《中国雾霾》在2016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又称荷赛大奖)中获得当代热点类单幅一等奖。歌德学院在线杂志对他进行了采访。

  张磊拍摄的出发点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不论是否能够实现,事实上他的确这么做了。

城市的“紧凑”

  张磊习惯把镜头对准自己生活的城市天津,他立志于挖掘这座蓬勃发展的都市里那些被人忽略的事情。下面这两张照片来自于一组名为《密集城市》的作品系列,尽管高楼随处可见,却很少能感受到如此直观的压抑感。

  • 《密集城市》 版权:张磊
    《密集城市》
  • 《密集城市》 版权:张磊
    《密集城市》

  “发现这样一个视角很偶然,我在天津的一栋高楼上拍摄风景,恰好有个朋友刚买了一支长焦镜头,我就拿来试了试,突然发现里面的风景真的截然不同,空间距离被压缩了,它们在取景器里显得那么‘紧凑’”,。张磊说道。除了感到“紧凑”之外,这些如蜂巢般的小格子还体现出某种哀伤——一个个小格子的背后是无数个家庭,这几乎囊括了一个人大部分的人生。如果从更广大的层面看,这些照片意外地向我们呈现出关于逃离和自由的意味——我们的一生仅限于此吗?这不免让人难堪。而对于自由,而张磊给出了他的理解,“就是能够让你的思想支配你的活动”。

《广场舞》 版权:张磊
《广场舞》

广场上的热情

  这张关于广场舞的照片拍摄于天津银河广场,作为极具中国特色的中老年活动之一,广场舞可谓“历经磨难”,但最终仍然成为中国市民世俗生活难以割舍的一部分。但张磊认为“这些跳广场舞的人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热爱与执着”,即便在雾霾天,这些已经“上了年纪”的广场舞爱好者仍然风雨无阻。张磊并没有和这些大爷大妈有过多交谈,“因为我真的不想打扰他们,看到他们那种忘我、享受的表情,我觉得他们把想说的都表达了。现在有一部分中老年人的生活比较孤独,这是一个让他们释放和寻求沟通的方法。”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一切生活中的不如意都暂时离他们远去,这也许就是广场舞之所以经久不衰的秘密。

  • 《山区组塔工》 版权:张磊
    《山区组塔工》
  • 《山区组塔工》 版权:张磊
    《山区组塔工》
  • 《山区组塔工》 版权:张磊
    《山区组塔工》
  • 《山区组塔工》 版权:张磊
    《山区组塔工》

正在消失的人群

  图中的塔工正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吃饭,这些工人大多是从外地来津的打工者,而这项工作异常艰苦。“工人在作业时需要背着很重的塔料上山组塔,然而山路崎岖基本没有可以正常行走的路,机器也无法到达山顶作业,全部都由人力完成。”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版权:张磊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组图

  《即将消失的运煤工》的作品系列,拍摄于天津市和平区某煤场。运煤工每天用一台简单的蜂窝煤机压制蜂窝煤,摆好一车后就坐在路边等人来买。“我采访过其中一个送煤师傅,他们的故事很简单,每天就是制煤、送煤。”由于中国北方大面积实施政府集中供暖,他们的生意突然不行了,心里难免不是滋味。

  现在这个煤场已经消失,照片中的送煤工人也不知去向,正如张磊所说,这些技能单一的职业从业者,想要改变是很困难的,他们能选择的新职业非常有限,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残酷的生存考验。

  桑塔格在《论摄影》中曾论述:“摄影对世界的认识之局限,在于尽管它能够激起良心,但最终绝不可能成为伦理认识或政治认识。通过静止的照片而获得的认识,将永远是某种滥情。”但对于具有社会功能的新闻摄影而言,我们或许还不够滥情。

张磊,生于1981年,8年前进入天津日报社,现任天津日报社视觉中心摄影记者。2016年2月18日,2016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评审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张磊凭借一幅迷雾笼罩的天津《中国雾霾》获得当代热点类单幅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