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 Photo (detail): Andreas Levers, CC BY-SA 2.0, via flickr

无论是实体的隔墙,精神层面的藩篱,还是信息时代的屏障,“围墙”这一概念都给人以一种安全感,起到了保护和整饬秩序的作用;与此同时,围墙也会阻隔人们的视线,让人们看不到对面的景色,看不到共同点和新鲜事物。

  在柏林墙倒下二十五年后,新的隔墙、藩篱与屏障仍在源源不断地产生。它们不仅规定了国与国之间的疆界,同时还保护着人们的居所,巩固了监狱和牢房,隐藏着我们不想看到的东西。

  而最坚固的莫过于我们头脑中的围墙,它们往往也存在于有形障碍业已破除的地方。

  在虚拟空间中围墙也并非陌生事物——保护数据安全、防止黑客入侵的防火墙,将网络上的免费服务与付费服务一分为二的支付屏障,等等。不仅如此,互联网早已变得支离破碎,远非每个地址前的“WWW”所暗示的那样无所不包、无处不在。如今,取代万维网的是多个“互联网”同时并存的局面,几乎不再有人怀抱“无界公共空间”这样的幻想。曾几何时,技术创新一度为超越文化、语言和政治界限带来过种种希望。“跨越长城,我们可以到达世界的任何角落”——1987年9月,由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发往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这也是中国向境外发出的第一封电子邮件。难道这句话是种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