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甄拔涛 首名入围柏林戏剧节剧本市集单元最后五强的香港人

甄拔涛
版权:甄拔涛

香港编剧及导演甄拔涛在2016年5月参加了第53届柏林戏剧节。他最新的作品《未来简史》于柏林戏剧节的剧本市集征集活动中入围最后五 强,成为首名获得此殊荣的香港人。回到香港,甄拔涛与歌德学院缐上杂志读者分享了他在柏林戏剧节剧本市集的经验,他的作品如何被取录及当地观众的反映等 等。

可否谈谈你在柏林的行程?

  我的剧本《未来简史》是入选2016年柏林艺术节(Berliner Festspiele) “剧场相遇”部分之“剧本市集”单元(Theatertreffen Stückemarkt)的五个剧作之一。“剧本市集”为期六天(13-18/5),我需要参与三项活动:《未来简史》(下称《未来》)的读剧及座谈会;主持一个工作坊;以另一套新剧《后人类状况》参与投案环节(pitching)。此外,我参加了他们的工作坊,看其他入选组别的读剧及表演,观赏“剧场相遇”的十大年度德语剧作中的其中三出,还有每晚十一时开始的酒会、派对。

评审有什么准则?他们为何挑选你的剧本?

  评审之一卡特琳· 霍克拉(Katrin Röggla)在“剧本市集”小册子及开幕礼上问:什么构成一个剧本?有人建构的对白是真的对白?还是演员的表演物料?一种专属语言的力量?或只是汇集一长串的陈述?有人想实现一些东西,还是惺惺作态?另一评审汉斯·韦尔纳·克罗辛格(Hans Werner Kroesinger)说,他有一个比较个人的标准:如果重读剧本时,他仍然能为同一个笑位而笑,或产生更多问题及思考,那就是他要拣选的剧本了。

  卡特琳· 霍克拉在“剧本市集”小册子里撰写了一段为何挑选《未来简史》的解释:“今时今日要记住未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众多相遇的旅程,犹如美学的过山车……(文本)拒绝线性叙事的戏剧构作,以密集的诗化语言述说一个当代社会的残暴幻象,而这个当代社会的异步却可能随时倒退至任何形式的野蛮──例如国家组织的人体器官盗窃及暗杀。文本中的幻象似乎如此真实,而现实与梦境混淆的可能性看来似是而非,但它的强度足以令人不寒而栗。这些梦魇会否长久以来组成网络,准备和我们的未来争一日之长短?”

可否谈谈投案环节?

  “剧场相遇”今届首设投案环节。入围“剧本市集”的五个编剧及组别,获邀参与这一环节。每人/组别有十分钟时间展示(present)自己的作品,之后亦有十分钟答问环节(由四位评判主持)。整个投案环节由网上直播,而待五组展示完毕后,即刻进行一小时网上投票,开放予全球网民。胜者将获多蒙特剧院委约,为剧场2017年演出进行创作。我展示了构思中的新作《后人类状况》中的第一场。《后人类状况》是我开展的新系列《后人类旅程》中的第二部曲,《未来简史》乃首部曲。我邀请了纪文舜(Sean Curren)及马嘉裕演出,并找来资深剧场行政陈惠仪任监制。虽然最后斯洛文尼亚组合胜出,我们的表演亦获得部分观众赞赏。最有趣的是,在投案环节之后的一天,我在剧院碰到一位婆婆,她兴奋地主动前来和我说话。她问我,你在那里找来如此好的演员?如何找来一位英语演员?我便解释纪文舜是一位在香港工作多年的苏格兰籍演员。她又紧张地问我:你还会继续发展这个作品吧?我说,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