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奥诺·茂 “紧随镜头,环游世界”

摄影师莱奥诺·茂和作家休伯特·费希特共同经历的一场生命之旅跨越了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他们给世人留下的瑰宝仍继续激发艺术家和学者创作的灵感。
 

       莱奥诺·茂(Leonore Mau)1916年生于莱比锡,1953年成为职业摄影师,时年37岁。大约10年后,她与当时尚未成名的作家休伯特·费希特(Hubert Fichte)同居——并与他环游了大半个世界。摄影师娜塔莉亚·戴维(Nathalie David),日耳曼学者彼得·布朗(Peter Braun)和民族学学者克劳斯·戴梅尔(Claus Deimel)将一起探讨他们那与众不同的人生及作品。

娜塔莉亚·戴维:“一位世界公民”

娜塔莉亚·戴维 娜塔莉亚·戴维 | © 娜塔莉亚·戴维        莱奥诺不善言谈、为人低调,更像是一位旁观者。她非常优雅、谦恭有礼,来自富裕阶层——会五门语言,却并不怎么“布尔乔亚”。她是一位世界公民!同时,她也是个执拗的人——当然是积极意义上的: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放弃了与年长她20岁的建筑师路德维奇·茂(Ludwig Mau)的殷实生活和汉堡郊外布朗肯内泽(Blankenese)的别墅。当时她已开始用徕卡相机进行创作,合作的杂志包括《优雅居住》(Schöner Wohnen)。她将米谢艾尔(Michael,生于1937年,后成为画家)和乌尔里克(Ulrike,生于1940年)两个孩子抚养成人后,便与比她年轻20岁的休伯特·费希特出走。他们搬进了易北大道(Elbchaussee)的一套一居室。我想,有了费希特在身边,她的青春期才真正开始。

       她有着非凡的气度和自由的思想。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转变。她知道费希特有很多男性情人,对性极度痴迷。她能够忍受这一点,因为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形式的解放。从费希特的信中,我们能够得知他是多么爱她,她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即使他是同性恋,也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事实上,费希特是双性恋。

       他希望将她塑造成一位摄影师。他信任她,将她视为自己的另一半。他们相互支持,相互鼓励。这是一段实验性的尝试。他们以一种非常实验性、非常概念性的方式共生共栖。正是这样,二人在艺术造诣上相互滋养。

       费希特去世后,莱奥诺·茂与好友,皮娜·鲍什(Pina Bausch)的丈夫罗兰·凯(Roland Kay)共同出版了两本书:《灵魂》(Psysche, 2005)和《希罗多德的孩子们》(Die Kinder Herodots, 2006)。1987年,她拍摄了系列作品《伍珀塔尔建筑集》(Wuppertaler Architektur),并在第二年制作了皮娜·鲍什肖像集。1990年至2004年,她创作了以Fata Morgana为题的静物作品集:她随意地利用餐刀、胶皮手套和面具进行组合、拼贴,制成雕塑和纪念品……多么有活力的创作!2013年9月22日,莱奥诺·茂在汉堡逝世。

 
预告片:《这位摄影师名为莱奥诺·茂》,导演:娜塔莉亚·戴维
 

导演兼摄影师娜塔莉亚·戴维自九十年代初开始协助莱奥诺·茂整理她那浩如烟海的摄影作品。她在尼斯的阿尔松别墅国立高等艺术学院(Villa Arson)和汉堡艺术学院学习视觉艺术,随后获得波茨坦-巴贝尔斯贝格影视学院(Hochschule für Film und Fernsehen Potsdam-Babelsberg)颁发的奖学金。2005年夏天,她跟随莱奥诺·茂进行摄影创作。电影作品《这位摄影师名为莱奥诺·茂》(Diese Photographin heißt Leonore Mau)(2005年,54分钟)的DVD已于2016年11月发行。 

共度人生旅程

       “—你摄影/我写作。/我们彼此预见。/你让我成为伟大的诗人。/我让你成为伟大的摄影师。”—这是费希特在小说《小站或线条之美》(Der Kleine Hauptbahnhof oder Lob des Strichs, 1998)中对主人公杰克和伊尔玛的情节设定——杰克正是休伯特·费希特在文学中的自我,而伊尔玛则是莱奥诺·茂形象的化身。他们携手踏上人生之旅。他们离开熟悉的环境,用语言和影像描述未知,二者交相辉映:在葡萄牙、在罗马,以及在他们1969年第一次前往的巴西。他们研究美洲黑人的宗教:坎东布雷教、伏都教和萨泰里阿教。

  • 莱奥诺·茂/与休伯特·费希特的自我肖像,1962 © Estate Leonore Mau, S.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与休伯特·费希特的自我肖像,1962
  • 莱奥诺·茂/无题,1964,葡萄牙塞新布拉市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无题,1964,葡萄牙塞新布拉市
  • 莱奥诺·茂/休伯特·费希特在他关于《青春期的尝试》笔记前/汉堡,1971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休伯特·费希特在他关于《青春期的尝试》笔记前/汉堡,1971
  • 莱奥诺·茂/无题,1967/罗马,西班牙台阶上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无题,1967/罗马,西班牙台阶上
  • 莱奥诺·茂/仪式的斑点,1975/非洲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仪式的斑点,1975/非洲
  • 莱奥诺·茂/成年仪式,1971/巴西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成年仪式,1971/巴西
  • 莱奥诺·茂/周日的教堂前,1973/海地太子港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周日的教堂前,1973/海地太子港
  • 莱奥诺·茂/带着药片面具的男孩,1974/贝宁阿波美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带着药片面具的男孩,1974/贝宁阿波美
  • 莱奥诺·茂/狂欢节,1974/特立尼达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狂欢节,1974/特立尼达
  • 莱奥诺·茂/西班牙港口。休伯特·费希特与Mother Darling在稻田中对话,1974 © Nachlass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西班牙港口。休伯特·费希特与Mother Darling在稻田中对话,1974
  • 莱奥诺·茂/信仰同化祭礼,1975/特立尼达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信仰同化祭礼,1975/特立尼达
  • 莱奥诺·茂/洛美附近的魔法集市,1975/多哥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洛美附近的魔法集市,1975/多哥
  • 莱奥诺·茂/精神病患者的屋子,阿内霍的精神病院,1975/多哥 © Nachlass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精神病患者的屋子,阿内霍的精神病院,1975/多哥
  • 莱奥诺·茂/阿加迪尔。莱奥诺·茂和休伯特·费希特制作的电影《新阿加迪尔》中的清真寺,1970/阿加迪尔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阿加迪尔。莱奥诺·茂和休伯特·费希特制作的电影《新阿加迪尔》中的清真寺,1970/阿加迪尔
  • 莱奥诺·茂/无题,1983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无题,1983
  • 莱奥诺·茂/圣路易斯煤矿中的房屋Casa das Minas,1982/巴西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圣路易斯煤矿中的房屋Casa das Minas,1982/巴西
  • 莱奥诺·茂/伍珀塔尔。镜中的皮娜·鲍什,三面镜,1987/伍珀塔尔 © Estate Leonore Mau, S. Fischer Stiftung
    莱奥诺·茂/伍珀塔尔。镜中的皮娜·鲍什,三面镜,1987/伍珀塔尔


感谢菲舍尔基金会(S. Fischer Stiftung)的友情支持。

       凭借《带着药片面具的男孩》,莱奥诺·茂获得了1975年的世界新闻奖。随后,她前往纽约、委内瑞拉、特立尼达、贝宁;追寻宗教的迷幻祭礼,又回溯到了非洲。1974年至1978年,她投身拍摄关于塞内加尔精神病村庄的纪录片。1976年,茂的相片集《信仰同化祭礼/美洲黑人的宗教/巴伊亚州,海地,特立尼达》配以费希特的文字描述出版。在他们的民族志诗学研究中,文字和画面相得益彰。随后,他们再次踏上探寻美洲黑人宗教踪迹的旅程:迈阿密、格林纳达、尼加拉瓜和海地。1981年,他们最后一次共同前往巴西。在这里,在圣路易斯,茂创作的《煤矿中的房屋》(Casa das Minas)展现了坎东布雷教女祭司们的肖像。
 

彼得·布朗:“直面世界的狭隘”


彼得·布朗 彼得·布朗 | 照片由本人提供       美洲黑人宗教中丰富的仪式感和感官性令二人深深着迷。一部朴素的纪录片已不能满足他们的表达需求。于是,他们用影像和文字寻找更多可能性,来捕捉这一地域的气息和当地人的肢体动作、目光、手势和行为——以及通过这种方式所释放的“能量”。恰是莱奥诺·茂在其作品中通过色彩和形式,结构和秩序进行创作——并且全部关于相机前的人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在二人的后期创作中,人物肖像对莱奥诺·茂来说意义尤为重大。在《煤矿中的房屋》中,她不仅在年迈的女祭司们脸上捕捉到了巴西古老的坎东布雷教寺庙的悠久传统,亦凝结着她在美洲黑人世界近十五年的个人摄影经历。        他们的作品体现两人在人种学和艺术之间的边缘游走。他们秉持学者的精神,竭力理解美洲黑人不同宗教间的融合。他们所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参加宗教仪式的人物生平,还有他们的初衷和希冀,以及他们所置身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不过,他们进行艺术创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表现对跨文化话语的反思。相反,他们更倾向于将这种话语视为“新帝国主义的胜利者语言”。他们希望更加贴近当地人,不是凌驾于他们之上,而是与他们对话——这种对话也始终包括对自身的探讨。同样,莱奥诺·茂的作品也不是“胜者摄影”——那种向观众极力灌输摄影师意图的作品。她的摄影低调谦虚、平易近人。

彼得·布朗是一位日耳曼学学者,主管耶拿大学写作中心;同时从事关于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文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其研究重点之一是休伯特·费希特的生平和作品,曾出版导读作品《休伯特·费希特作品略览》(Eine Reise durch das Werk von Hubert Fichte)(菲舍尔出版社,2005)。他近期出版关于休伯特·费希特给莱奥诺·茂的书信集《临别之际,我轻轻地咬你》(Ich beisse dich zum Abschied ganz zart).(菲舍尔出版社,2016)

克劳斯·戴梅尔:“体验与观察”


克劳斯·戴梅尔 克劳斯·戴梅尔 | © Captain Globo, 2016

       莱奥诺·茂和休伯特·费希特的作品结合了诗歌与摄影,这在当时是还极为罕见的。二者之间体验与观察的相互转化成就了两位创作者。两种媒介都具有自己的特质,也就是休伯特•费希特所称的“感性”:在现场的画面中观察者在仪式以及仪式参加者身上产生强烈的共鸣,在文本中对发生的事件整体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述。

       民族学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整体性,一个诗意概念的整体。而这个诗意的概念在费希特看来既非艺术也不是民族志学,而是感性历史的组成部分。在这个计划中,两人专注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对立,却并不尝试克服这种对立,而是对此进行详细的描述。正是在这保持客观的过程中,摄影师和作者一直保持着在场的状态。对于民族学来说,茂和费希特找回进行细致描述的价值。     
       在多数情况下,费希特的文字是对莱奥诺·茂画面的译述,即某种形式的画面描述。在宗教仪式中,摄影师拍下一些其他画面;随后,费希特将这些画面诉诸文字。他为茂这位曾经专注建筑摄影的摄影师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作为文字描述的对象,她的摄影作品是对他最好的回馈。两位创作者都尽量避免以感性的眼光看待他者最初表现出来的陌生形象。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得以成功进行最原始的纪录,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美好的。

民族学学者克劳斯·戴梅尔1993年在汉诺威下萨克森州立博物馆论坛上策划了他的首个关于莱奥诺·茂和休伯特·费希特配文的展览,并出版了两卷本的目录手册《非洲的神灵》(Götter aus Afrika,汉诺威下萨克森州立博物馆,1993)。2002年,他在莱比锡格拉西民族学博物馆第二次策划主题为“信仰同化祭礼——活着的神。莱奥诺·茂摄影作品展-文字说明:休伯特·费希特”的展览。莱奥诺·茂本人亲自参与了两次展览的策划。

阿雷格里港歌德学院在地区项目“休伯特·费希特——爱情与人种学”的框架下策划了展览“莱奥诺·茂的房子”。该展览展出了100余件莱奥诺·茂在1969至1982年在巴伊亚州、里约热内卢、圣路易斯、巴西利亚和阿雷格里港所拍摄的作品。除极少数例外,大多数展品都是第一次在巴西展出。应阿雷格里港歌德学院的邀请,南里奥格兰德联邦大学的亚里桑德拉·桑托斯教授(Prof. Alexandre Santos)作为策展人,在2016年前往汉堡,与娜塔莉亚·戴维共同从由菲舍尔基金会保管的莱奥诺·茂遗物中甄选展品。2016年11月17日,展览在迪德里希·戴德里克森(Diedrich Diederichsen)的主题报告中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