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晓磊艺术世界中的身体构想 未来世界的标本

田晓磊:《创造》(视频截图),2015
田晓磊:《创造》(视频截图),2015 | © 田晓磊

“我只想让现有的文化、科技、身体充分做爱,杂交出未知的有趣事物。” —— 田晓磊

    在以图像为主要传播媒介的今天,每个人双眼所接收的资讯容量早已超大过以往。田晓磊的Gif动图却依旧能够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有着人形躯体和蜗牛触角的男女在亲密拥吻;性别不明的人和其他动物一起站在扶梯上;骷髅的某部分拥有肉体;而人体的生殖器官却又变成了机器……仅有几秒的动态循环拼合出了艺术家脑海中的新世界:它是超现实的、与未来相关的。人的外在形态早已不再局限于已有认知,它可以自由地与其他物种甚至机械进行杂交、融合。

借着身体的异变向生命发问

田曉磊:《波动》,2015年
© 田晓磊
田曉磊:《波动》,2015年

    早在几年前,田晓磊便已开始“新世界”的构建,最初的探索正是围绕着“身体”这个概念展开。在2011、2012年的三部短片《春秋》、《空了》和《风景三十六点五》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艺术家对生命、身体等议题的关注。短片并不着重逻辑性的叙述,却塑造了一种神秘的、带有超脱意味的空间感和氛围:按照几何规律重复叠加的肢体、从耳孔中生长出的手臂、缠绕于身体的毛发……动画的节奏并不快,配合着背景音效里的呼吸和心跳,传递着敏感而富有延续性的生命能量。

    正如田晓磊在创作这几部作品时曾提到的那样:“身体是坦白也是隐晦的,我想发掘肉体物质下潜在的精神性东西,像诗歌给人的情感触动。动画涉及到宏观与微观世界,生命的轮回,生命的未知,生命异化,母体等等问题。动画中的人体看起来既像一座大山又像渺小的微生物,这种冲突似乎在向我们的世界提问:我们在哪里?”

    艺术家借着身体的异变向生命发问。无论是画面的视觉效果,还是想要传递的内在思想,都具有一种脱离现实的哲思,与此同时,流露出一种与自然相关的气息——人在生长,也在消逝,同万物无异。可是,在之后的创作中,艺术家似乎打算突破这种固定的认知模式,突破来自“人”与“自然”的限定。

人与科技不可避免的杂交与混合

田晓磊:《翅膀》,2015年
© 田晓磊
田晓磊:《翅膀》,2015年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田晓磊每天都会花不少时间在电脑和手机上。他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手机等互联网设备正在逐渐“变成人体的一个器官”,“就好像鸟儿要适应三维空间需要进化出翅膀”一样。 互联网时代的生活越来越强烈地影响着田晓磊的创作,他开始去设想未来生命的存在状态和科技在未来的进化形态。

    于是,在2014年的作品《诗歌》中,我们看到了大量难以界定的生命体。类似的生命体更多地在2015年的动画《创造》以及同期的Gif作品中出现。在想象这些生命体时,田晓磊喜欢把草稿本上的各种形象进行“嫁接”——艺术家曾多次提到的一个词语,正揭示了他对生命本身看法的转变。

  •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田晓磊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田晓磊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田晓磊
    《创造》(视频截图),2015
  •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田晓磊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田晓磊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田晓磊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诗歌》(视频截图)2014 © 田晓磊
    《诗歌》(视频截图)2014

 

 

    “这是一个特别容易产生杂交的时代,各种文化之间、最新的科技和古老的传统之间,甚至是性别之间,都开始有了混交和杂交的趋势,这种杂交现象非常有趣,我选择了科技、生物、宗教......或者说一切可以杂交的元素吧。然后我就把它们混搭在一起玩儿。” 在不停地嫁接、杂交、混合中,田晓磊作品中的生命形态越来越丰富,人与机器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

    田晓磊说,凯文·凯利(Kevin Kelly)的《科技想要什么》一书在某种程度上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凯利认为科技不是由线路和金属构成的一团乱麻,而是有生命力的自然所形成的系统。人类也绝不是进化的终点。在田晓磊看来,科技好像一种独立存在的生命体,只不过它是在借助人类来繁衍、进化,“人类只是科技这种生命体诞生之后、长成之前的奴隶,一个帮助它进化的产物。虽然人也有自己的独一无二和不可取代性,但生命体和科技在未来会有一个更深入的、杂交的关系。”

  •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田晓磊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田晓磊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田晓磊
    《春秋》(视频截图),2012
  • 《空了》(视频截图),2012 © 田晓磊
    《空了》(视频截图),2012
  • 《空了》(视频截图),2012 © 田晓磊
    《空了》(视频截图),2012
  •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 田晓磊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 田晓磊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 田晓磊
    《风景三十六点五》(视频截图),2011

 

 

    混合了有机体与无机体的生物即为赛博格(Cyborg),相关概念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就已出现。当下我们与科技依附在一起,谁也无法独立存在。田晓磊影像中的种种混合形象,正揭示了人类与机械之间越来越深的羁绊。

    在今天看来,这些作品中的形象无疑还是虚构的、不同于现实生活的,但在几十年之后、甚至更遥远的未来,我们回头看时是否依然会这样想?“未来的世界标本”——田晓磊这样对自己创造的“新世界”进行总结,“我对这个时代快速迭代的不确定性感兴趣,对未来进化中科技与生命之间的关系感兴趣,对这个杂交时代所诞生的新物种感兴趣。我用艺术家的视角创造未来的世界标本,杂糅历史,信仰,科技,身体,创造新的艺术体验。”

 

田晓磊,1982年出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专业,获学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