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露一手 沈郁: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相对于“理发师”这个称谓,沈郁更愿意叫自己“Barber”.
相对于“理发师”这个称谓,沈郁更愿意叫自己“Barber”. | © 沈郁

在老式唱片机上放上一张黑胶后,沈郁开始了身为一名“理发师”一天的工作。半年前,她还是一家美术馆的高管,再早两年,她是一名资深媒体人。

  相对于“理发师”这个称谓,她更愿意叫自己“Barber”。Barber的字面意思为“理发”,“Barber shop” 可以理解为理发屋,但在美国,Barber shop更多是指男士理发屋,里面的客人,95%是以男士为主。(女性或者综合理发屋可以称为:Salon,亦即发廊。)在当下Vintage及复古风的引领下,去Barber Shop理一个复古发型,已然是时下年轻的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

  转行做“Barber”,完全是沈郁人生规划外的事情。去年从美术馆辞职后,本打算在家休息一段时间的沈郁突然被网上的一段视频感动了,内容是纽约一位Barber,Mark Bustos,在街头为流浪汉义务理发。流浪者们理发前后的对比给沈郁带来极大震撼,“不夸张地说,他们看起来像是获得了一次重生——仅仅通过理发就能使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发生如此大的改变?在我从前的认识中,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那是一种超越了理发本身的力量,它意味着颠覆与改变,而这恰恰是现在我所处人生阶段所需要的,我每天都在问自己:生活是否还有其他可能性?我还能不能重新来过?”

  沈郁开始在网上搜索更多与Barber有关的内容,发现美式理发无论在审美、风格或文化内涵等各个方面,都跟自己的爱好相通。沈郁喜欢Old School纹身,爱听摇滚乐、怀旧Disco、匪帮说唱,热爱很多复古的东西……这一切都与美式Barber密切相关,好像从前散落在自己生命各处的碎片终于可以通过一条线索串联在一起。

  在搜索信息的过程中,沈郁找到了位于福建泉州,中国最早开设也是最正宗的美式理发店“ALL STAR BARBER SHOP”,这家店的老板Ollie(林立)后来成了她的老师和朋友。跟他们建立联系之后,得知美国著名的理发师DL Master Barber将会到泉州教学,考虑了三天,沈郁报了名。之后是对报名者的初步选拔。在这个过程中,沈郁内心很忐忑,因为理发对她而言实在太陌生了,可是沈郁却没法放弃,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权衡利弊,“最后几乎形成了一股怒气: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做一个理发师呢?一个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不一样的理发师。”收到初选入围的通知后,沈郁到泉州开始了新的旅程。

对于“理发师”这个称谓,沈郁更愿意叫自己“Barber”. © 沈郁

学习成为Barber的过程中有哪些事情让你觉得难忘?

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当天上午的第一节课,内容是:自我介绍及互相拥抱。这跟我预想中的理发课程相去甚远,难道不是教会我们使用工具并开始练习吗?怀着这样的疑问,我听了班上其他同学的自我介绍。班上有27个同学,其中25个跟我一样是零基础从没接触过理发。我也介绍了自己。刚开始大家都比较紧张,但都尽力真诚而真实地谈了自己,基本上都哭了,那种感觉就是你终于说出了藏在内心深处的话,而这些话是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的,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后来我们互相拥抱了对方。这是Ollie老师教我的第一课,关于尊重和爱,这对一个理发师而言是重要基础,因为你日后要为许多人理发,你不一定都认识他们。那么你应该用什么态度去跟他们相处呢?答案就在这里:平等,自由,尊重,爱。

每天的日常工作如何安排?

每天上午9点起床,打扫卫生,清洁并调试工具,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听一张黑胶唱片,大概A/B面各听完两次之后,一切准备就绪。上午的时光很好,我会看看书什么的,有时候写点东西,目前正在修改去年完成的短篇小说,也不定期帮朋友做一些活动策划之类的事情,有特别感兴趣的约稿还是会写一写。出去扔垃圾的时候顺便在附近街上走一圈,吃完午饭后休息一会儿,当预约的客人来了,就开始一天的理发工作。有时候一些客人下班后才有空过来,所以晚上7点或8点也会理发,但基本上会在10点前结束全部工作。

你是否对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

工作的自豪感来自于别人的认可和自我认同,我喜欢在理发的时候跟客人聊天,大家都非常轻松、自在,在压力过大的现代生活中,人应该有一个放松的空间,我们尽力在自己的Barber Shop营造这样的空间,而我个人非常乐于来充当这个“松弛剂”的角色。至于骄傲则大可不必,理发就是理发,我们为别人提供服务,解决形象上的问题,如果有可能的话,让他们感到快乐,这就是我对理发的理解。可我没有想到的是,理发首先让我获得快乐,这就是我愿意坚持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现在,我每隔一周会去上海颐养老人院为老人们义务理发,能够用自己学到的技能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像我老师说的那样,“更多的感受和更多的分享”,这也是理发给我带来的变化。理完发大家都很开心。大家对美都是有追求的,你让他变得更好看,他自己能感觉到,所以来过一次的客人基本上以后都会再来。但Barber给人提供的不只是理发服务,而是跟沙龙不一样的氛围。 Barber Shop没有宣传,没有办会员卡,一切简单纯粹,让理发回归到理发,大家也会更喜欢这一点。

对于“理发师”这个称谓,沈郁更愿意叫自己“Barber”. © 沈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