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 “沉浸在讲述的世界”

史蒂芬·迪布斯在阅读盲文
史蒂芬·迪布斯在阅读盲文 | 拍摄(局部):朱丽叶斯·卢卡斯(Julius Lukas)

一场事故让史蒂芬·迪布斯(Stefan Debus)失去了视力。但是,多亏莱比锡的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使得书籍能够继续在他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词汇对于我而言有着特殊的地位。词汇让我能够想象事物的本来面貌。文本则使得我们失明人士能够感知眼前看不到的世界。正因为如此,书籍是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我失明,大部分图书馆中的藏书对我而言失去了意义,而被人们简称为“DZB”的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Deutsche Zentralbücherei für Blinde)却大大地扩展了我的世界。
 
       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使用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的确切时间了。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是从2009年开始经常到这里借书的。那一年我搬到莱比锡,也就是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所在地。不过,地理上的临近却与借阅毫无关系,因为图书可以以邮寄的方式送到读者手中,所以生活在德国各地的人都可以从这里借书。最近,人们甚至可以通过计算机或者智能手机下载图书,更为简单便利。

史蒂芬·迪布斯在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读盲文书。 史蒂芬·迪布斯在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读盲文书。 | 拍摄(细节):朱丽叶斯·卢卡斯        我也经常借阅刻录在CD上的图书。不过,它们并不是人们在商店里能够买到的常规有声读物。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拥有自己的录音棚,并自行录制馆藏。提供给盲人的有声读物采用的是特殊的音频格式,并由多家盲人图书馆共同开发,在全世界通用。需要专门的播放器来播放有声图书。采用这种格式,在同一张CD内能够存放多页有声书,这样的话,读者就能够非常方便地找到相应的章节或是在不同的章节之间来回切换,并且也很容易“跳过”某些段落。

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录音室里的朗读员。这里大约每年生产200本有声读物 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录音室里的朗读员。这里大约每年生产200本有声读物 | 拍摄(局部):朱丽叶斯·卢卡斯        不过,我并不经常使用这种功能,因为大部分时候我会将一部有声读物一气呵成地听完。我尤其偏爱世界经典文学作品,例如艾尔弗雷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托马斯·曼(Thomas Mann)和安伯托·埃柯(Umberto Eco)的著作。他们的作品令我着迷。例如,我读过埃柯的《玫瑰之名》(Der Name der Rose)。这是一本极其引人入胜的探案小说,其中蕴含着大量的知识和历史观察。聆听该小说对我而言是一次惊心动魄的体验。在我的眼前甚至再次浮现由肖恩·康纳利(Sean Connery)饰演的电影的画面。在失明之前,我曾经看过这部与小说同名的电影。

德国盲人中央图书馆制作的今年的雪人雕版日历。除了图书之外,这家图书馆也生产这类凸版印刷产品 德国盲人中央图书馆制作的今年的雪人雕版日历。除了图书之外,这家图书馆也生产这类凸版印刷产品 | 拍摄(局部):朱丽叶斯·卢卡斯        在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也收藏有盲文格式的图书,同样是由该图书馆自行制作。从体积上来看,这类图书中大多都是相当厚重的大部头。这是因为盲文字体印刷比黑版字体所占的篇幅要多很多,所谓黑版字体是盲人对普通图书中的印刷文字的叫法。 300页的平装本,如果以盲文的形式印制的话,轻而易举就会变成A4纸大小的5卷本。事实上,这样的大开本对于看不见的人来说使用起来也更便利,因为大开本会使每行都更长,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频繁地去寻找下一行的开头了。

史蒂芬·迪布斯在听CD。这种播放器使得目录检索变得非常容易 史蒂芬·迪布斯在听CD。这种播放器使得目录检索变得非常容易 | 拍摄(局部):朱丽叶斯·卢卡斯        顺带说一下,我在读盲文的时候很容易疲劳。由于我是后天失明的,因而阅读速度不是很快,而且读不多久身体就会感觉劳累。正因为如此,我读的几乎都是有声读物版本。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也提供盲人杂志,杂志名字为“明星时代”(SternZeit),其中收录的文章是从《明星》杂志(Stern)和《时代》周刊(Die Zeit)上发表的文章中挑选出来的。我经常借阅这份杂志,因而我总是能够紧贴最新潮流。

盲文图书的体积大概是一本普通图书的10倍 盲文图书的体积大概是一本普通图书的10倍 | 拍摄(局部):朱丽叶斯·卢卡斯        我不会在生活中放弃书籍和杂志。通过它们,我获得信息和知识,得到消遣,也激发了思考。我常常将它们看作人生的支撑、慰藉和引导。许多人一定都有类似的感受。诚然,没有中央图书馆,盲人的世界也会有相同的体验。然而,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使我更加方便地沉浸到讲述的世界当中。
 

史蒂芬·迪布斯(Stefan Debus),生于1969年,在莱比锡从事自由钢琴调音师职业。1991年到1994年期间,他在卢森堡(Luxemburg)音乐学院(Conservatoire de Musique)读书。他在1998年的一次意外中失明。2002年,他在开姆尼茨(Chemnitz)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钢琴调音师的培训。此外,迪布斯还是《漆黑一片:有关盲人的灵活性的指南》(Stockdunkel – ein Handbuch für Blinde zum Thema Mobilität)一书的作者。
 
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DZB) 是德国第一座盲人图书馆。1894年,它作为为盲人提供凸版印刷读物的协会在莱比锡成立。今天在德国大约有15.5万盲人和50万左右的视障人士可以在这里借阅图书。馆藏包括40万本有声读物和20万本盲文读物,还有大量雕版印刷作品。这些媒体产品在德国中央盲人图书馆自己的录音室、印刷厂和装订车间生产制作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