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趋势 以昆虫代替肉类

有充分的理由考虑用昆虫替代肉类
有充分的理由考虑用昆虫替代肉类 | ©stockphototrends - James Charoenkrung

创业公司尝试用昆虫制作美味的德国食品。他们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德国有句话,“眼睛跟着一起吃”。不过,对于 “盐之花”(Fleur de Sel)的蟋蟀烧烤,还是不太容易实行,毕竟视觉效果太不同寻常了。尤其是这些昆虫看起来和自然界中一模一样,身在盘中而非万绿丛中,让德国人不太习惯。不过万事开头难。只要试一试这种烧烤,想必肯定同意约瑟夫·希尔特(Josef Hirte)和马蒂亚斯·拉施(Mathias Rasch)的说法了:对于略带坚果味的昆虫来说,盐是最佳的伴侣。两位创始人一位是物理学家,一位是教师,都是即食蟋蟀方面的专家。他们不久前开始在网站“邪恶蟋蟀”(Wicked Crickets)上销售蟋蟀食材。


邪恶蟋蟀创始人约瑟夫·希尔特和马蒂亚斯·拉施 邪恶蟋蟀创始人约瑟夫·希尔特和马蒂亚斯·拉施 | © Teresa Hirte

  欧洲人一般会以为食用昆虫的做法来自亚洲,但“邪恶蟋蟀”创业计划的据点并非如此,。这是一场从慕尼黑掀起的小规模饮食革命:用昆虫来丰富饮食。毕竟有1900种可食用的昆虫可供选择。是的,而且味道也好。总的来说,它们是营养丰富的小菜——而且让人问心无愧,特别是对那些已经想通过自身饮食习惯来拯救地球,贡献力量的人来说。毕竟生产一公斤牛肉需要25公斤饲料,相比之下一公斤蟋蟀只需要两公斤饲料,饲养所需的土地面积只是养牛所需的百分之八。

营养丰富的替代方案

  此外,这些小爬虫还十分健康。蟋蟀含维他命B12,囊括所有九种必需脂肪酸,还有许多重要微量元素。市场研究机构TNS Infratest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这些论据令人信服,说服了80%的德国人,让他们完全能够想象把昆虫搬上餐桌。其实昆虫仍然是冷门产品。而且,因为它们(还)不至于在超市上架,必须从网上订购。例如在wuestengarnele.de可以买到里面封着面包虫的柠檬或者覆盆子口味的“昆虫棒棒糖”。还有昆虫短管意面,是碾碎整只小粉虫制成的昆虫面条。不久还会出现由椰枣和蟋蟀制成的吸引健身人士眼球的蛋白能量棒。蒂莫·贝克尔(Timo Bäcker)和克里斯托弗·策彭费尔德(Christopher Zeppenfeld)有次在亚洲旅游时尝试过蟋蟀和煎毛虫,想出了这个主意。他们很快弄清,在德国这种食物的外形可能让人不敢触碰。所以他们和运动学家达妮埃拉·法尔克纳(Daniela Falkner)一同研发了他们的概念,要将一种专门适合运动员的昆虫蛋白制成大众容易接受的能量棒的形式,投入市场。用碾碎的蟋蟀制成的能量棒“Swarm”有红莓、奇亚籽搭配榛子和生可可口味,现在尚在众筹阶段。他们为此已经获得了社会名流的支持,例如德国联邦经济及科技部和欧洲社会基金德国分部。政界也意图鼓励德国人接受这种目前尚不习惯的饮食。

打头阵的金龟子汤

  还有一些障碍需要克服。然而,“邪恶蟋蟀”的两位创始人说:“可以通过解释扫除人们的心理障碍!我们如果和潜在客户分享食用昆虫的优点,把恶心解释成文化现象,就能说服很多人了。”特别是昆虫的食用在德国已经有一段历史了。1844年《国家医学杂志》(Magazin für die Staatsarzneikunde)将“金龟子汤”誉为“营养丰富的优秀食品”。就连诗人兼画家威廉·布施(Wilhelm Busch)在其作品——及其饮食——将当时分布甚广的爬虫进行试验。他在回忆录中写道,不知情的客人甚至询问汤的用料:大概每人三十只甲虫,去除翅膀和腿,用黄油煎做成浓汤。在他所处的时代,人们将昆虫蘸上热糖,在甜品店出售。推荐的理由是由于金龟子饮食健康。

   人们也许即将开始食用的昆虫在瑞士早就有了拥趸。瑞士有一家料锁超市专门出售以面包虫为材料的昆虫汉堡包。爬虫的选择范围将会很快得以扩大。在德国也指日可待。不过,目前为止只允许出售能看得出是昆虫制品的昆虫食材。但是已经出现了例外,从2018年起,欧盟修订的“新兴食品法”即将生效。那时就可以明确拓展管制培育方式和饲料质量的统一标准了。
  SWARM蛋白创始人蒂莫·贝克尔和克里斯托弗·策彭费尔德在他们的泰国农场 SWARM蛋白创始人蒂莫·贝克尔和克里斯托弗·策彭费尔德在他们的泰国农场 | © Tim Hartmann

  约瑟夫·希尔特和马蒂亚斯·拉施的蟋蟀目前还是从一家荷兰农场进货的。“我们希望有当地的供应商,在德国连一个农场也没有”,他们表示遗憾。随着需求的增长,这个现象可能会改变。“邪恶蟋蟀”的“圣诞版”可能会受到欢迎:用糖和肉桂喷烤的蟋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