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大华纱厂:旧建筑再生的加法与减法

老南门院落
老南门院落 | 摄影:Aurelien-Chen

在西安,谈及历史总是以千年计,动辄追溯至汉唐,远至周秦。因此说到一百年间的历史,似乎微不足道,这也许是西安某些近现代建筑未得到应有重视与保护的原因。

       最典型的莫过于1950年代初建造的华侨商店,2010年在一片争议声中被拆除。这个具有明显五十年代建筑风格的标志性商业建筑从此消失,成为永久遗憾。城市对建筑功能的需求,总在不断演变,这是城市发展必然,面对历史遗存,是推倒重来,还是有限度保留,其实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结论与答案也显而易见:旧与新,共融共生,才是未来趋势。实际上,要达成一个多方受众均可获益、接受的方案,往往很难,需要的不仅仅是智慧,更是平衡与妥协。
 
       始建于民国的大华纱厂,经过改造利用,提供了与华侨商店商业改造项目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可能性。

建筑应呈现时间的连续性

       大华纱厂于1935年建成,其创办者民国巨贾石凤翔,是时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亲家,他的女儿与蒋纬国在火车上邂逅的爱情故事,已成为大华纱厂历史的一段传奇。历经一路风雨,数次命运更迭,曾经的民族工业标杆,至2008年,终于停产改制。厂区内一个世纪以来不同时期的建筑,形成相互依存的关系,成为西安市近现代历史变迁的最好物证。

       改造后的大华1935,建筑面积8.7万平方米,占地140亩,与占地3.2平方公里的唐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隔路相望。项目设计由崔恺院士带领王可尧、张汝冰这两位年轻建筑师及法国建筑师 Aurelien Chen 共同完成。

       特殊的位置,使大华1935的城市建筑体,与对面的历史遗迹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对应关系,是跨越,也是传承,过去、现在和未来,相生相伴。对于这点,王可尧和张汝冰是这样说的:“城市的发展和记忆应该是相连的,每一个时期的建筑都是其物化的载体及记录者。因此,对于大华纱厂的改造,希望尽可能地保持原有建筑生态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使厂区中的每一个空间、每一个场所能真实呈现出变迁的动态。意大利著名建筑师Aldo Rossi曾描述过具有经久性城市建筑体的特征:把‘过去’带入‘现在’,从而使人们‘现在’仍然能够体验到‘过去’ 。”
 
  • 大华1935 摄影:李鑫
    大华1935
  • 大华 摄影:冯君
    大华
  • 半室外活动场 摄影:张广源
    半室外活动场
  • Zhi-空间 摄影:王可尧
    Zhi-空间
  • 俯瞰大华 摄影: Frederique Henriques
    俯瞰大华

谨慎的加法与积极的减法

        大华1935的设计师遵循了“谨慎的加法与积极的减法”这一基本原则,并贯彻始终。

       “谨慎的加法”,主要对原有建筑的清理及修缮为主,并根据功能需要,适当增加少量新建筑、连廊、小品及构筑物。对于保留建筑,在适当进行结构加固以保证安全性的同时,尽可能保持原有立面材料、室内空间及建筑细部,另外,使用与传统建筑材料有明显反差的建筑材料,以明确的可识别性,实现新旧建筑的对比和并置。

        从结果上来看,年代较近的建筑,用来承载室内改造较为复杂的使用功能,例如小剧场,艺术展馆,以及酒店;对于年代久远的建筑,则尽量保持建筑内部结构原貌,为日后商业或公共空间需求预留足够可扩展的可能性。

       而“积极的减法”,则是主要针对建筑密度较高的区域,即结合城市街区所需的空间和尺度要求,根据需要拆除一部分空间狭小的生产空间与通道,以产生新的街道和步行系统,同时适当调整原有建筑格局,打开部分结构,以形成新的内部街道和具有城市特征的公共空间节点。 这些减法,强化了建筑空间的秩序性,同时形成新的人流动线。

       比较有趣的是,在历时两年的改造过程中,“意外发现”成为校正与微调设计的重要依据,“如某些隐藏未被留意的空间、写有标语的墙面、具有生动印迹的角落,反过来对设计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改和调整,甚至取消部分设计。”这种动态关系,使设计和建筑一样,也呈现出时间性。

未来仍在继续

       工厂停产,工厂家属区仍在,而且就在工厂一侧。那里人口密度较高,居住条件拥挤,缺乏公共活动空间,关于这点,在设计之初,就已经为他们以及周围居民考虑增加活动所需的街道空间、公共空间及半室外空间。因此原住民的日常生活,仍与改建后的工厂发生关联。如今,早晨聚满晨练的老人,黄昏,到处都是嬉戏的孩子。

       与中国很多国营大厂一样,企业改制后,职工再就业仍是最大难题,如何使原职工再次回到大华1935,除了安置在物业管理公司或公共服务设施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如何为其预留生存与发展的可能性,诸如此类问题,其实还很多。旧建筑改造项目通常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面临的问题也是持续性的。对于解决或平衡各种问题,以建筑师的角度,在设计中是否有所对应以及是否有效,仍需时间验证。

       今天的大华1935,对于古城西安,具有特殊的示范意义,它也许会使人们逐渐学会珍视近现代历史遗存,而不只是言必称周秦汉唐。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这个与千年历史遗迹对话的旧建筑改造实验样本,不仅呈现出一种罕见的时间跨度关系,同时,也呈现了一种对可持续发展独有的本土化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