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00后
退学?年轻人的新选择

毕业生
© Paul Sableman

    随着高考的放榜,第一批参加高考的00后将在未来几个月准备迎来一段新的人生历程。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将在秋季踏入全国各地大学的校园。然而,按部就班完成大学,或许并非每个人都会这样选择。

作者: 吴小霜

    早在2010年,媒体曾频繁引用这样一项数据:全国在校大学生自动退学率接近3%,每年退学人数近50万。
 
    这项数据来自于2008年10月教育部高校学生司有关负责人,其根据 “普通高等教育学生管理规定培训研讨会”披露的数据、以及退学趋势推算得来。尽管未被官方证实,媒体的强烈关注却不得不让我们留意到近年高校逐年增长的“自动退学”事件。
 
    学生们在即将甚至已经踏入大学校园之后选择 “重启人生”,背后的理由千差万别:有人选择赴国外留学;一些学生决定参加复读,希望重新考入理想的高校。还有一些人则更为激进:他们为了个人追求而放弃大学教育——这个追求或许是理想化的教育制度,或许是一些更加具体的目标:开公司,探索世界,或是能够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并确定自己想做的事。

高考0分与理想的教育

     2018年3月,28岁的徐孟南参加人生第二次高考。10年前,18岁的他在高考的每张试卷上违规写下了个人信息和自创的“三人行教育”理念,想通过获得零分来表达对高考的不满,吸引公众对其教育观的关注。
 
    徐孟南所谓的“三人行教育”,大意是指从初中开始培养学生爱好,学习基础知识,高中根据爱好分科,再通过选拔进入大学学习。这个高中尚未毕业的男孩所提出的理念从某种程度上听起来十分人性化,但它也因格外理想、空泛而完全不具备可实现性(例如:徐曾认为每一个小镇应只有一所初中,每一个县区应只有一所高中……所辖区内的学生只能在本地上学,任何学生不得以任何理由跨越贯籍上学…从而达到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
 
    在很长一段时间,徐孟南对推行自己的理念倾注了巨大热情。高考事件后,他于2012年又创办名为“高考0分声”的网站,以“呼唤教育改革不能’换汤不换药’”。网站分设了“0分杂谈”、“0分声音”、“0分人物”、“0分作文”等多个板块,里面汇总大量关于高考0分的媒体报道、文章和人物。
 
    不过,高考零分和后来的网站并没有帮徐孟南实现教育改革的梦想。因生活所需而辗转各地打工的他思想几经反复,“我认识到我的零分并没有达到我宣传‘三人行教育理念’的效果”,他在今年的博客上这样描述,“随之渐渐觉得这个零分是不值得,并有一定的悔意。对我这样的农民子弟,高考是一个改变我们命运的机会,而被我浪费掉了!”
 
    2018年3月,在短暂的复习之后,徐孟南在时隔十年后重返高考考场,成功考取自己想要前往的专科学校。霎时间,媒体的关注再次聚焦这个“浪子回头”的年轻人。与一些媒体“幡然悔悟”描述的不同,徐孟南似乎对当年的经历看得更加淡然,“随着自己的经历越来越多,我对人生的意义产生了新的认识,觉得人生重在过程的精彩。所以我渐渐地把我当年的高考当做自己人生精彩的一部分……而且现在我又可以回到考场,就要踏入大学的校门,弥补些许遗憾。这样悔意在我脑海里更不复存在了。”对徐孟南来说,他的“教育改革之路”似乎已经告一段落。等待他的是即将重启的校园生活,和他年少时尚未开始便进行批判的高等教育。
 
    不过,徐孟南的“高考0分声”网站在今天仍然开放。网站最上方的宣传标语没有变,还是“呼唤教育改革不能‘换汤不换药 ’”,但是以其自身经历改编的故事却在网站上有了最新的章节,叫做《徐孟南:重头再来》。

0fen.org 0fen.org | © 徐孟南

退学?创业!

     不同于批判国内教育制度的徐孟南,出国读书让很多同样在国内出生长大的年轻人得以在教育制度上有了更多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再有人决定在大多数同龄人坐在教室里的时候“重启人生”。
 
    石榴,本命石旻玥,出生于1995年,美国布朗大学艺术史本科停学后选择归国创业。2014到2015年间,石榴曾365天穿着旗袍走过三大洲几十个城市,并且将这段经历集结成册,出版生活方式类书籍《可我就是爱旗袍》。2016年,石榴创立印花风生活方式品牌“石榴集Pom&Co”,品牌上线即获得数百万天使轮投资。2017年7月,她和鹿晗、迪丽热巴一起入选2017年福布斯中国的“30Under30”(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Forbes 30 Under 30 Asia简称30U30榜单)。

石榴集 石榴集 | © 石榴集     对她来说,暂停大学学业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般惊天动地。“因为我觉得时机成熟了,而且我觉得剩下一年半的学习并不会给我现有的创业计划带来更多帮助,所以与其等待,不如现在就放手去做。”石榴在过往的采访中解释。
 
    与其说是对大学教育的不满足,倒不如说是对创业的渴望让石榴选择提前离开校园。受家人经商环境的影响,石榴从小就没有考虑过朝九晚五的上班。她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曾尝试过去天桥摆摊,高中的时候还在学校旁开设咖啡厅,各种经历让石榴自然而然的走上创业道路。离开校园似乎只是让水到渠成来的,而且来得更早一些。石榴的决定没有受到来自家庭的质疑,而且只要她愿意,任何时候重返校园可以说都绝非难事。

校园内外的更多选择

     像石榴这样的年轻人在今天已不是个案。在网络上搜索“大学生退学创业”、“休学创业”这样的关键词,可以阅读到发生在各个城市、或成功或失败的例子。而各种根植于互联网平台的机会则让“创业”从某种角度上说对年轻人更加可行。
 
    2015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出允许高校学生调整学业进度、保留学籍休学创新创业。这让年轻人不必承担想要创业只能放弃学业的风险。
 
    当然,更多的选择并非意味着等待他们的将是一路平坦。正如2014年从北京科技大学休学创立“CCDORM创意孵化平台项目”的肖珣所言,“很多东西都是我没有经历过的。如果是上学,每天保证在实验室待上三四个小时就可以做出一些课题,但是在独自创业时,每天不花十几个小时,就很难做出成绩。” 不少离开校园的人,在一段时间之后又选择重返学校。
 
    显然,当下的学生无疑有了更多元的“Gap year”(间隔年)的可能,开公司、旅行、或是学习一门新的技能,乖乖上学已不再是过上理想生活的唯一出路。不论是曾经放弃高考的“徐孟南们”还是早早开始创业的“石榴们”,越来越多人开始将自我的探索与想要追寻的目标放在个人发展的首位,而当他们改变意愿时,大学的校门也依旧在不远的地方,保留为他们打开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