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德国奥芬巴赫电子音乐制作人安东尼·罗瑟访问
He Himself Into the Future

安东尼·罗瑟
© 安东尼·罗瑟

安东尼·罗瑟(Anthony Rother),来自德国奥芬巴赫的DJ ,电子音乐制作人。因其二十年前在Kanzleramt旗下发表的电子唱片,以及此后自己设立的厂牌Psi49Net而成名。此后其音乐创作意在探索电子乐的不同流派、techno、和流行音乐之间的接口。安东尼·罗瑟2018年末发布新专辑《3L3C7RO COMMANDO》,其中的音乐让人回想起他早期的创作生涯。

歌德学院:亲爱的安东尼 (Anthony Rother),二十年前你在Kanzleramt旗下发表了第一张电子唱片作品,之后又成立了自己的厂牌Psi49Net,从此声名远播。新作《3L3C7RO COMMANDO》中的音乐让人回想起你早期的创作生涯,这是因为你本人变得越来越念旧了吗?
 
恰恰相反,这张名为《3L3C7RO COMMANDO》所探讨的其中一个议题,正是当下与未来社会中科技的发展与进步。就你的提问而言,在如今这个消费主义盛行、信息与娱乐手段层出不穷的世界中, 作为一个现代人应该如何自持,是我一直以来所思考的。我们的过去或历史在图像与声音媒介的帮助下,变得随时随地唾手可得,我认为这是“时间机器”的前兆,现代社会急需找到一种合适的应对方式,而我们正在亲身经历一个新纪元的开端。
 
在你1997年的首张唱片《与机器做爱》(Sex With the Machines)中,最后一首歌曲名叫“历史即未来”(Past Represents the Future),这句话似乎也贯穿了新专辑中所探讨的议题。你的音乐中,历史和未来分别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的创作离不开对历史和未来的关注,我对科技发展的观察集中于过去、当下和未来这三个时间段。未来为我提供了想象的空间,是我创作行为中的一个重要的元素。未来充斥着各种可能性,有积极的,也有负面的。要想充分利用这些可能性,对当下和过往的观察就显得尤为有趣。
安东尼·罗瑟 © 安东尼·罗瑟 在当下的柏林,一些受EMB影响的速度更快、风格更为强硬的techno子流派类型的音乐正在成为潮流。你如何理解音乐、或者广义的创作行为中,对于新和旧的融合?
 
我很少关注音乐潮流,就算有也是很浅显的了解,或是通过我喜欢的艺术家,譬如Danny Daze、DVS1,我偶尔也会在他们的厂牌发表作品。我个人的艺术创作非常重视这样的融合,电子音乐的发展从来都是在新与旧的交织之中,这一点与所有的艺术创作相通,当代电子乐离不开对过去的借鉴。我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过程。

你有着相当惊人的录音室设备收藏,平时的工作中,你如何进行设备的挑选和利用呢?
 
面对海量的设备库,最重要的是界线分明——对于每个制作内容都有相应的设备选择边界。精神和心理的指导已经成为我创作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录音室中的“无数的可能性”需要在一个清楚的原则下进行有序划分。精神只有得以平静,才能够在创意的河流中肆意流淌。伟大的创造力往往源于人类尚未意识或直接触及的潜意识范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为这样的情景创造条件。一个艺术家最理想的生活状态,便是每天都在为这样的情景创造条件。
安东尼·罗瑟 © 安东尼·罗瑟 现在很多经典设备都有复刻版或新的版本,新一代音乐人能够直接触及和利用。你对刚刚入门的制作人在什么设备上有什么建议?
 
如今制作音乐有着非常多的可能性,电脑的普及大大降低了电子音乐制作的门槛和成本,用智能手机就能制作出东西来。我很难总结出一个通用的建议。我个人偏好硬件设备,模块合成器是我的最爱,什么也比不过拧钮和双手操作带来的乐趣。我对于软件设备兴趣不是很大,尤其软件通常依赖电脑系统的升级,这点我不喜欢。我的录音室至今还在用老版的Mac Pro,里面的硬件也无需任何OS升级,完全独立运作。

伟大的创造力往往源于人类尚未意识或直接触及的潜意识范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为这样的情景创造条件。

我们能在新专辑的制作后记中读到作品的制作过程,网上也有相关的录像,你为何决定将专辑的制作过程,至少是技术层面的内容,进行记录和分享?
 
新专辑的记录其实算是巧合。多年来我一直都有录制录音过程的习惯。有一天突然萌生了把所有的记录都整理出来,给听众提供聆听新专辑的热身机会。记录和整理的过程相当有趣,这些资料也能帮助听众更好地理解我做音乐的方式,赋予音乐作品以特定的空间和个人维度。毕竟音乐正是从大家看到的录制过程中诞生的。
安东尼·罗瑟
安东尼·罗瑟 - Me Myself Into The Future (录音棚记录视频)

你曾提到,在创作的过程中总是试图将即兴的内容与脑海中的构想结合起来,并且,你认为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意义只有通过这样的结合才能实现。那么新专辑的构想是如何形成的呢?
 
创作的途径总是多样的,通常当一个音乐雏形出现,我会仔细聆听和感受,揣摩通过它能够述说的故事、或传达的讯息。新专辑《3L3C7RO COMMANDO》正是基于这样的创作方式完成。对于意义的感知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如果是制作俱乐部音乐,我非常依赖自己的DJ和现场演出经验,这类音乐的制作工作与舞池体验息息相关,因为人在跳舞时候的情绪实际上是与很多深层次的话题杂糅在一起。我的创作在电子乐的不同流派、techno、和实验音乐之间进行切换和流动。
 
你曾提到过在早期阶段总感觉失去了创造力。现在又是如何重拾创作的灵感呢?
 
“失去创造力”其实是一种心理现象,至少我是这么理解。我建议每一位音乐人都能够正视这种现象,对我而言,艺术家要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音乐创作的层面,自我认识与自我沟通同样重要。一个平衡的精神和心理状态是我抵达最大程度的创作自由的基础,每一位进行音乐创作的艺术家都应该关注并解决自我问题。要想在录音室中保持较高的积极性,就必须减少悲观的视角。要做到这一点,创作者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但这是值得的,因为做到之后你便能拥有最大的创作自由。内心的“批评家”的发言权越小越好,否则很可能在真正开始任何音乐创作前,就被“批评家”的声音所干扰,难以继续。

小罗进行了此次书面采访。